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一女子效仿花木蘭從軍,結果沒多久就懷孕了,結局很凄慘

天空之城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古代歷史上,女子的地位和能力一直都是被忽視的,而歷代王朝更迭,象征著榮耀與權力的帝王之位無一不是在鮮血和戰/爭中催生,每逢戰事征兵,對于沒有壯丁的平民家庭來說無異于一場災難。

所以在戰/爭年代誕生許多出一些像花木蘭、穆桂英等膾炙人口的巾幗英雄,她們很好地詮釋了什麼叫做「巾幗不讓須眉」。

生活在太平盛世下的我們當然無法去效仿和體驗這樣名動歷史的行為,而在晚清的時候,卻真的有一位奇女子 陳氏,抓住了封建王朝的尾巴冒充男兒身去行軍打仗,還博得一身功名,可她后來的結局卻差強人意。

破籠之鳥初入軍營

在《清代野史》中早就有記載,此陳氏女子來自關中一戶農家,她自身體格比一般女子都大一些,面容黝黑粗獷,手腳也長滿了老繭,完全看不出女子的樣貌,一看就是長期勞作食不果腹導致。

估計她自己也是覺得待嫁無望,只能在家中痛苦度日,所以進軍營好讓自己能有個安身立命之所。

而當時的同治皇帝在經歷了鴉片戰/爭之后,知恥后勇還想再次振興中華,便派左宗棠等清軍將領開始征兵。到陜西的時候正好被陳氏抓住這一機會投報軍營,由于她種種酷似男子的相貌特征,順利的納被入新兵行列。

起初進入軍營被編去給軍隊喂馬,雖說不能上陣除敵立功,但起碼能在自己吃飽飯之后還有多余的軍餉接濟家里。

陳氏女子因為從小勞作,生活凄苦,不是什麼嬌柔的女子,所以喂馬的工作也是盡職盡責,沒過多長時間,戰馬被照顧的膘肥體重的。陳氏女子也用此得到了上級的鼓勵和欣賞,被調去隨軍隊訓練。

和一些只知道出蠻力的壯漢不同,陳氏在訓練的時候往往一點就通,作戰風格又膽大勇猛,有著不俗的軍事天賦,在一眾士兵里面很快就脫穎而出,一度在軍中被譽為「巴圖魯」。

巴圖魯在滿語是「英雄」的意思,可見在這時,陳氏女子在她的軍隊生涯中已經開始混得小有名氣。

不久之后,因為戰績卓著,陳氏就榮升為部隊的軍官,手底下的一眾將士也對這個謀略和膽識過人的領導無比信服。

「英雄」難過「美人關」

陳氏在軍中連升官階如魚得水,不久之后又被調任到了左宗棠手下任職,眼看馬上就可以像花木蘭一樣衣錦還鄉了,可誰料想,在軍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改變她一生命運軌跡的人。

此人是在陳氏女子在檢閱新兵時候發現的一個秀才兵,和一般的兵士不同,他面容白凈一臉的書生氣,清秀之態更是相比陳氏女子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據后面了解,他是幾次考試無望后決定棄筆從戎才來到了軍隊。

陳氏女子一下就對這個文弱書生頗有好感,隨后便調到自己的營賬做先生。

自己身上最缺少的東西往往會成為欣賞別人的點,陳氏女子從小家境貧寒幫家里干活,沒有讀過多少書的。

而長期在軍營,枯燥單一的生活里見慣了一些五大三粗,又不解風情的壯漢,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有文化的白面小生,怕是任誰也會春心萌動。

陳氏估計是想把他放到自己的營賬里準備日久生情的,可她忘記了自己此刻的身份,甚至是比眼前的書生更像男子的一個人!

即便她對此男子再好,恐怕他也只會覺得是上級領導對部將能力的欣賞,怎麼也不會想到男女之情上面的。

長此以往怕是也沒辦法兩情相悅,還是要捅破這層窗戶紙才行,她得找一個機會向書生坦言自己的身份,才能實現雙棲雙宿的想法。

不久之后機會就來了,在一次慶功宴上,大家都喝的開懷暢飲,對于常年與詩書作伴的秀才來說更是不勝酒力,酒過三巡之后就已經不省人事了。

而陳氏女也是料定了這一點,隨即便讓人把書生放到自己的營賬休息,

書生怎麼也想不到,一覺醒來平日里雷厲風行的將軍上司變成了女嬌娥,自己還和她發生了肌膚之親。

估計是書生和這位「將軍」相處了這麼久,早就已經習慣了她是男子的身份,不知道是接受不了還是喜歡不起來,當即在陳氏女子面前表現的是悔不堪言。

陳氏一看他這個態度,先是對書生表達了她長久以來的愛慕之情,并稱自己一個女兒家既然已經是他的人,那他定然是要對自己負責的。

再者,她的身份至今無人知道,如果因此泄露了出去,也必將讓他承擔這個后果,說著還拿刀威脅書生,若有不從就將他滅口,書生考量再三也只好作罷。

事定之后,兩人便在軍營過起了旁若無人的[夫·妻·生·活],本來秀才就是在大賬伺候的,這下更是便于兩人來往。

歡樂的時光總是很短暫,彈指之間在兩人多次巫山云雨之下,隨著陳氏的懷孕,這件事也暴露在大家的視野之中。

知道懷有身孕之后,礙于身份陳氏也不敢去找軍醫墮胎,只能等到月份日漸增大,眼看隱瞞不了的時侯事情已經傳到左宗棠的耳朵里了。

大家本以為會對其做出一定的懲罰,但陳氏這些年戰功卓著,而左宗棠也不是什麼沒有人情的老古板,反覺得她作為一個女子有著過人的膽識和魄力,而她的軍事天賦也不是一般男子可比的,不僅沒有處罰,還在軍營為他們辦了一場婚禮。

雙棲一夢終成空

故事到這里本該圓滿收場的,可陳氏懷孕之后不能繼續任職,只能離開軍營待產,陳氏的軍銜也給了丈夫承襲。陳氏待產家中相夫教子。

秀才要是不作的話,或許他們會是一對令人艷羨的軍中鴛鴦。可秀才卻開始在家養小妾,儼然一個負心漢的模樣,不僅沒有像在軍中一樣對待自己的結發妻子陳氏,還對她日漸疏遠。

陳氏本就性情率直,哪里應付得了這個局面,一氣之下跟丈夫合離,獨自撫養幼子,不久之后秀才也因能力不足難當大任被罷免了官職,一手好牌被自己打的稀巴爛。

兩人后面都離了軍營,再也沒有見過面,自此這位晚清「花木蘭」慢慢淡出大家的視野,但她的故事卻沒有被大家遺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