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歲將軍不肯當大官,只肯要皇帝賞賜的6個美人,事后才知其高明

天空之城 2022/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郭子儀是輔佐了幾代君主的大唐名將,他驍勇善戰、謀略超群,不僅智勇雙全而且深諳君臣之道以及官場沉浮保全之法。

無論任何時候,只要大唐的皇帝想要啟用郭子儀將軍披甲掛帥、為國出征, 郭子儀不但從不推辭拒絕,而且還必打勝仗、盡顯英武神睿。

為了不被動地陷入「功高震主」的狀態、為了不被官場上的小人構陷污蔑,知進知退的郭子儀甚至要表現出 「愛財貪色」的樣子。

除了兩度誠懇地推拒皇帝授予的高級官職,還將私人生活矯飾成「五毒俱全」的聲勢。

故意聚富且貪色的郭子儀將自己偽裝成一個有「癖好」、有「弱點」的將軍,并因此而令皇帝、同僚放松了對他的戒備和忌諱,從而方使居功不傲的郭子儀得到了善終的結局

對李唐王朝有再造之功的一代名將郭子儀

早年間,以武舉高第而入仕從軍的大唐一代名將郭子儀,可以稱作是「大唐最能行軍打仗的武狀元」。

他出身微寒卻志及青云,不但平定了安史之亂的動蕩、兩度光復長安,而且數度「扶大廈于傾頹之際」、多次率軍力阻外敵入侵,為維護唐朝的和平和穩定立下了不世之功。

史書稱郭子儀為:以身為天下安危者二十年……再造王室,勛高一代。

公元697年12月12日,郭子儀降生在大唐華州鄭縣一個早已落魄的官宦人家之中。

他年少時自立自強,武舉中第后便入仕從軍,盡管剛開始的時候一直沒有受到重用,但他卻從不焦躁輕浮,天寶八年的時候終于被皇帝擢升了職位,拜左衛大將軍兼九原太守。

身為大唐的將軍,郭子儀的一生堪稱傳奇,他曾在國家生死存亡之際力挽狂瀾,與異常兇頑的叛軍展開殊死之戰。

又在唐玄宗一朝以平定安史之亂的赫赫戰功一力保住了李唐的江山社稷。

故此,有人亦稱功勛卓著的郭子儀是唐朝的「中興之將」。

郭子儀因為行軍打仗才能了得而倍受大唐歷任帝王的倚重,他一生佐弼了武則天、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唐肅宗、唐代宗、唐德宗 一共7位李唐君主

唐肅宗、唐代宗以及唐德宗3位皇帝,甚至要倚仗郭子儀做王朝的中流砥柱,足見其勇毅神武、忠心可鑒。

老而彌堅的郭子儀深諳君臣之道、仕宦之法,高官不受、進退自如

能征善戰的郭子儀將軍直到58歲才平步青云、官居要職,等到他終于得到重用之后,又不得不面對君王的猜疑和忌憚、同僚們的嫉妒與排擠。

因此,每當郭子儀的前途稍有起色之時,他的仕途就會遇到些許波瀾及敲打,但因為郭子儀內里厚重端穩、毫無二心,所以他每次都能憑借智慧和表現將險境一一化解。

起初,李唐皇室看重郭子儀的威勢和驍勇,便用子女聯姻結親的方式與郭子儀結成了兒女親家。

身為代宗之女 升平公主的老公公,亦曾面對過心驕氣傲的公主兒媳不愿跪拜自己的尷尬場面。

娶了升平公主為妻的乃是郭子儀的第六子郭噯,這個酒后失態的駙馬后來揚手痛打了公主一頓, 最終,郭子儀只好綁子上殿請罪。

唐代宗明事理、顧大局,不但責女放婿,還勸郭子儀不要怪罪公主的失禮并完完全全地站在了郭子儀這邊,顯示了對這位功臣的禮遇和尊重。

郭子儀在逼退了仆固懷恩的叛亂之后,唐代宗為了褒獎郭子儀,便欲授封其為 「尚書令」

郭子儀深知「尚書令」乃是宰相中的首位,可以統領百官,而且此前也只有尚未稱王的李世民曾擔任過此官職。

如此一個久懸無落的職位,當真不是一般臣子可以「勝任」的。

于是,郭子儀只好一拜再拜,堅持不肯受命上任。

后來,唐代宗就變了一種賞賜的方式—— 直接送了6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和一批金銀財寶給郭子儀受用。

郭子儀略一思忖便笑盈盈地收下了代宗的全部恩賞。

此后,人們幾乎日日可以看到,已經75歲高齡的郭子儀在府邸門口擺開耀目的儀仗隊,左擁右抱、聲色犬馬,讓人感覺年事已高的郭子儀實際上就是一個俗人、一個虛榮好色的老將軍

自從接納了皇帝御賜的那些財寶和美女后,財勢雙全的郭子儀便開啟了奢靡浮華的生活,經常四處收羅寶貝珍玩、邀客宴飲、貪圖享樂。

如若縱觀唐史,當年郭子儀大興此舉亦屬無奈之對策——不愛財富美女、不與同僚結交往來、不縱情享樂而且還功高蓋主,這樣的武將放在朝中哪個皇帝能不忌憚萬分,誰會不怕他心懷叵測、謀逆犯上呢

所以聰睿過人的郭子儀就只好讓自己「五毒俱沾」,以此來打消皇帝對自己的猜忌和疑心。

襟懷坦蕩、和光同塵,年逾古稀的郭子儀「好色」的實質在于借「自污」來「自保」

郭子儀是個聰明人,他讀過歷史,深知 「兔倒狗烹、鳥盡弓藏」的道理,所以,他晚年時分力爭給外界留下一個貪財好色、縱情享樂的印象。

先是奏表辭去了肩上的一切官職,繼而養奴蓄婢、廣納姬妾、豪宴賓客,《舊唐書·郭子儀傳》記載,郭子儀府宅之中 「良田美器,名園甲館,堆積羨溢,不可勝紀。」

人們起初不敢相信,有著「代國公」之封的郭子儀大將軍,竟然變成了一個老不正經的好色之徒。

每當他手下的幕僚勸其要愛惜名聲、收心斂性的時候,郭子儀便笑著答道: 我這把年紀享受一點富貴榮華亦不為過,更何況唯有如此才能保我郭家上下安樂平順、無驚無擾啊!

事實也的確如郭子儀料想的那樣順遂無憂:皇帝不僅頻頻以田宅珍玩、金銀美女來厚賜郭家,而且還不斷地給郭子儀的兒子們加官進爵,借此來維系與郭家的關系并顯示一代仁君的憫心厚德。

郭子儀恰恰是通過這種「自污」的方式來顯示自己對同僚們襟懷坦蕩、無有嫌隙,用和光同塵的方式求得一個善終的結局、同時又保住了子孫后代的福祿平安和綿延永續。

唐朝名將郭子儀將軍一生戎馬、征戰四方,能做到既功高蓋主又不遭到君主的忌憚和猜疑,表面上看他是用酒、色、財、氣來「自污」,實則是他高明的「自保」方式和在朝為官的藝術體現。

占據了「吃、喝、財、色、貪」的郭子儀用表面上的「五毒俱沾」來使自己與一眾朝臣「渾然一體」,而且還盡享了榮華與富貴、做到了高齡而善終,足見一個聰穎睿慧、懂得和光同塵的。

古代人是如何在伴君如伴虎的境遇中完美地實現明哲保身的,這種極致的處世智慧值得我們學習仿效并借以明智鑒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