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位也能讓?皇儲懇求父親讓弟弟當皇帝,結果造就一個太平盛世

天空之城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恍惚幾十年,虛度人世間。問心莫有愧,晚霞

尚滿天。——李成器

如果生活在古代,那麼最想體驗的是誰的人生呢?毫無疑問,絕大多數人的回答一定是:皇帝。

封建時期,皇帝是一個國家的最高統治者,享受四方朝拜,命令說一不二,可以說是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位置。

當然,這種萬人之上的位置不是簡簡單單就能達到的,史書中的朝代更迭基本上都是用鮮血染就的。

為了得到皇位,絕大多數人滿心算計,棄親情于不顧,到最后往往成為了一個孤家寡人。

可有多數就有例外,在歷史上,還真的有這樣一個儲君,將自己唾手可得的皇位讓給了自己的弟弟。這便是唐睿宗的兒子李成器。

01 復雜的皇權更迭

提起唐朝,相信除了大唐盛世外,人們印象最深的事情便是李世民的「玄武門之變」了。

這是一場充滿了算計的皇位之爭,在宮門里留下的鮮血全都來自一母同胞的親生兄弟。

這讓人們不得不感嘆皇位爭奪的殘酷,也讓人覺得李世民給唐朝帶來了一個不好的開始,萬一后人們有樣學樣,那唐朝豈不是要亂套了。

事實證明,前人做事,后人未必會學。

同樣身為唐朝人、身為李世民的后代,李成器的做法就和李世民完全不同,將本屬于自己的皇位讓給了弟弟。

說起李成器,就不得不提一提他的父親李旦。

李旦是武則天的兒子,所以他的人生經歷可以說是十分復雜。

在李旦的哥哥李顯當皇帝的時候,武則天就已經開始把持朝政,獨攬大權,后來她不滿足于現狀,廢了李顯,立李旦為帝,并且將當時只有六歲的李成器立為了皇太子。

可惜李旦的皇位也沒能坐穩多久,因為武則天終究還是不滿意這種與皇位一墻之隔的感覺,所以她廢了李旦,自立為女皇,李成器的太子之位也隨之成為了廢談。

武則天鐵血手腕,能在她手下活命已經是萬幸,所以李旦拋棄了自己全部的野心,在武則天手下謹小慎微地生活著,只求能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

那時候的他一定沒想到,世事無常,自己竟然還能有一天重新坐上皇位。

他的三兒子李隆基發動了政/變,幫李旦掃除了一切的阻礙,讓其再一次成為了皇帝。

可李旦并沒有因為稱帝而消除一切的煩惱,因為此時他有一個更大的問題需要解決,那就是立誰為皇儲。

按理來說,李隆基幫他打回了天下,是最大的功臣,儲君之位非他莫屬。

可是,古人向來立儲都要選擇嫡長子,李隆基功勞再大,也不如李成器的嫡子之位。

更何況,李成器原本就是太子,是因為自己當初被廢,他的太子之位才隨之被剝奪的,現在自己既然又成為皇帝了,那麼這儲君的位置是不是應當還給他呢?

02 主動讓出儲君之位

李旦為了這件事晝夜憂愁,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讓他沒想到的是,在自己猶豫不決的時候,李成器先站了出來。

他對李旦說,雖然立嫡長子的規定自古有之,但是也不能不分時間地墨守陳規。倘若現在是太平盛世,那麼按照規矩走是應當的,可是現在正處于國家動蕩的危難時期,天下的眼睛都在看著皇室,所以儲君之位至關重要,必須選一個有真才實干的人。

這一番話讓李旦非常震驚,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兒子竟然能夠如此深明大義、顧全大局,為了李家江山更好地維系而寧愿放棄皇位。

此外,李成器這樣的說法和做法絕對不是惺惺作態,絕不是為了讓李旦同情他而故意為之。

李成器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字字懇切,甚至說出了「必須立弟弟為儲君,否則我去4」這樣的話。這讓李旦怎能不動容?

后來,李旦下定了決心,將李隆基立為了皇儲。

這樣的做法極大地穩定了民心,畢竟,在原本就動蕩的時候,沒有人愿意再次看到兄弟反目戰亂不斷的戲碼上演。

而李成器的主動讓位,不僅保全了自己和李隆基的兄弟之情,保全了江山的穩定,還為自己掙得了一個好名聲,讓他即使沒有統治天下,也能收獲民心。

03 聰明的做法

不得不說,李成器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所以才能想出這樣聰明的做法。

在他的心中,是有著對自己非常清晰地認知的。

無論是文成還是武就,他都不見得比弟弟李隆基更優秀,如果他當皇帝,那一定沒有李隆基表現更好。

況且,皇位本就是李隆基重新打回來的,如果這時再把儲君之位給自己,那未免有些顯得臉皮厚了。

所以,李成器在權衡之下,還是決定了主動找到父皇李旦,以自己的主動退出來解決這件事。

他是讓出儲君之位是情真意切的,所以在李旦猶豫的時候,他能夠說出「必須立弟弟為儲君,否則我去4」這樣的話。

他的這一讓,不僅保住了和平,保住了與弟弟李隆基的兄弟情分,還保住了自己往后余生的榮華富貴。

李隆基登基后,對李成器很是尊敬和感激。

他將李成器封為了寧王,給了他至高無上的地位和榮耀,并且始終保持著深厚的兄弟情誼,無論是朝政還是尋常生活都愿意和哥哥分享。

有人可能會有疑問,都說帝王猜忌防備之心極強,面對這樣一個將皇位讓給自己的哥哥,李隆基真的能一點都不介懷嗎?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再稱贊一下李成器的為人處世了。

他是一個享受當下的人,在成為王爺之后,就安心地享受起了自己的生活,從不費心思管不屬于自己的閑事,也不與權臣有過多的交往。

也正是因為這樣,李成器不僅成全了自己的悠閑余生,也成全了李氏江山的一個新的頂峰,一個「太平盛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