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漢滅亡,一支精銳逃亡海外,帶走了諸葛亮預言,千年后在明朝成真

天空之城 2022/11/28 檢舉 我要評論

三國時期,是中國封建社會自從秦朝統一以來第一個社會大混亂的局面。天下分久必合,七雄并立之后,相互之間的邊境戰爭持續了很久,最后被秦朝合歸一統。秦朝之后,楚漢戰爭又起,最終以劉邦垓下大獲全勝,項羽自盡而歸于漢。

此后西百余年,天下再一次迎來了混亂局面。東漢末年,天災連年,百姓接連起義,漢朝無力平叛,在將兵權放歸中央之后引起了梟雄輩出,群雄逐鹿的局面,最終天下被「魏蜀吳」三國瓜分,鼎足之勢已成。

三國之中,大魏勢力最強,東吳次之,蜀漢最弱,所以在后續的統一戰爭之中,諸葛亮苦苦經營的蜀漢勢力最終被魏國滅亡,但并未絕嗣。亡國之時,曾有一支族人帶著諸葛亮的預言遠走海外,并且在千年之后的明朝預言成真。

蜀漢滅亡與貴族遷移

自從蜀漢丞相諸葛亮在與司馬懿的對峙之中病故五丈原之后,國家就已經開始走向滅亡的倒計時,原因之一是朝政上的宦官亂政。諸葛亮病故之前,黃皓還不是很過分,然而諸葛亮一走,劉禪對黃皓的寵幸就更加肆無忌憚。

此外,當時的蜀國不復以往,荊州已經丟失,益州的官員與原本荊州的官員很快出現了對立,朝中逐漸形成了兩黨相爭的局面,而當時手無權力的劉禪對此毫無辦法。

蜀漢國外的狀況同樣不容樂觀,諸葛亮走后,姜維繼承了其遺志,為復興漢室而八次率兵北伐。雖然期間獲得了不小的成就,同樣加劇了蜀漢的國力消耗,出現了武將人才的缺失,這兩大問題讓蜀漢的滅亡成為了不可逆的定局。

姜維八次北伐被召回之后,大魏掌權者司馬昭命令鄧艾攻打蜀國,而后鄧艾采取了一招神兵天降之計,大軍在正面牽制姜維的防守,自己身率數千輕騎置身絕地,偷渡陰平,天降成都,連克數城,城中高坐的劉禪終于慌了神。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軍隊,他選擇開城投降。不過蜀中之人也并非都是屈膝之輩,北地王劉諶決4不降,除掉妻子兒子之后于劉備廟前自我了結謝罪,諸葛亮的后人諸葛瞻一脈有感先帝恩惠戰倒綿竹,剩余之人歸順大魏。

劉禪自己和其余的兒子女兒等蜀漢貴族,被司馬昭下令接往洛陽安置,雖說保住了命,但也只是茍且偷生。到這里,發誓興復漢室的蜀漢也算是滅亡了,但國家的滅亡與貴族的投降,不太表所有勢力灰飛煙滅。

從當時的情況來看,蜀漢從鄧艾偷渡陰平到諸葛瞻戰倒綿竹,再到蜀主劉禪投降,有一支軍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支軍隊堪稱是蜀軍的精銳,他們在蜀漢滅亡后帶著諸葛亮的預言逃往海外,甚至在千年之后讓這個預言實現。

青羌入緬

這支精銳部隊就是「蜀漢羌軍」,這一點并不稀奇,三國之中羌軍最早乃是由西涼馬騰為首領,但馬騰后來被曹操加害,其子馬超帶領羌軍鐵騎以復仇為名打得曹操割須棄袍,聞風喪膽。

最終在劉備取西川途中,馬超帶著族弟馬岱歸順了劉備。除了兩位大將之外,帶到劉備賬下的還有戰斗力極強的西涼羌軍鐵騎。

只不過在這次事件之后,對馬超以及羌軍的描寫就只剩下了寥寥數筆,后來也只有一句「馬孟起病故」就結束了馬超的一生,但對羌軍的描述并未完結。

在后來的平南戰役和北伐戰爭之中,「平北將軍馬岱」帶領羌軍立下了汗馬功勞,可以說是蜀漢在經歷火燒連營之后的主要征戰兵力。但在后來,馬岱在除掉魏延之后,便伴隨其羌軍音信全無,直到蜀漢亡國也沒有出現。

有理由懷疑,這支羌軍當時得到的諸葛亮秘計,不只是除掉魏延那麼簡單,還有遷族海外和一個預言。亡國之后,他們帶領自己額軍隊一直向西南方向出發,一直逃到了今天的緬甸地區落腳,對于這個懷疑,并非是虛談。

后來在當地發現了許多證據性的古跡,比如當地方言中,被稱為「青羌」部落所占據的城池,有孟獲城,孔明城等等,甚至在其中還建設有「武侯祠」,這就可以說明,諸葛亮或許很早之前就在這里「踩過點」。

從其「孟獲城」和具體的方位來看,應該就是諸葛亮帶領馬岱平南期間到此,并且對當地的原始居民「大施恩澤」,讓當地居民對諸葛亮和孟獲羌軍等產生了無比敬畏的態度。

預言的實現

在諸葛亮亡故之后,密令馬岱帶精銳羌軍到達緬甸這曾經來過的地方,并留下了「異日皇帝到此」的預言。諸葛亮對于當地人來說就像是神明一般的存在,青羌軍隊便到此地發展,勢力逐漸強大,逐漸和當地居民融合。

關于當時的預言,在一千四百多年以后,此時的中原王朝已經是明朝末年,內部有李自成的農民起義軍,外部有皇太極的后金滿清勢力,在內憂外患之下,都城被李自成攻破,朱由檢上吊自我了結,以身殉國。

明朝殘存的貴族勢力不甘心就這樣當了亡國奴,在簡單籠絡之后擁立曾經的皇室一脈重新稱帝,建立了南明政/權。但是此時已經入關的清朝絕對不允許一個對自己有威脅的勢力存在,所以很快派兵前去清剿。

就這樣,南明政/權還沒有建立多久,就被清軍打散,為了延續明朝的最后一絲香火,其余的南明貴族帶著新擁立的皇帝出逃,正巧是當年馬岱率兵南遷的路線,而幾經周折之后,也是來到了緬甸地區。

這里青羌族的后人也已經經過幾番的輪換,不過依然有人記得當年諸葛亮的預言,那就是「異日皇帝到此」,南明皇帝的逃亡至此,正好是對它的證明。

所以說有時候事情就是那麼巧合,我們往往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蜀國滅亡之后的一支精銳部隊帶著其預言入緬甸落地生根,好像就是在等待一千多年之后南明軍隊的到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