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辮子有多臟?英國的一位美女回憶:想吐,吃飯難以下咽

天空之城 2022/11/26 檢舉 我要評論

能將「時尚」與「個性」盡顯的「臟辮」是一種起源于外國的流行發式、流行文化,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這種又酷又新奇的編發方式便在年輕人中間流行開來,表達了一種對主流文化的叛逆及不屑。

不少人對「臟辮」缺乏嘗試一番的勇氣,但這也并不妨礙他們對「臟辮」產生了種種好奇:臟辮很難編好吧?弄成這樣該怎麼洗頭呢?那些外國兄弟頂著一頭臟辮到底是為了「不易臟」還是為了「躲懶」以及「減少洗頭次數」?

臟辮其實并不等同于「骯臟」、「不衛生」,古往今來,若要論起什麼樣的發式最臟最油膩,恐怕還要數清朝時期男子們所蓄留的長辮子。

那麼,清朝的辮子能有多臟?據當時一位英國的美女回憶:那辮子一看就讓我想吐,吃飯的時候想起來都會令我難以下咽。

清朝男子為何一定要留長辮

據史料記載,自周代開始,中國男子便有了束發的習慣,大約在15歲前后,剛剛步入成年階段的男子便要用細繩、沙羅軟巾、簪子、頭冠等的物件將長長的頭髮束扎、捆綁、固定起來,以給旁人一種成熟、肅穆、端正的感覺。

一直到明朝之時,華夏大地上的漢族男子們還都是頭頂結髻、網巾罩頭的「統一髮型風尚」,彼時,來到中國的傳教士們發現明朝的男子都非常珍視自己的長發,這大概就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這種傳統儒家思想所倡導的理念已經深入國人骨髓的一種體現。

公元1644年,滿人攻入山海關后不久便迅速下達了「剃發令」,這種帶有「征服意味」的硬性規定強制要求彼時全國各地的男子都必須剃發編辮,否則一律格殺勿論。

以至于沒過多久,男子們無論是被迫還是主動,最終都被剃成了一種「韃靼發式」——金錢鼠尾頭。

「金錢鼠尾頭」在史籍中的記載為:剃發,頭上只留一頂如銅錢般大;作辮,于腦后精細編制,垂如鼠尾。

而這種在后金軍隊中最為普遍的發式實際上是一種「韃靼風俗」,因為后金軍隊實際上就是關外女真部落的族人組建起來的,而清朝則是女真人建立的政權。

在之前的數百年中,女真人是靠著漁獵和游牧來維系生活的,他們不是生活在猛獸魚貫的山林間便是生活在水草豐茂的草原上,為了捕獵食物,女真人要與野獸猛禽頻繁「打交道」。

為了避戰逃亡,女真人要盡量清減繁重冗余的衣飾——于是,為了保有極簡的發式以及利落的服飾,女真人剃光頭頂絕大部分的頭髮,僅在頭頂留下一小撮,再將這撮長發編成一條細長的小辮,如此一來就能極大地方便女真族人的狩獵、戰斗以及生活。

后來,始于建州女真部落的努爾哈赤建立了后金,這位「后金國汗」同其親眷、子孫又組成了最初的滿清皇室, 自公元1644年滿人攻入山海關后,清廷便將極具「韃靼風俗」的「金錢鼠尾頭」推廣到了全國各地,時人云:剃頭令下,閭左無一免者,金錢鼠尾,幾成遍地腥膻。

于是乎,華夏各地的男子均開始剃頭落發,留起了金錢鼠尾頭,而那些「違逆者」則一定會嘗到「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究竟是何等滋味。

而清朝初期,統治階層向整個國家推行剃發令最重要的目的還是為了同化漢人,要借此來實現壓制住漢人反抗「滿清新主、新制」的目的。

從外國的故籍畫冊中感受清朝男子發式的漸變史

清初之時,由于整個社會已經改朝換代,所以漢人們尤其是江南的士子們都尤為抗拒「小頂辮發」的強硬號召,對于很多讀書人來講,那是「士可殺而不可辱」的極致沖突,很多江南的士子們都寧愿斷頭也不肯剃發,并掀起了一波波此消彼長的「抗衡運動」。

后來,清朝政府還真就施行了血腥的鎮壓政策,律法亦規定:剃發不如式者亦斬,又過了三五年,百姓們基本都順應了新統治階層的「征服之意」,街上的販夫走卒幾乎人人都留著金錢鼠尾式的髮型。

