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iPhone 14 Pro揭秘:A16芯片研發重大失敗,大佬跳槽后繼無人

天空之城 2022/12/27 檢舉 我要評論

曾幾何時,每一代iPhone的推出,性能的提升都讓全世界眼前一亮。

不過,自從那個男人離開后,蘋果芯片的性能提升明顯放緩,甚至趨于停滯……

A16擺爛,首款「牙膏機」誕生

一提起蘋果手機,什麼最強?

是順滑的系統、是完善的生態、是封閉嚴控帶來的數據安全,是多年來屹立不倒的「標桿級」影像性能。

但說到底,為這些提供硬件基礎的,是強大的自研芯片。

然而,今年A16的「擺爛式」更新,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

就連蘋果自己也覺得這一代擠牙膏擠得太過明顯,在發布會上不僅一帶而過,甚至只放出了和3年前A13的對比。

如此結果,從芯片的透視圖中也可以窺見一斑:在GPU的核心設計上,A16和A15幾乎一模一樣。

A16(左)和A15(右)

不過說起來,這其實并不是蘋果有意要「躺平」的。

芯片研發慘遭失敗,不想躺也得躺

近年來,隨著蘋果手機芯片型號「A」后面的數字越來越大,每次新品發布會的芯片性能部分,幾乎成了蘋果自己和自己打擂台。

在和友商對比的環節,蘋果甚至可以拿幾年前的芯片出來比,兩邊還能打個旗鼓相當。

對于全新的iPhone 14 Pro系列,蘋果原計劃也是要來一次圖形處理器的代際飛躍,但玩兒脫了……

工程師們對增加新功能過于雄心勃勃,導致早期原型機的耗電量遠遠超過了軟件模擬的預期。這不僅會影響待機時間,而且還會使設備溫度過高。

蘋果直到開發周期快結束時才發現,不得不將iPhone 14 Pro系列的圖形處理器性能回歸去年的芯片設計。

于是,A16以及搭載A16的iPhone 14 Pro系列,成了蘋果史上第一款「牙膏機」。

與此同時,蘋果還決定在iPhone 14 Pro上削減最近很火的光線追蹤性能,并對圖形處理器設計研發團隊進行重組,一些人被調離。

由于這一重大失誤,一些之前芯片設計團隊中的關鍵人物也選擇出走。

據相關法律文件顯示,自2019年以來,蘋果的芯片設計研發團隊中已經失去了幾十名關鍵人物,這些人要麼自立門戶,要麼跳槽去了芯片初創公司。

其中,負責蘋果Silicon團隊的高管Gerard Williams III(上圖中間)的離職創業,堪稱蘋果的最大損失之一。

研究公司Semi Analytics的首席分析師Dylan Patel認為,在過去幾年里,蘋果的CPU性能的提高是非常小的,而且主要是主要是由于制程工藝的改進,而不是新的芯片設計。

Patel認為,自Williams離開后,蘋果芯片的性能提升明顯放緩,實際上已經進入「擠牙膏」之路。

蘋果在Williams離職六個月后起訴了他,指責他在自己的新企業中使用了蘋果的知識產權。并挖走了關鍵的芯片工程師。

今年早些時候,蘋果對另一家來蘋果挖人的芯片制造商Rivos提出了類似指控。熟悉這兩家初創公司的人說,這些離職對蘋果的芯片團隊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Williams以及Rivos的律師都聲稱,蘋果的起訴是毫無根據的。

靠挖人和收購,從0建立芯片團隊

蘋果的自研芯片設計是在2007年第一款iPhone推出后不久開始的。

2008年,蘋果聘請Johny Srouji領導其第一款定制的iPhone處理器的開發工作。

一個月后,蘋果宣布收購P.A. Semi,這是一家硅谷的芯片公司,以高端、低功耗芯片而聞名。P.A. Semi的許多高管后來都在蘋果擔任高級職務。

在收購P.A.Semi之后的十年里,蘋果的芯片團隊規模從數百人迅速增長到數千人。

在此期間,蘋果曾于2016年從英國的GPU設計公司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挖來了20多名工程師。

這其實不算什麼,氣人的是,蘋果隨即在倫敦郊外離Imagination總部幾英里遠的地方設了一個辦公室。如此貼臉的行為逼得Imagination威脅要起訴蘋果公司侵犯專利,但此案最終和解。

據熟悉該事件的人士稱,盡管蘋果已經停止使用Imagination的設計,但它同意繼續授權該公司的技術到2023年。最終,蘋果為iPhone定制設計的CPU性能開始超過三星和高通的芯片。

2019年,蘋果進行了一筆最大的和芯片相關的收購,以約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英特爾的基帶業務。

