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狂人銷聲匿跡了463年后,其后代卻領著敵國國王,向大唐投降

天空之城 2022/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一、三國第一噴子

倘若說三國是英雄輩出的時代,那麼也必然會出現各種「另類英雄」。呂布就算一位,不說別的,只除掉董卓這一件事,別管動機如何,就足以配稱英雄了。這同時也是呂布,為何變得那麼「神神叨叨」的原因。

呂布被曹操打敗投奔劉備時,一面請劉備「 于賬中坐婦床上,令婦向拜,酌酒飲食」,一面絮絮叨叨地說:「天下諸侯對我羨慕嫉妒恨,不就是因我除掉了國賊董卓嗎?他們生怕比不過我,都不容我,只有你收留我,所以劉老弟,你是厚道人!」

劉備雖當時沒啥表示,但心里卻這個膈應:你呂布瞎扯啥犢子?我咋成了你的老弟了,你應該叫我主公才對!(出自《資治通鑒》)

除了呂布外,還有一位比呂布更另類的英雄,此人便是禰衡!在《三國演義》中,共出現過五次經典嘴炮大戰。諸葛亮占了兩次,分別是舌戰群儒和罵倒王朗。結果卻是諸葛亮成為了「三國第一嘴炮大師」,各種贊美就沒停過。

張飛占一次,當陽橋一嗓子喝退曹操百萬兵,簡單粗暴得讓人無限崇拜:這才是真的猛將,張三爺,請收下某的膝蓋。

禰衡也占兩次,第一次是罵遍曹操手下,說荀彧適合「吊喪問疾」,譏諷夏侯惇是「完體將軍」,最終結論是,你曹操手下都是一群「衣架、飯囊、酒桶、肉袋耳」。氣得張遼都拔劍想除掉他。

第二次便是擊鼓罵曹。哪料如此生猛的禰衡,卻被稱為「三國第一噴子」,這是為何?就一條原因,諸葛亮和張飛,嘴炮再離譜,再夸張,卻都以各自實力為依托。也就是說,諸葛亮和張飛,都取得了公認的成就,屬于三國大神級別,自然越離譜越夸張,人們就越津津樂道,這是對其實力和成就的尊重!

可禰衡卻只有口水,因為隨后他便被曹操送給了劉表,可禰衡又開罵!劉表也選擇忍了他,反手就把他交給了黃祖這位大老粗。禰衡還不知死,再罵黃祖,導致被除掉。

所以,禰衡由于沒取得功績,就更不要說上升為「成就」這個層次了,就只能是「口水」,也就是「噴子」。《三國演義》尊劉貶曹,把禰衡塑造成了「反曹英雄」。但在正史中,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二、三國第一狂人

據《三國志》載,禰衡很有才華,聽聞漢獻帝在許都后便來到這里,想「貨賣帝王家」。由于他跟孔融關系很好,孔融便把他推薦給了曹操。曹操自然要給孔融面子,表示見見禰衡,然后量才啟用。

禰衡非但不去,反而口出狂言。曹操啥人物,狂才見多了。便指定禰衡,聽聞你善于擊鼓,干脆給我來一段吧。意思就是先壓壓禰衡的狂氣,別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可禰衡卻裸衣擊鼓,把曹操給氣樂了:本想羞辱一下他,卻被他給玩了。

這事也把孔融氣壞了,找到禰衡吼:「你是干啥來了?我把你推薦給曹操又是為啥?哪有你這麼不懂事的!」

禰衡連忙表示錯了,想要去找曹公賠罪。曹操聽聞后大喜——有才之人哪個不狂?我曹操年輕時也狂得很。可哪料禰衡不但讓曹操空等半天,而且來到曹府后,還「 手持三尺棁杖,坐大營門,以杖捶地大罵」,等于又罵了曹操一回!

孔融氣得不搭理他了,曹操也被氣瘋,這才把他打發給劉表,然后劉表又送給黃祖,導致最終禰衡被黃祖所除。

所以正史中的禰衡,堪稱三國第一狂人!搞不懂他干啥呢,本來是想來到許都,謀個官職發揮才能,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曹操。而曹操也一而再的容忍,甚至在得知禰衡認錯時,還「 操喜,敕門者有客便通」。

意思就是,曹操非常高興,直接對門人下令:禰衡來了不得刁難,立馬請進來。潛臺詞就是,必須要尊重,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曹操對此也門清。可禰衡非但不進,反而還在曹操府門口,大罵曹操……看畢這段史料,筆者都心疼曹操。

就這樣三國第一狂人禰衡走了——走于公元198年,從此銷聲匿跡。而那些活著的三國英雄們,依舊為天下一統而奮斗,最終是司馬炎一統三國,開國西晉!

