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禪投降后寫了三字,司馬昭放他一馬,群臣不解,司馬昭:倒著讀

天空之城 2022/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去洛陽的路上,劉禪心情復雜。

他想起父親以前說「匡扶漢室」時氣貫長虹的模樣,那是他小時候最崇拜父親的時刻。

他想起丞相寫給他的《出師表》,還笑丞相怎麼不小心把水打翻在上面,直到看到「臨表涕零」才悟。

他又想起自己的兒子,在知道蜀國準備投降時,他大哭了一場,然后與妻子一同自我了結了。

劉禪睜開眼,望向鄧艾的背影……

《魏略》中「阿斗」的兒時經歷

劉禪生于公元207年,其生母是劉備之妾甘夫人。據傳,當年她因夜夢仰吞北斗而懷孕,于是給劉禪的小名取為「阿斗」。

之后的故事,我們從《三國演義》和各種影視作品中都知道了——劉備敗于長坂坡,趙子龍單騎救主,七進七出,終于救出了阿斗。

不過,《魏略》中對于阿斗后來真實的去向提供了另一種說法:

當年,與父親劉備走散后,小阿斗跟著人群的方向走,來到了漢中,結果被一伙人/販子抓去拐賣了。

所幸后來他沒有被賣去做奴隸,而是被一位叫劉括的好人看上了,劉括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孩,于是做了劉禪的干爹。

就這樣劉禪逃離了苦命,在養父劉括的照顧下長大,但他從未忘記過自己的出身,牢記其生父字玄德。

當時,他們的鄰居有一個姓簡的人,在劉備攻下益州后當上了將軍。劉備于是派遣他到漢中與劉禪相見,再由張魯送回益州。

劉備再次見到劉禪時, 發現兒子已經是一個青年了,他激動萬分,便將劉禪定為了王儲。

《魏略》成書其實比《三國志》更早,是三國時期的一本史書,所以書中所寫內容還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不管怎麼說,阿斗的童年都算不上有多麼安逸和幸福。也許正是因為兒時這樣的經歷,才讓他產生了向往安穩生活的執念,而這種執念甚至都影響到他成為蜀漢皇帝后的一系列決策。

與孔明事之如父,后獨守30年

公元223年的春天,劉備托孤白帝城。臨終前,他對兒子劉禪說: 「今后你與丞相共事時,要把他當作你的父親。」

劉禪繼位后,對諸葛亮確實也是這麼做的——對于相父呈上來的公文,他只負責「簽字」同意就行了。他也知道,諸葛亮乃曠世之才,且對蜀國鞠躬盡瘁,就算自己有什麼主張,相父肯定早就想過其利弊了,所以干脆把國事全都交給諸葛亮打理。

而他的父親劉備正是吃過不聽別人勸的虧,甚至可以說因此而逝。

當年,吳國違背與蜀國的盟約,突襲關羽。得知兄弟落難后的劉備又悲痛又憤恨,他不聽群臣的勸阻,意氣用事,起舉國之兵去討伐吳國,為關羽報仇,結果被陸遜擊退到白帝城,最終也于白帝城病逝。

與劉備相比,劉禪對諸葛亮那是言聽計從,不論是平定南蠻叛亂,還是前后五次北伐中原, 劉禪無不表示支持,將蜀漢幾十萬的軍權拱手相讓給相父。

可惜,幾次北伐還是未能興復漢室,諸葛亮也終因積勞成疾,病逝于五丈原。

在這之后,在魏國、吳國的虎視眈眈下,劉禪堅守了蜀國將近30年的時間。

在這些年間,他一共大赦天下10次,派遣姜維北伐11次,還平定了多次蜀國內部的叛亂。

黃皓,蜀漢命運之煞星

蜀國的命運,由于一個人的出現而急轉直下,那就是 黃皓

彼時,賢臣蔣琬去世,大將軍費祎遇刺身亡,劉禪陷入了迷茫:這些外臣,個個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論,而他們究竟是忠是奸,卻難以分辨,倒不如相信身邊伺候自己的宦官黃皓,他應該不會是奸臣。