歸降的「前朝士大夫們」以及他們新出生的后代也接受了大清皇帝的推令,一個個都乖順地剃掉了頂發、梳起了細如鼠尾的小辮。

然而經常看古裝影視劇的人都知道,清朝男子的發辮并非一成不變,而是經歷了一系列的「變化」。

那麼,這種變化過程從哪里能體現出來呢?我們不妨來翻看一下當時的外國使節、來華傳教士們所留下的畫像和照片。

公元1793年9月至公元1794年1月期間,欲開拓中國市場的英國政府派出馬戛尓尼使團訪華。

為了「師出有名」,英方以慶賀乾隆皇帝80歲大壽為名來到中國,使團一行人共有175位,其中還包括了一位名叫威廉的畫師。

威廉是西洋寫實派畫家,他在當時繪就的畫作中以細膩清晰的筆觸刻畫出了乾隆皇帝的真實樣貌,至今還有一些仍存放在西方的博物館中。

在威廉的一些畫稿中,我們能夠看到彼時乾隆皇帝的發式仍為「金錢鼠尾式」

然而若干年后的嘉慶帝時期,大清男子的發式就開始發生變化了。

乾隆末期至嘉慶初年,日本寬正時代一位名叫中川忠英的長崎地方官員來到中國。

后來,他根據在華期間所看到的一切社會場景、風情民俗編撰了一部《清俗紀聞》,以便令日本的商人們更好地了解清代的社會生活情況、促成日本與中國的民間貿易合作。

《清俗紀聞》一書附有大量的插圖,如實地記述了彼時中國社會的宅居、飲食、冠服、交際、禮儀等一系列民俗境況。

其中,在「冠禮」一卷中,配有這樣一幅插畫:一位側身站立的男子頭頂蓄發,留有一條長辮垂墜在其背部,而 若仔細觀瞧,這名男子的蓄髮量明顯遠超一個銅錢大小,幾乎比一個成年人的手掌面積還要大,那辮子也不是細長若鼠尾,而是粗如蛇尾

嘉慶時期,男人們的辮發越留越多, 到了同治、光緒年間,清朝男子的發式已經變成了「前一半是白腦皮,后一半全是黑頭髮」的樣子,髮量的增多亦令男子的辮子越來越粗,狀若牛尾

很多兵勇還習慣將發辮盤繞在脖頸之上,不但可使行動更加方便,還能避免頸部被敵人砍傷甚至砍斷。

清朝男子的長發辮的確很臟,竟令外國美女想吐、吃飯都難以下咽

清朝中晚期之時,男子的長辮通常黝黑粗亮,如此長的發辮要是清潔、梳理起來,一定會耗費不少時間和功夫。

而對于普通的勞苦大眾、男丁兵卒來說,日常謀生做事已經頗為費時費力了,哪里還有什麼閑情逸致去好好打理自己的發辮。

隨著男子留蓄發辮越來越長,洗頭編發就成了一件麻煩事。

而尋常百姓因為受生活條件所限,一個月能洗上一次澡就很不容易了,哪里有時間和條件去梳洗頭髮,這也造成了當時那些做苦力干重活兒的男人頭髮經常是毛糙油膩、滿是塵土。

再加上那個時候的衛生條件也較差,多數底層男性因為生存環境的惡劣、自身的懶惰而致使頭髮上經常遍布著頭屑以及虱子。

有時候我們會看到一些電視紀錄片中所展示出來的「非洲臟辮頭」,那種發式注定了頭髮不會被天天梳洗整齊干凈,從而也就導致了梳著「臟辮」的人滿頭都是灰塵和油污。

在清朝末期,社會底層男子的長辮也很不衛生,與臟辮相比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次,一名英國外交官的妻子乘坐輪船漂洋過海來到中國隨訪,當她帶著女仆到街頭巷尾隨意走動、閑逛之時,竟看到了很多中國男子的發辮竟然夾雜著油泥與草屑,十分有礙觀瞻。

而當這位女士到飯館準備用餐的時候,她又看見隔壁桌正在用餐的男子滿頭皆是頭皮屑,發間似乎還夾雜著不少虱子和虱卵,剎那間,那名英國美女就感到胃中一片翻江倒海,原本旺盛的食欲頓時皆無。

后來,她還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一想起那些被油污、草屑以及蟲卵所包裹的發辮,我就感到連吃飯都難以下咽。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后國內開展了轟轟隆隆的「廢舊運動」,男子的長辮子也在那場運動中被「革除」。

隨著男子們紛紛剪掉發辮、梳起了干練精短的頭型,女子們紛紛解開了裹腳布、開始進入學堂讀書習字,新社會、新思潮以及新風尚就傳播開來,得到解放的民族思想便以其巨大的影響力、震撼力推動了中國社會的變革。

從那以后,整個社會開始煥然一新,被當成舊風氣、舊糟粕典型符號的「長辮子」也就湮沒在了歷史的塵埃之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