作為交易的一部分,蘋果還吸收了英特爾位于圣地亞哥、圣克拉拉和慕尼黑的2200多名員工。

魔鬼式高壓管理,少花錢,多辦事

2015年,蘋果將芯片設計負責人Johny Srouji提升為高管團隊中的核心成員,直接向CEO庫克匯報。

去年,在公司的硬件主管Dan Riccio卸任后,蘋果將原由Riccio主管的相機和顯示器團隊也劃歸Srouji管理。

Srouji是一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在以色列理工學院獲得計算機科學學士和碩士學位。在加入蘋果之前,曾在Intel和IBM從事芯片設計工作。

剛開始在蘋果工作時,Srouji的title是手持芯片和VLSI(超大規模集成)高級總監。

正是在這一職位上,他帶頭開發了A4處理器,這是Apple的一項里程碑式成就,為未來iPhone和iPad的進步鋪平了道路。

而在蘋果公司內部,58歲的Srouji以其對硅芯片在技術進步中的首要地位的不可動搖的信念而聞名。

大多數公司認為他們的產品應該推動硅的發展,而Srouji則正好相反:他堅定認為,是硅技術的進步導致了產品創新。

另外,他還以對手下事無巨細的嚴格管理而聞名。一位前蘋果公司的員工被告知,他需要得到Srouji的許可才能參加黑客馬拉松,后來放棄。

一位曾與Srouji共事的人說,蘋果工程師在與Srouji會面匯報工作之前,可能會花上幾十個小時來準備,因為眾所周知,如果有人沒有準備好,就會被這位近乎苛刻的領導問到崩潰。

據蘋果前員工稱,如果求職者在與低層經理的面試中留下哪怕是小小的負面印象,Srouji就會拒絕他們。不僅如此,如果求職者拒絕他發的offer,還可能會被列入黑名單,今后無法加入。

據稱,Srouji的座右銘是「少花錢,多辦事」,他更喜歡把精力集中在大項目上。他手下的經理們經常在全體員工會議上說,雖然在過去十年里,蘋果內部的芯片項目數量已經從寥寥無幾增加到幾十個,但員工人數卻沒有增加這麼多。

然而,有之前曾供職過該團隊的芯片工程師表示,項目數量的增加只是帶來了更高的工作量和更大的壓力。蘋果能每年一款芯片的發布,是以工程師犧牲工作和生活平衡為代價的。

比如,負責芯片物理設計的蘋果公司工程師表示,他們每周工作近80個小時,經常在午夜和周末加班,以滿足芯片開發所需的多個deadline。

還有人說,他們每天工作時,都感到自己可能因為表現不佳而被解雇,而且無論周末、個人假期或公共假期如何安排,他們都要在deadline之前完成任務。

大佬出走自立門戶,蘋果氣急敗壞

2019年,負責蘋果芯片的前高管Williams宣布離職,理由是需要更多地陪伴家人。這讓同事們大吃一驚。

Williams是2010年從英國的Arm加入蘋果的,此前他一直是Arm的高管。

在蘋果工作期間,他在首席設計師的位子上,取得了很多重大突破。在他的手下,多代iPhone的處理器性能和Mac的高端M1芯片都得到了大幅提升。

而在此期間,Williams和Srouji變得格外親密。據知情人透露,那段時間他們及各自的太太時常一起外出聚會。

為了挽留Williams,Srouji甚至開出了6個月的帶薪假期,然而William最終還是拒絕了他。

Wiiliams在蘋果的最后一天,公司為他舉辦了告別派對,Johny Srouji和Sribalan Santhanam盛贊了他的工作,并送給他一台iPad,刻有「感謝有你,蘋果才能進步得如此之快」的字樣。

幾天后,Williams與其他兩位蘋果創始人從風投家Gill和Tan那里籌到了資金,共同創立了Nuvia。

Nuvia的目標是打造一款震撼整個行業的基于Arm的通用伺服器芯片。類似于Graviton 2和Ampere Altra,但具有與 Apple當前設計相當(或更好)的定制微架構。

