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走后15年,托孤大臣清理光他的嫡孫,歷史證明劉邦除掉功臣沒做錯

天空之城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漢高祖劉邦能從一個小小的泗水亭長變為開國之君,很大程度上是仰仗身邊一群文臣武將的輔佐。

他也坦誠地說自己謀略不如張良,后勤不如蕭何,打仗不如韓信,之所以能奪取天下,在于知人善任。

建立漢朝之后,劉邦深刻感受到了功臣的威脅,大肆除掉有軍功的臣子。風水輪流轉,十五年后,臣子們也屠戮了劉邦的后代,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一、劉邦除功臣

春秋時期,越王勾踐十年臥薪嘗膽攻破吳國后,大夫范蠡勸大夫文種與他一起逃走,因為狡兔倒,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

勾踐此人只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留下必定被除掉。文種自恃功高,不愿逃走,果然被勾踐除掉。

而漢高祖劉邦清理起功臣來,比起越王勾踐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初劉邦與項羽爭奪天下時,為了拉攏握有兵權的諸將與被項羽分封的諸侯,承諾平定天下之后會保留他們的封地和軍隊。

登基之后,迫于形勢,劉邦的確履行了諾言,將一批武將與諸侯封王。可是他對這些握有兵權、擁有封地的諸侯王始終不放心,用盡手段將他們一個一個除掉。

第一個遭殃的諸侯王是臧荼。臧荼本是燕王韓廣的部將,后來因其功高蓋主,被項羽封為燕王,奪走了韓廣的封地。

楚漢爭霸時期,臧荼因為畏懼韓信而束手投降劉邦,得以保留燕王的封號。漢朝建立后,劉邦繼續追捕項羽的心腹,臧荼害怕禍及自身,搶先謀反,很快便被劉邦鎮壓。

第二位剛除的功臣是韓王信。秦始皇走后,六國紛紛復國,擁立曾經的君主后代為王,韓襄王的孫子——韓王信就是其中之一。

韓王信是個墻頭草,一開始項梁擁立的楚懷王勢力大,他便投靠懷王;封地被劉邦攻破,他就投降劉邦;楚漢爭霸時,他的軍隊被項羽打敗,又歸順項羽;在楚軍中受了冷待,又逃跑回到劉邦身邊。

漢高祖五年,劉邦將韓王信封于潁川,命他防備匈奴。誰知韓王信不敵匈奴,又怕劉邦怪罪,反而與匈奴連成一線,起兵一起攻打漢朝,最終被漢朝將領柴武所除。

第三位是用兵如神,戰功最大的大將韓信。在楚漢爭霸時期,韓信仗著軍功和軍隊,半是請求半是威脅地讓劉邦封他為齊王,劉邦怒不可遏,但還要靠韓信奪取天下,只能答應他的要求。

項羽走后,劉邦甚至來不及慶祝,就闖入韓信軍營,奪走他的兵權,并改封他為楚王,可見劉邦對韓信的忌憚之深。

漢六年,韓信被控告謀反,劉邦將他貶為淮陰侯。四年以后,韓信的弟弟又上書稱韓信有意謀反。這一次,在劉邦的默許下,呂后將韓信除掉在長安宮中。

隨后,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燕王盧綰,甚至是陽夏侯陳豨都悉數被除掉。漢初分封的諸侯中,只有長沙王吳芮因其封地偏遠、勢力弱小、并且挑不出錯處而得以幸免。

將對自己有威脅的諸侯王全部除掉后,劉邦終于將自己的真實意圖公之于眾。他與群臣定下「白馬之盟」,約定如果不是劉氏子孫卻被封王,天下人一起除掉他。 劉邦為了能使劉氏江山永固,以盟約的形式斷絕了異姓稱王的可能。

二、功臣求自保

劉邦如此肆無忌憚地除掉功臣,自然會引起其他臣子的恐慌。為求自保,許多臣子計謀頻出,用盡方法打消劉邦的懷疑。

第一位要介紹的自然是「漢初三杰」之一,封賞時功勞第一、最受劉邦器重、也最老成持重的相國蕭何。

平心而論,漢初的功臣之中,劉邦最信任的就是蕭何,賜予他「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的特權。

早在沛縣起兵之時,蕭何就開始輔助劉邦,一直盡忠職守,從不居功自傲,可正是因為他的謙遜和善,為他招來了禍端。

自漢軍入關以來,蕭何就深受百姓愛戴,隨著蕭何的威望越來越高,劉邦對他逐漸起了疑心。

為了打消劉邦的懷疑,蕭何采取了自污名聲的做法,用低價從百姓那里強行買去土地,于是百姓痛罵蕭何為貪官污吏,蕭何十幾年建立的名譽毀于一旦,劉邦聽聞此事卻十分高興。 失去了名譽的蕭何如同沒有爪牙的老虎,怎麼也翻不起風浪,蕭何因此得以安全終老。

比起蕭何,同為漢初三杰、謀略第一的張良就灑脫很多。漢初大封功臣之時,劉邦讓他自己選擇齊國的三萬戶為食邑,要知道功勞第一的蕭何也才獲封一萬兩千戶食邑。

可是張良卻只有要了一個小小的留地為食邑,而留地是這對君臣的初次相遇的地方。 封侯之后,張良不問政事,一心修道,晚年還跟隨赤松子道長云游四海,逃過了劉邦的懷疑。

三、臣子殺皇孫

孟子說過: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劉邦除掉功臣,讓臣子且驚且懼,臣子自然不會對他始終保持忠心。

劉邦走后,漢惠帝劉盈即位。劉盈懦弱,朝政被呂后一手把持,呂氏外戚的勢力在朝中一手遮天,群臣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等到呂后去世,漢朝的老臣與劉姓諸王一起誅滅呂氏。呂家眾人剛除之后,群臣仍不滿意,又盯上了被呂后扶立的少帝。

少帝是呂后之孫,惠帝之子,群臣害怕他長大后會清算他們夷滅呂氏的罪過,所以先發制人,向全天下宣布少帝不是惠帝的兒子,而是呂后從宮外抱養的孩子。

可是除少帝之外,惠帝還有五個孩子,于是以陳平、周勃為首的漢臣一不做二不休,將這六個孩子全都說成是他人之子,與惠帝沒有關系,合法地將之全部除掉。 隨后便迎立劉邦的第四子劉恒為帝,是為漢文帝。

結語

從劉邦除掉功臣到功臣屠戮劉邦的嫡孫,中間只隔了短短的十五年。站在劉邦的角度,歷史明明他當年除掉功臣沒有錯,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沙少了。

但換個角度想一想,若不是劉邦一味地猜忌、除掉功臣,將君臣之間的情誼消耗殆盡,臣子們也不會如此冷酷地對待他的后代?

種惡因,得惡果,理固宜然。只可惜這樣的惡果沒有報應到劉邦身上,而是連累了無辜的幼童,不免讓人感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