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恥到底有多恥?牽羊禮讓皇后羞愧自我了結,妃嬪公主早已習慣

天空之城 2022/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皇上被扒光衣服披上羊皮,皇后羞愧自我了結,妃嬪公主們受盡侮辱卻早已習以為常。

讓北宋人人痛恨、讓岳飛4不瞑目的靖康之恥,到底有多恥呢?

被金國俘虜的宋人,后來又遭受了什麼?

牽羊禮是金人一種特殊的受降儀式,受刑者就是曾經高高在上的皇帝,分別是宋徽宗、宋欽宗父子二人。

他們前半生是呼風喚雨的統治者,卻一朝淪為奴隸,像畜生一樣被扒光衣服,牽著示眾,牽羊禮對他們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傷害,卻給了他們最嚴重的心理創傷。

而對于這父子倆來說,比起牽羊禮,這一路上遭受到羞辱更讓他們飽受折磨。

宣和七年,金人開始全力攻打宋朝,宋徽宗眼見著朝廷即將遭殃,他生怕自己當上亡國之君,竟然連夜下旨禪位給了兒子,也就是宋欽宗。

當時金宋兩朝正在爭奪燕云地區,雖然宋朝集結了幾十萬的兵馬,但是因為朝廷腐敗,沒有戰斗力,雙方對戰多次,宋軍幾乎都是一擊即潰。

靖康二年,金兵一路攻進了東京城,直接將兩位皇帝擄走,北宋徹底宣告滅亡了。

原本宋人以為一個朝代結束,金兵攻進來他們頂多命止于此,然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這一切還僅僅只是開始。

金人擄走的不只是兩位皇帝,還有皇后、妃子、公主、皇子、大臣等,一共林林總總超過14000人。

金國跟北宋索要過大量的錢財,但是北宋壓根拿不出這麼多錢,于是宋欽宗就采納了大臣的意見,將女子們送出去抵債。

一個大臣的女兒能頂100錠金子,但是宗室的女兒能頂500錠金子,原本宋欽宗以為給夠了錢財他就能逃過一劫,但是誰知道最終還是成了金人的俘虜。

臨走之前,金人還順便將東京城洗劫一空,無數無辜的百姓被害,金人帶走了數不清的金銀珠寶、名玩字畫,然后帶著俘虜們開始北上了。

一路上金人乘坐著轎子或者騎馬,但是北宋的俘虜們就沒有那麼好受了,從東京到金國的上千公里路程,他們只能徒步行走。

東北地區冰天雪地,很多人都直接倒在了半路上,然而對于這些俘虜們來說,能早早結束生命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情。

金國對士兵并不約束,他們原本就是游牧民族,生性野蠻暴戾,一路上對女子極盡羞辱。

眾多妃嬪跟公主都曾經是最高貴的金枝玉葉,現在卻受盡折辱,就連太后都沒能逃脫厄運。

然而大部分的公主們為了能夠活下來,咬著牙忍下了所有的屈辱。

幾位貌美的妃子更是被金國的王爺強行納為小妾,大臣們的女兒更到了難以言說的屈辱。

兩位皇帝分別被封為了「昏德公」、「重昏侯」,一位大臣寧4不屈,還公然唾罵金國皇帝,因此被當眾處決。

等到這一萬四千余人抵達金國的時候,人數已經不到一半了,根據金國的規定,無論男女都要行牽羊禮,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表達俘虜對金國的臣服。

受刑者需要脫光衣服披上羊皮,然后用繩子拴住他們的脖子,就像牽著畜生那樣游街示眾,男子尚且可以承受,但是這對女子來說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惡毒刑罰。

