被滿清「抹黑」的皇帝,為明朝續命160年,打仗比朱棣還要狠

天空之城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明朝作為歷史上最后一個漢人統治的封建王朝,一共出了16位個性迥異的皇帝。他們在歷史的畫卷中活靈活現,留下了栩栩如生的一筆。除了像開國皇帝朱元璋,和遷都北京開創永樂盛世的朱棣那樣接近英雄的理想人物,明朝的皇帝,為我們展現的更多的是比較有趣味、多元化的一面。

比如愛玩蛐蛐的一代明君、幾十年不上朝的皇帝和專寵大自己十幾歲的貴妃的朱見深。提到朱見深這個名字,想必很多人都比較陌生,但是聽到「成化」這個年號,想必很多人都耳熟能詳。歷史上對于成化帝朱見深的評價,大多說他重用宦官、獨寵貴妃、貪圖享樂、昏庸無能。但是由于種種原因,他絕對是一位在歷史上被抹黑的皇帝。

說到朱見深,就不得不追溯他繼承皇位之前發生的一些事情。不少人應該通過影視劇對此有過一些了解,曾經大火的《女醫明妃傳》講述的就是發生在成化年之前,圍繞著朱見深的父親朱祁鎮和叔父朱祁鈺展開的故事。

其實歷史上真正的朱祁鎮,是一位在早年昏庸無能的皇帝,他寵信宦官王振,在蒙古邊境來犯的時候,懷著一腔熱血,躊躇滿志,御駕親征。

但他把一切想象得過于理想化,妄想著能夠憑借在戰場上奮勇除敵開創千秋霸業,實現青史留名的夙愿。然而現實卻很骨感,雖然他沒有像宋徽宗那樣遭遇蒙古人的虐待,但同樣也是落了一個被俘虜的下場。

其實,他本人和他所任用的宦官都沒有任何征戰沙場的作戰經驗,所以上戰場失敗是必然的。這場戰役不僅沒有讓朱祁鎮青史留名,反倒成了他給整個大明王朝抹黑的敗筆,使明朝的綜合國力大幅度衰退。幸好,此時朱祁鎮的弟弟朱祁鈺,挺身而出,任命于謙為重臣,這才使得局勢有所扭轉。

然而后來的朱祁鈺居功自傲,認為自己為大明朝所盡的功勞理應讓他更進一步,擔得起實際的權力,于是趁火打劫,奪門稱帝。不僅如此,他還廢掉了原本的太子朱見深,把自己的兒子立為太子。而這一切,最倒霉的受害者當然就是朱見深。

朱見深雖然沒有被自己的叔父除掉,但是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叔叔的嚴密監管之下,倘若稍有不慎就會招致沙身之禍,也正是因為身處這樣的逆境中,才磨練出他的憂患意識和他勵精圖治的斗志。

反觀朱祁鈺這邊,迫于朝廷輿論的壓力,他不僅不能像朱棣那樣除掉自己的侄子,而且還要將被俘虜的哥哥朱祁鎮從蒙古部族的手中接回了大明朝,奉為「太上皇。」但朱祁鎮一直暗中謀劃著奪權大計。

終于,在朱祁鈺病危之時,朱祁鎮又把江山從他弟弟手中給奪回來,并在歷史上全盤否認曾經篡位謀權的弟弟,還除掉了對大明有功勞的、為后世留下「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的于謙。并重新把自己的兒子朱見深立為太子。在他去世后,朱見深作為成化帝繼承了大統。

朱見深上位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為于謙洗冤平反、恢復于謙兒子和一系列受牽連的人的官職,除掉在朝廷里當蛀蟲的宦官,把朝廷的領導班子改頭換面,變成一股清流。

然后在歷史上承認自己的叔叔朱祁鈺對明朝的功勞,恢復他景泰帝的稱號,修建他的陵寢,為他在祠堂里供奉香火。這不得不讓人欽佩贊揚他的胸懷,說他是個以德報怨寬厚賢明的君主也不為過,同時,他還能讓父親和叔父在位時的兩派人馬為自己所用。

這兩派人馬就是汪直和王越。說到汪直,大家可能覺得他是靠著萬貴妃上台、心狠手辣、干過不少缺德事的西廠奸佞宦官。但實際上,單從他痛打蒙古首領使蒙古潰不成軍一事,就足以說明,他作為宦官,在軍事上的功勞,僅次于鄭和下西洋。

