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170萬年前的人都被發現了,4000年前的夏朝,為啥一直沒找到?

天空之城 2022/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以夏朝為開端,而在此之前,中國還屬于部族社會。

在夏朝建立之前,部落聯盟內主要采用「禪讓」的方式來推舉聯盟的共主,比如堯禪讓給舜,舜又禪讓給禹。

禹即位后期,曾推舉東方頗具威望的偃姓首領皋陶為繼承人,但不料皋陶還沒等到禪讓,就悵然離世,死在了禹之前。禹又命東夷首領伯益為繼承人。

禹死后,伯益便將王位讓給了禹的兒子啟。從此之后,「公天下」便轉而成為了「家天下」。

其實這段歷史,在我們的教科書里都學過,因此大家應該不會感到陌生。

但你知道嗎,在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很多人都不相信夏朝真實存在過,就連一些專家學者,也始終找不到證據證實夏朝的存在。

這就好像是西方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一樣,雖然有這個說法,但誰也找不到證據。

而這也不禁讓人感到疑惑:我們連170萬年前的云南元謀人都發現了,為啥4000多年前的夏朝,卻一直找不到呢?夏朝到底真的是否存在?

探尋一個朝代是否存在過,最直接的方法無非兩種,一是找對應的史料記載,二是發掘相關的歷史文物。

首先從史料記載上來看,夏朝在《尚書》、《史記》等史書中都有提到過。

而最先提到夏朝的,則是號稱西周初期的文獻、中國最早的一部歷史文獻匯編——《尚書》。

在該文獻中,不止一處提到了歷史上的 「有夏」「夏」之說。

周朝初年著名的政治家周公,曾在這部書中說道:夏朝本來是順應天命的,統治的年頭也不短,但由于他們的后人表現不好,結果被商朝的統治者革去了他們的命。

不過,后來有人考證,《尚書》中提到夏朝的那幾篇文章,其實是春秋戰國時期的人偽造的,而當時距離夏朝滅亡已經將近1000年的時間了,所以文中的描述,很有可能是杜撰出來的。

最系統地記錄夏朝歷史的文獻資料,恐怕當屬「二十四史」之首的——《史記》了!

但作者司馬遷也不過是記載了 「大禹治水」、「少康失國」、「夏桀亡國」等幾個重大事件,然后再將夏朝各個君主的名字一代一代的羅列了出來而已。

簡單來說,司馬遷雖然寫了夏朝的很多內容,但其并未說到「重點」,比如夏朝有何遺址,王室的陵墓又在何處等等。

況且司馬遷在寫《史記》的時候,已經距離夏朝滅亡一千四五百年的時間了,所以其中的很多內容,也有可能是司馬遷在前人的基礎上加以整編的而已。

按照歷史研究的一般規則而言 ,「當時人記當時事」,這種第一手的資料價值是最高的。

但像《尚書》、《史記》這樣晚了上千年的記載,對于很多嚴謹的專家和學者來說,還是持懷疑態度的。

而其中的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在這麼長的時間里,一段歷史很可能被添油加醋、以訛傳訛,即便是司馬遷這麼杰出的歷史學家,也不敢保證自己寫下的歷史就是真實的。

再說司馬遷作為封建社會中的一份子,還會受到封建環境的影響,其書中的一些內容充滿著「神話」色彩,比如在《史記·高祖本紀》中,就寫到了劉邦神話般的出身:

「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于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

所以你看,司馬遷的《史記》雖然在史學界地位甚高,且非常具有研究價值,但其中的內容并非就全是真實的。

所以我們也有理由懷疑,其中記錄夏朝的部分,也有可能是虛構的。

想要探尋夏朝是否真的存在,其實還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研究商朝的歷史。

既然說商朝人推翻了夏朝,建立起了屬于自己的王朝,那麼對于這樣一件改天換地的大事,在商朝人的「史書」中應該是有相應記載的。

畢竟后來的每一個朝代更替,都要將自己推翻的那個朝代拿出來貶損一番,以此來突出自己的正派和偉大。

所以,從商朝的歷史中去尋求夏朝的蹤跡,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但結果卻出乎意料,在商朝人的「史籍」中,壓根找不到關于夏朝的記載。

按照史書上記載,商湯是滅夏建商的開國之君,然而甲骨文中用于祭祀他的卜辭竟有680余條,其中大部分都是歌功頌德的溢美之詞,絲毫不提推翻夏朝這樣的豐功偉績。

在很多甲骨片上,也都只記載了商朝建立之前商人的各代先王們。

而按照史書上的說法,他們很多人當時只是夏朝的諸侯,但這些甲骨片上卻沒有提到任何有關夏朝的事情。

甲骨文雖然是卜辭,但其涉及面非常之廣,可以說包含了商王朝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堪稱是商代的一部「百科全書」。

但遺憾的是,在這些出土的甲骨文中,還是沒有關于夏朝的相關記載。

既然如此,夏朝是否真的就是虛構的呢?