很多女子因為受不了羞辱自盡身亡,剩下的女子也都淪為了金國人的玩偶。

根據史書中記載,宋欽宗的朱皇后當時尚且不足20歲的年紀,她年輕貌美,性情活潑,卻也殘忍地接受了牽羊禮。

按照規定,在行牽羊禮之前,她需要先沐浴,然后接受金國人的寵幸,隨后再游街示眾,而朱皇后因為受不了這樣的屈辱,最終羞憤自盡。

當時的金國皇帝非常崇尚中原文化,他很是欽佩朱皇后,還為她賜了「靖康郡貞節夫人」的稱號。

相比起性烈的朱皇后,其他的妃子公主們卻沒有這樣的魄力了,她們害怕屈辱,但是更害怕死亡,更重要的是,這一路上的羞辱早已讓她們麻木了。

宋徽宗的鄭皇后就是在遭受百般屈辱后挺了過來,而宋徽宗不但不心疼受辱的妻子,反而咒罵她不守婦道,希望她能效仿自盡身亡的兒媳。

正因為這件事,金人對宋徽宗更加嗤之以鼻,可以想見,一個國家有這樣一位皇帝,走向滅亡一點也不意外。

相比起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們,兩位皇帝更加讓人不齒,父子二人為了能夠活下去,他們更是百般忍受屈辱。

金國不但搶走他們的妃嬪,更是強迫他們穿著喪服,去祭拜金太祖的廟宇,在這之后,兩人一直處于被囚禁的狀態。

然而讓人吃驚的是,已經備受折磨的兩位皇帝,竟然日子過得并不錯。

雖然他們被封為「昏德公」、「重昏侯」有羞辱的成分,但是畢竟也是公爵、侯爵的職位,除了沒什麼自由之外,不但照常拿供奉,還有愛妃陪在身側。

在這期間,宋徽宗一邊寫下眾多悔恨、哀怨的詩句,又一邊沒忘記享受生活。

原來宋徽宗就非常喜愛那些附庸風雅的書琴詩畫,在囚禁期間,他硬是沒有落下這個喜好,還讀了不少唐代的傳記,感觸頗深。

然而宋徽宗更令人驚掉下巴的操作還在后面。

一場導致了大宋朝滅亡的恥辱,卻沒能阻止皇帝享受生活,北宋究竟是滅于金國之手,還是自取滅亡?

宋徽宗雖然在金國也吃穿不愁,還有妃子在側陪伴,但是他仍舊記得這是一種恥辱,于是在一天夜晚,他做了一件事。

他派了自己身邊的一位大臣逃出了金國,在臨行之前,他將自己的背心脫了下來,上面寫著「你快來援救父母」。

這位大臣即將逃往南宋,去請求康王趙構的支援,然而不知道宋徽宗是真心還是假意,他特意將自己寫著字的背心展示給大臣們看,并且還哭著叮囑道:

「切記要轉告康王,不要忘了我北行的痛苦。」

不過可惜的是,最終趙構還是沒能救出他,宋徽宗被金國囚禁了9年的時間,雖然他一再強調自己非常痛苦,但是卻沒耽誤他生孩子。

在這9年的時間里,他一共生下了14個孩子,幾乎一年就要生兩個,終于在1135年,54歲的宋徽宗在五國城逝世。

宋徽宗走后,當時的金熙宗為了緩和跟南宋的關系,還特意追封他為「天水郡公」,又命人將他給葬在了河南。

相比起宋徽宗,他的兒子宋欽宗也不差,父親的去世對他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但是盡管這樣,他仍舊又足足活了21年。

甚至在這之后,他還曾經跟金國皇帝去打馬球,最終不慎從馬上摔落。

北宋的滅國是漢族王朝歷史的恥辱,正是因為靖康之恥過后,后代眾多道學家轉而提倡女性「舍生命、保貞潔」的觀念。

尤其是到了明清之際,社會更加鼓勵女性殉節的做法,甚至還發明出了貞潔牌坊來以示鼓勵。

大多數時候,很多殉節的女性都是被迫做出的選擇,可以說靖康之恥影響了后世足足幾百年的時間。

除了女性地位的變化之外,北方地區的眾多工業模式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大量的紡織品、瓷器等,不但被金人大量搶走、破壞,很多師傅也命喪黃泉,導致很多工藝品無法再傳承。

雖然后來趙構又建立了南宋,但是因為他當時南逃,已經被破壞的北方地區無法復原,很多勞動力、經濟重心也跟著南移,讓整個北方的發展都遭到了重創。

可以說這個影響足足百年間都沒能消弭,除了那些讓人不能忘卻的恥辱,這些傷害才更加潛移默化。

怪不得岳飛寫下了那首心中憤怒不甘的詩詞《滿江紅》: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