再來說朱見深任命的王越,他是唯一一個在軍事上建功立業的文官。他和汪直相互配合,在紅鹽池、黑石崖之戰和延綏大捷先后挫敗蒙古,讓韃靼部在成化年間從此不敢再河套平原放牧。

雖說,朱見深知人善任,坐擁一眾優秀的人馬為他打天下,但實際上,他剛繼位的時候明朝內憂外患,面臨的形勢也是十分嚴峻的。

且不說他父親在位時戰敗對明朝綜合國力造成的打擊以及叔父發動政/變上位對明朝內部體系造成的惡劣影響,最重要的是自然災害頻發造成了百萬流民,尤其是荊州四川陜甘寧等地都有農民起義的勢頭。他沒有用武力鎮壓,而是設立了三個地方進行救濟,不到十年的時間就使那些流民安居樂業。

朱見深在朝廷內部進行的大刀闊斧的改革,在治理國家上的妥善安置流民,解決了內憂。那麼面對邊境的侵擾,他則是采取了一系列的雷霆手段,解決了外患。其中,在歷史上最著名的事件就非「成化犁庭」莫屬了。

這件事就和女真族有關系了,在歷史上,女真族一直都不安分。明成祖朱棣時期,平定了女真族的叛亂,設立建州衛統一管轄。再后來,為了牽制女真,就分封首領,把權利分割成三部分。直到朱見深父親朱祁鎮戰敗被俘,明朝綜合國力衰退,建州開始虎視眈眈,趁火打劫聯合起來未曾停止過騷亂,終于在明憲宗朱見深即位后按捺不住發動大規模叛亂,掠殺明朝的百姓。

這時朝廷出現了保守派和主戰派兩極分化的事情,明憲宗朱見深把主張和解的保守派下獄,并且命令朝鮮族聯合出兵,足以見得他主張開戰的意志堅定,態度強硬。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知道女真蠻夷之輩向來擅長騎兵作戰,朱見深以他的先見之明派遣一群訓練有素的騎兵精銳,有備而來,對建州女真族展開了大規模的圍剿,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斬殺女真族上百人。

朱見深下令,「搗毀巢穴,絕其種類」如此激昂得的斗志和作戰的決心,可見一斑。他為父報仇,一雪前恥,使得女真族瀕臨滅絕。

最終,發動叛亂的女真族首領被除掉,另一個首領愛新覺羅董山也就是努爾哈赤的生父在被擒拿之后逃脫未遂,也被殺害。因此,女真族在明朝軍隊的鐵蹄之下就好比一塊農田的土地,被水車碾壓過一樣,被犁了一番,以至于在此后近百年的時間里都未能完全統一。所以,這場給女真族帶來滅頂之災的戰役,被后世史稱為「成化犁庭」。

這場戰役放在整個大明王朝來看,絕對是大手筆。而這樣的杰作,完全出自于成化年大明王朝的最終決策者朱見深之手。他年少有為,一舉把女真族打得潰不成軍,在這點上,確實比他的明成祖朱棣還要狠。

他對女真族的雷霆政策,作戰時的鐵腕手段,都令女真族聞風喪膽。而正是因為他對女真族的打擊堪稱是「滅祖之戰」,才使得女真族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都無力回擊,于是明朝的壽命又延續了一百多年。

但也因此,使得女真族人對他深惡痛絕,于是很多年后清朝為明代撰寫的史書中抓住明憲宗晚年昏庸、貪圖享樂、獨寵萬貴妃縱容她胡作非為這些痛點,把他和唐玄宗相提并論,抹黑成一個一事無成的君主。

歷史上關于明代成化年的記載眾說紛紜,對于成化帝的評價說法也就褒貶不一。滿清族人因為滅族之災抹黑他昏庸無能、不講武德,明代歷史因為他重用汪直,不愿意承認宦官當政的貢獻,而把他為明朝續命的功勞一帶而過。

幾百年以后,后世對他的評價更為全面和客觀,早年他對內是一位知人善任、仁慈寬厚的君主,對外痛擊敵人的侵略,是一位鐵血男兒。晚年雖然他獨寵萬貴妃、晚年貪圖享樂,但是卻留給自己的兒子朱佑樘沒有內憂外患的繼位環境,為「弘治中興」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