如果僅僅看到這里,那麼答案就是肯定的了!

但我們也說了,想要確定史書中的記載是否可信,最直接了當的辦法就是通過考古發掘,找到與史書記載相互印證的文物證據,如果能對應上,那麼就是真實的,反之則不然。

在過去,關于商朝是否存在也曾一度受到過質疑,但隨著考古發掘的技術不斷進步,人們在 「殷墟」找到了商朝人使用過的青銅器,而且還找到了大量刻有文字的龜甲獸骨。

在這些文物上面,詳細地記載了商人的工作和生活,因此人們也就不再懷疑商朝的真實性了。

所以,想要證明夏朝是否真實存在于中國歷史上,最簡單的方法,也是找到屬于夏朝自己的青銅器和文字。

2002年春,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的專家,在海外文物市場上偶然發現并購得一尊西周中期的青銅器—— 「遂公盨」。

這可能是當時最早能跟夏朝扯上關系的文物了!

在進行除銹后,這件青銅器上的銘文全部顯露出來,其記述了大禹用削平一些山崗堵塞洪水和疏通河流的方法平息了水患,并劃定了九州,還根據各地的土地條件規劃出了各自的貢獻。

銘文以大段的文字記述了大禹治水的過程,以及闡述德與德政,教誨民眾以德行事,但卻只字未提到夏朝。

盡管遂公盨的發現,將大禹治水的文獻記載提早了六七百年,是目前所知年代最早也最為詳實關于大禹的可靠文字記載,但夏朝是否真的存在,仍是一個未解之謎!

直到1959年,人們在河南的洛陽平原找到了一個古代的都城遺址,夏朝的蹤影才開始有了點眉目。

在4000多年以前,這里曾經出現過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建筑,在宮殿的四周有整齊寬闊的林蔭大道,周圍還生活著上萬居民,其規模之大,足以傲視整個東亞地區。

這個被命名為「二里頭」文明遺址,不論是時間上,還是地點上,都與史書上記載的夏王朝一致,這不禁讓考古學家們欣喜若狂,以為夏王朝的遺跡終于面世了。

然而,在發掘之初,盡管考古學家們奮力揮鍬,但始終還是沒有找到能夠理直氣壯地判定為夏朝的任何器物,也找不到任何關于夏朝的文字。

而且這個遺址距離另一個著名的商朝遺址——偃師商城,也只有6公里而已,說不定還是個商朝的遺址呢!

不過,隨著發掘技術的不斷提升,以及考古工作人員的不懈努力,終于在「二里頭」遺址中發掘出了很多夏朝的文物, 并確定「二里頭遺址」就是夏朝中晚期的都城——斟鄩。

都城宮殿區,祭祀區、作坊區等區域的分布情況,也一一被揭曉。在2019年的時候,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還在此遺址上誕生,為我們了解夏朝人的生活提供了很好的機會。

在該博物館中,我們可以看到夏朝人用來盛酒的陶爵,用來溫酒的陶盉,用來燒飯的陶鬲,用來盛水的陶壺,用來蒸煮食物的陶甗等等,品類繁多的陶器,為我們展現出了一幅生動的夏朝百姓生活的畫卷。

除此之外,該遺址還出土了夏朝王室貴族們用來與天地溝通的法器,比如「綠松石龍形器」就是典型的代表之一。

它起源于原始社會的圖騰崇拜——龍。龍在當時是智慧、力量、尊貴和吉祥的象征;龍身上用200多片綠松石鑲嵌而成,華美異常。

除此之外,還有鑲嵌著綠松石的獸面紋銅牌飾—— 「嵌綠松石饕餮紋銅牌飾」。

它被認為是能夠溝通天、地、神、人的法器,其主體框架由青銅鑄造而成,上面則是用幾百片綠松石拼合鑲嵌出的獸面紋。

其做工精巧,絲絲入扣,即便歷經幾千年仍未有松動脫落之跡象。

而這也表明,早在四千多年前的夏朝,中國先民們就已經掌握了先進的鑄造技術和鑲嵌技術了。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些文物的發現,也為我們證實了,夏朝并非「亞特蘭蒂斯」,它是真實存在的!

為此,你們怎麼看呢?歡迎在評論區留言,我們一起討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