于是,劉禪的「相父」由諸葛亮,變成了黃皓。

可是,那諸葛亮既有謀略,又對蜀漢忠心,而這黃皓呢,就是個毫無才能的小人,只是享受把持朝政之感,而不做實事。

后來,姜維見那黃皓越發放肆,便向劉禪上書將其處決,劉禪卻說:「他就是個太監,怎麼會對朝廷有害呢,大將軍多慮了。」

姜維聽后一聲嘆息,請表遠離朝堂,去沓中種麥。

一年之后,姜維聽聞鐘會在關中治兵,便趕緊上書劉禪要調兵做好準備,但黃皓居然聽信鬼神,告訴劉禪敵人不會來的,于是劉禪也就沒當回事。

當時,整個蜀國,居然沒有一個大臣知道此事。

沒過幾個月,鐘會和鄧艾果然大舉伐蜀,姜維領兵將鐘會十余萬大軍擋在劍閣,但鄧艾卻成功偷渡陰平,直奔成都。

劉禪派諸葛瞻領兵拒敵,無奈諸葛瞻也戰倒在綿竹。

在諸葛瞻兵敗后,劉禪召集群臣開了一次會,當時群臣大多建議絕不能投降,先撤退到南中或東吳避難,蜀漢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但這時候, 譙周站了出來,力排眾議,對劉禪說:「陛下,臣認為蜀魏實力過于懸殊,再怎麼反抗結局都一樣,倒不如投降吧!」

眾人反駁譙周:「先帝歷經千辛萬苦才建立了蜀漢,丞相鞠躬盡瘁4而后已,若就這麼軟弱投降,對得起他們嗎?」

譙周對劉禪說:「陛下,我保證,要是魏國人待你不周,我去向那司馬昭辯論,我以古義爭之,為陛下討個公道。」

最終,劉禪聽從了譙周的建議,率領太子、諸王和大臣共六十余人,把自己綁著去往了鄧艾大營,請求鄧艾給條生路……

后來,在隨鄧艾去魏國洛陽的路上,劉禪心情復雜。

他望向天空,閉上眼,腦海里浮現著兒時的回憶:

那年他才2歲,只記得當時周圍的人,有的怒吼,有的慘叫,倒的倒傷的傷,然后,他就再也找不著父母了。別人往哪走,他也跟著走,就這樣顛沛流離,被人販賣,直到在一個陌生的叔叔家長大。后來,在叔叔家,他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安定,真的這麼難嗎?

劉禪睜開眼,轉過頭,看了看身邊的張皇后,想來,她也是魏國夏侯家族的后代,至少她的命可比自己兒媳的命好多了。他苦笑。

劉禪又望向鄧艾的背影,陽光照在他的身上,遠看起來像是形成了一輪光暈。此刻的鄧艾,似乎看起來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可怕,他反而像一個引領者,引領自己走向安定。

在「中山寨」,樂不思蜀

都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舉家遷往洛陽后,劉禪雖暫時幸免,但他心里清楚,但凡自己有一點「反」的意思,就會被司馬昭所滅。

在一次宴會上,司馬昭設宴款待劉禪,竟囑咐手下演奏起蜀國的樂曲,并配上歌舞助興。

蜀國舊臣們聽到后,紛紛想起了亡國之痛,有的甚至低頭落淚、掩面而泣。

唯獨劉禪,坐在那里一點不悲傷,還很享受其中。

司馬昭見狀,問他:「你還想念蜀國嗎?」

劉禪回答:「我在這很快樂,不想蜀國。」

劉禪說完這話,蜀臣們哭得更傷心了。

蜀漢舊臣郤正趁上廁所時對他說:「陛下,如果那司馬昭再問你這樣的問題,您要先抬頭注視著宮殿上方,然后閉上眼睛,記得多閉一會兒,然后再張開眼,很感慨地說 ‘先人的墳墓,遠在蜀地,我沒有一天不想念啊!’這麼一說,司馬昭就能讓您回蜀了。」

酒至半酣,司馬昭果然又問了同樣的問題,劉禪于是把郤正教的說了一遍。

司馬昭聽了,問:「你這神態,這說話方式,怎麼跟郤正一模一樣?」

「你怎麼知道呀!就是他剛剛教我的!」劉禪驚訝地說。

司馬昭和魏國大臣聽了哈哈大笑,笑這劉禪竟如此實誠。

在那次宴會過后,雖然司馬昭對劉禪暫時放下了戒心,但他生性多疑,還是派人在暗地里監視劉禪。

有一天,劉禪想給自己居住的安樂縣公府邸起一個名字,于是就寫了幾個字在牌子上,讓侍從掛到門口。

牌子上刻著 「中山寨」三個字。

監視劉禪的人以為是什麼接頭暗號,于是趕緊稟告司馬昭。

司馬昭再三確認了是「中山寨」這三個字后,便下令不再監視劉禪了。

手下紛紛不解,表示若不對其留意,蜀國東山再起怎麼辦,那麼之前魏國的努力都功虧一簣了。

司馬昭見他們還沒明白,提醒他們倒著念這三個字——這「中山寨」倒過來成了「寨山中」,念起來很像「在山中」。

他大笑著說:「這劉禪啊,是打算寄情山水,歸隱山林咯!什麼東山再起,他就很喜歡我們這座山啊!」

在那之后,司馬昭就不再派人監視劉禪了,也不再對其故意試探了。

最終,劉禪在魏國都城洛陽安然度過了余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