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是否有生命存在?NASA最新研究:可能埋在地下

天空之城 2022/10/18 檢舉 我要評論

火星上曾經有水,那水流匯集過的大坑里,會不會有生命呢?「快人一步」的NASA就在杰澤羅隕石坑里挖到寶了!未來「NASA小哥兒」還準備在這里開展火星快遞!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了解下,這些大坑里都有啥,以及「火星快遞」又是如何郵寄的吧。

火星生命

因為火星是離我們最近的,同樣處于恒星宜居帶內的行星,所以長久以來,人們覺得火星有可能在遠古時期,和我們如今的地球一樣,孕育過生命。

因此,科學家對火星上,至今是否還存在生命十分著迷。

人類第一次登陸火星,是在1976年。當時NASA發射了兩艘「維京」號火星探測器,才第一次近距離揭開了火星的紅色面紗。

隨著軌道探測器的深入觀測,一個被籠罩在粉紅色天空下,土壤板結干燥,周遭又十分寒冷的寂靜世界,第一次出現在出現在人們眼前。

這個看似毫無生命跡象的星球,卻在隨后25年里的探索里,被科學家接連發現了疑似水的痕跡。

2010年,通過火星勘測軌道飛行器上光譜成像儀的探測,發現這個紅色星球上,存在隨著時間變化而變化的神秘條紋。他們在春夏出現、移動,在漸漸變涼的深秋消失殆盡。

后經證實,這些寬至5米,長約過百米的深色條紋,是被高咸度的水合礦物質沖刷形成的「溝」。

NASA也就此宣布,火星上確實存在液態水。這些條紋富集的高氯酸鹽,是極易吸收水分的,那火星上的水會在哪里,火星地表的水又是怎麼消失的呢?

據推測,在火星誕生10年后,因為磁場的逐漸散失,而被太陽風剝離了大氣層,從而水分外溢,逃散到了太空。

而火星地表水有可能沉降到了地表以下,或是在低溫區以固態的形式貯存著。我們都知道水乃生命之源,火星有水也就意味著,火星很可能存在生命!

「好奇號」就曾發現蓋爾隕石坑區域,有什麼東西在「跑」!不過后來發現,這是火星沙塵暴刮起的「火山塵埃」。

「毅力號」發現的枯草狀物體,也被證實只是火星地表的自然產物,而非生命體。考慮到火星被強烈氧化的地表,長期飽受太陽輻射,即便有水生命也是很難發展的。

但是,鑒于地球生命的分布,即使是深不見底寒冷至極的海溝,或是高溫高硫的火山口,仍有可以適應極限溫度,極限壓強的生物存在。

所以我們猜測,可能尚有生命力頑強的生物,可以躲過來自太空的輻射沖擊,生存在火星地表以下。

NASA科學家通過最新研究,也認同這一點,并指出:火星上的生命痕跡,可能都埋在地下至少2米深的地方。

但至今為止,人類火星車在地表「挖掘」多年,也才挖了不到5厘米,那有沒有什麼地方在火星地勢較低,又曾經有水源存在呢?

讓人倍感興奮的是,隨著「毅力」號探測地點的不斷深入,一個具有較高科研價值新樣本采集點出現在我們面前,它就是杰澤羅隕石坑。

杰澤羅隕石坑

你知道嗎?科學家在火星表面,找到了一個「聚寶盆」!這里很可能是保存有生命遺跡的理想地。

這個聚寶盆就是杰澤羅隕石坑。杰澤羅隕石坑直徑約45公里,位于火星北半球的伊西迪斯平原地帶,形成于約30億至40億年前。

杰澤羅隕石坑內,不僅被檢測到了火星深處的硅酸鹽礦物質。而且更加難得的是,在隕石坑的一側,火星探測器發現了類似河口三角洲的沖積特征!

也就是說,這里很可能是遠古河流的入海口,而隕石坑也可能是一片廣闊的水域。

如果在此處,能夠找到一些生命存在的關鍵線索,或者是過去微生物生命存在的跡象,那就太完美了,那什麼是生命存在的關鍵線索呢?

這個關鍵線索就是氨基酸。因為沒有氨基酸,就無法形成蛋白質,所以氨基酸是碳基生命最基本的組成部分。

雖然地表的氨基酸會被太陽輻射破壞掉,但是套用地球上以往的經驗可知,古老的氨基酸如果能在地表2米以下被發現,就可以很大程度上說明火星確實存在過類似地球的有吩咐大氣層、液態水和全球磁場的生命宜居期。

于是去年2月,「毅力號」火星車,選擇在緯度低,光照足的杰澤羅隕石坑著陸。就此,拉開了「毅力號」為期兩年的火星探測之旅。一到這里,現科學家便被隕石坑中的兩塊巖石吸引了注意力。

它們一塊被命名為「野貓嶺」,一塊被叫做「斯金納嶺」。

后者包含一種此次探測任務中,探測不到區域的砂巖物質,而前者更令人興奮。

如果「野貓嶺」是在鹽水中形成的,那麼不僅可能保存有類似化石的生命跡象,還能提供其形成時的重要環境信息。

經過「毅力」號自身的初步檢測,科學家發現巖石樣本中,不僅有硫酸鹽礦物,還含有芳烴的環狀碳分子,甚至可能保存著生命有機物質。

但由于「毅力」號上檢測精度有限,必須將采集標本,安全地送往更精密的科學檢測儀器。

為此,NASA準備在這里開展「火星快遞」業務。

NASA的「火星快遞」

聽說,NASA為了研究火星巖石,居然開通了星際快遞業務,是真的嗎?

確實,NASA和歐洲航天局,為了手機毅力號采集到的火星樣本,已達成樣本回收計劃。

該計劃主要分為三步。第一步,毅力號火星車完成采集,并將樣本散落在外面。

第二步,「采集探測車」漫步火星,收集并封存這些樣本。

第三步,用類似火箭的小型發射裝置,將樣本發射到預定軌道的回收倉。

第四步,回收倉按預定軌道,返回地球。

這其中的難點,在于以下幾點。首先,因為「毅力號」的機械臂專配了,用于尋找含碳化合物的拉曼光譜儀,搭載了科學相機和天氣傳感器等,所以使毅力號的重量增至1,050千克,這將增大了探測器登陸時「黑色七分鐘」的墜落風險。

其次,如何保證收集到的樣本,不被自有地球物質污染干擾,也是一大難題。

「毅力號」此次的任務是至少收集20個不同的樣本。以至于,回收至地球后容易區分辨別,物質是否來源于火星。

再次,還要考慮如何保證裝滿火星物質的膠囊艙,在返回途中不會改變火星物質性狀,以及安全降落,并且不會有松散的火星物質在地球上泄露。畢竟萬一帶來啥外來細菌或病毒,將是人類所不能承受的!

為此科學家們精心設計了樣本的密封、轉運和消毒環節。并研發了隔離和吸熱材料,以保證「快遞」能夠一路順風地回到地球。

另外為了方便「上門取件」,NASA還計劃在2026年前后,發射一顆返回式軌道飛行器。2027年到達預定軌道并充當通信中繼站。

而歐航局,則將于2028年提供軌道飛行及返回器。

直到2031年,才能啟程將大約30份巖樣從火星帶回,2033年將返回地球。因為技術成本高,所以這可能是最貴、最遠、最慢的快遞業務了。

有人說「我們地球人是來自火星的移民」。在不遠的將來,這些NASA從「老家」寄來的包裹,將被科研人員送進實驗室進行分析。

相信火星生命之謎,也會隨著這些從火星上采集來的珍貴紀念品,進一步得到解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