他們從多家公司挖人,蘋果就被挖走了至少9名芯片工程師。

對于Williams的做法,蘋果也在漸漸失去耐心。據律師稱,Williams曾收到過警告,表示如果他再繼續從蘋果挖人,將會承擔嚴重的后果。

但根據蘋果工程師們的爆料,Williams實際上根本不需要「發力」,就有相當多的蘋果工程師都希望與Williams合作,參與他的新事業。

你告我偷用技術,我告你監控短信

終于,忍無可忍的蘋果在2019年8月對Williams提起了訴訟。

Williams也不甘示弱,分分鐘把自己的前雇主告上了法庭。Williams聲稱,就因為自己的蘋果工作期間萌生了創業的想法,蘋果就對他百般打壓。

在訴狀中,Williams指責蘋果在工作時間外還在監控員工的短信和通話記錄,這些記錄都出現在了蘋果的訴訟文件中。

不過,蘋果畢竟是蘋果。一些員工因為害怕被起訴,拒絕了Nuvia的邀約。

而和Nuvia之間日益增長的敵意,也讓蘋果感到不安。

他們火速召集了蘋果在加州和其他地區的處理器團隊中的一百多名骨干成員,告訴他們:你們多年來研究的芯片就是M1。

在大會上,Srouji發表了演講,鼓勵這些員工堅持下去,因為公司正在制造令人興奮的新產品。

不過,會后依然有幾位員工選擇辭職,加入了Nuvia。

還有一位蘋果員工告訴經理,自己正在考慮去Nuvia。隨后,蘋果的企業安全團隊沒收了他的筆記本,試圖尋找Nuvia聯系這位員工的證據。

與此同時,這場訴訟也在不經意間抬高了Nuvia的地位。它向風投資本家和潛在的雇員都發出了信號:這是一家可靠的半導體初創公司。當時,谷歌、微軟、英特爾和高通都考慮買下Nuvia。

最終,高通在去年以14億美元收購了Nuvia。這筆交易讓蘋果非常痛心,因為它讓蘋果與高通達成了和解。2019年,雙方曾有一場激烈的專利訴訟。

和解后,蘋果同意向高通支付至少50億美元的專利使用費,為了繼續在iPhone中使用高通的無線調制解調器芯片。

不過最終,蘋果決定使用自己的調制解調器。據稱,蘋果正在開發代號為Leda的5G調制解調器,計劃于2024年投產。

據悉,高通將在2023年末推出首款Nuvia自主CPU架構處理器Hamoa

那個男人留下的空缺,很難填補

說回蘋果和Williams,現在,他們仍然在訴訟中。

Williams走后,蘋果一直在努力填補他留下的空缺。在2019年,蘋果聘請了另一位前Arm高管Mike Filippo,來監督一些關鍵項目。

然而,Filippo很難適應蘋果的工作文化,與其他成員發生了沖突。蘋果也逐漸認定,Filippo的很多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

后來,Filippo請了長假,并于今年跳槽去了微軟。

從此,蘋果的處理器團隊,再也沒有一個像Williams或Filippo這種級別的大佬來掌管。

Rivos也成了蘋果的眼中釘

之后,又一家初創公司Rivos,也被蘋果盯上了。

Rivos創立于2021年5月,與Nuvia有諸多相同之處。Gill和Tan也向Rivos投了錢;Rivos和Nuvia的辦公室在同一棟樓里;最讓蘋果心梗的是,Rivos也挖走了數十名蘋果的芯片工程師。

這些工程師是團隊中的頂梁柱,很難找到人替代。

等到Rivos從蘋果挖了40多人的時候,蘋果終于受夠了。今年4月,蘋果對Rivos提起訴訟。

在訴訟文件中,蘋果狀告Rivos有組織、有計劃地挖走了蘋果公司內有權限訪問專有涉及的員工,并聲稱某些前雇員拿走了蘋果新芯片的機密文件,帶到了Rivos。

其中一名被告的員工曾是P.A. Semi的工程師,他與Sribalan Santhanam是相識十多年的老朋友了。

與此同時,Rivos的律師表示,Rivos進行了調查,發現他們的員工沒有做錯任何事。如果說他們拿走了任何蘋果的文件,那也是無心之舉。并且,蘋果也未能證明Rivos設計自己的芯片時,用的是蘋果的設計。

被自己的客戶告了,有點尷尬

Rivos和Nuvia受到的訴訟,讓Tan很尷尬。

他是Cadence Design Systems的執行主席,這家公司提供設計芯片的關鍵軟件。而蘋果,正是Cadence最大的客戶之一。

和Nuvia案一樣,Rivos案讓蘋果也很頭大。Rivos的律師指責蘋果試圖讓這家初創公司陷入訴訟。

蘋果向42位加入Rivos的前員工發出了法律信函,警告他們要保留證據,包括兩名后來加入Rivos的實習生。

而Rivos在當天召開了全體大會,安撫了他們的情緒,告訴他們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目前,Apple和Rivos仍在訴訟中。

蘋果急忙安撫員工:可千萬別走

與此同時,焦慮的情緒也在蘋果員工中蔓延——在工作場所中,到處都是監控。

許多人認為,是蘋果對于iCloud的規定不嚴,導致很多人無意中將工作文件與個人設備和云端同步了。

而在蘋果的半導體部門,經理們開始竭盡全力告訴員工:初創公司風險太大,少有能最終成功的。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更應該留在「安全」的地方,發布能夠「改變游戲規則」的新產品。

內部人士稱,在經理開會時展出的PPT上,出現了Gill的名字。根據蘋果的說法,跑去初創公司的人承擔了風險,而Gill是最終受益者。

而蘋果的前工程師們看到PPT后吐槽說,蘋果的警告可太虛偽了,Santhanam之所以事業蒸蒸日上,就是因為他去了一家芯片初創公司—— P.A. Semi。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