哪料司馬氏建立的西晉,非但沒有重回雄漢巔峰,反而一個「八王之亂」后,搞得九州涂炭,比三國還亂套,持續的時間更長久,直至大唐建立,但問題卻依然存在,這就是高句麗。

三、蘇定方30天滅百濟

公元660年,也就是禰衡走后463年,大唐戰神蘇定方,奉唐高宗李治之命,統兵征伐遼東。但這一次卻不是劍指高句麗,而是另一個國,這便是百濟國!

歷史好玩就好玩在,當時在朝鮮半島上,也恰好處于一個「三國時期」。分別是高句麗、新羅國和百濟國。其中的新羅國立國最早,但在唐朝時期卻是最弱的那個,高句麗是最強悍的。

于是高句麗和百濟國,取得了聯盟關系,想要滅掉新羅國。新羅國為了求生,便向大唐稱臣,求援大唐。在李治剛登基不久時,曾命蘇定方救援過一次(公元655年),只不過那次屬于試水。

但這一次卻是動了真格。須知此刻的蘇定方,剛替李治滅掉了西突厥,解除了大唐的后顧之憂,親統雄兵10萬,自城山(今山東省榮成)出發橫渡黃海,從西邊強攻。同時,新羅國的國王金春秋,也豪氣迸發,來了個「御駕親征」,自東面夾擊。

熊津江口,蘇定方剛一登岸,便遭遇了百濟主力的攻擊,這明顯是想趁唐軍立足未穩,打一個措手不及。那麼結果如何?沒意思到家了——百濟主力幾乎全軍覆滅。以至于被史書一筆帶過,隨后蘇定方水陸并進,直撲百濟國都。

百濟國的國王叫扶余義慈,哪里肯相信?幻覺,一定是幻覺,我們百濟立國六百年了,啥陣仗沒見識過,怎麼可能輸得這麼慘?于是押上老本,傾舉國之兵,再戰蘇定方。那麼結果又如何?史料載,斬首一萬余人。

百濟國王這回看得真真切切——這不公平,唐軍明顯都是「非人類」,所以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逃跑!于是國王帶著太子等人,一路向高句麗狂逃而去。而他的次子依舊不服氣,在國王逃跑后自立為國王,發誓:跟大唐拼啦!

但問題是,如今太子的兒子,還在城里呢,你當國王?我老爸咋辦,我們又算啥?于是垂下一根繩子,帶頭從城墻上爬下,向蘇定方投降。其余守城兵士一看,還有這麼玩的?走著!

城下的蘇定方都看懵了,打了一輩子仗,第一次看到這麼壯觀景象——敵方城墻上爬滿了士兵,落地者大喊著投降,飛奔而來……僅兩戰,用時30天,百濟國就等于被滅了,只差百濟國王未擒。

四、禰衡后人帶著國王來投降

那麼百濟國王被擒了嗎?當然,但說出來卻感到不可思議。據《舊唐書》載:蘇定方攻陷百濟京城不久后,百濟一位高官,名叫禰植,他便領著百濟國王扶余義慈,來向大唐投降!同時太子與百濟眾城主,也隨后奉表歸誠 。

也就是說,百濟國王在逃亡高句麗的途中,不知是被禰植說服,還是被強迫,改變主意向蘇定方投降了。從記載中分析,估計被強迫的可能性更大,否則不會把禰植放在這麼顯著的位置。

那麼這位禰植是誰?他便是禰衡的后代。

那是2010年,在西安地區發現了一座唐代的家族墓地,共有三座大墓。雖已經被盜過了,但通過墓志銘可以確定,三位墓主人分別叫:禰寔進、禰素士和禰仁秀,這是祖孫三代。

禰寔進的墓碑上,記載了他曾在百濟國當過「左平」,這屬于正一品,相當于宰相。

其孫禰仁秀的墓碑上,則記載著: 隋末有萊州刺史禰善者,蓋東漢平原處士之后也……乘桴竄海,遂至百濟國。王中其說,立為丞相,以國聽之。洎子寔進,世官象賢也。有唐受命,東討不庭。即引其王歸義于高宗皇帝,由是拜左威衛大將軍,封來遠郡開國公……

最關鍵的有兩條,其一,東漢平原處士是誰?正是禰衡!據《三國志》載:禰衡是平原郡般縣人。黃祖曾這樣評價他: 處士,此正得祖意,如祖腹中之所欲言也

也就是說,這祖孫三人,都是禰衡的后代。

其二,禰寔進跟禰植是同一個人嗎?答案是肯定的,墓碑上寫著呢,「 有唐受命,東討不庭。即引其王歸義于高宗皇帝」,這跟禰植的帶著百濟國王投降,是一回事!故而,史學家基本確定了,禰寔進便是禰植!

而且這種名字被改的事,史書上經常發生,比如尉遲恭的出土墓碑上,寫得很清楚: 公諱融,字敬德!也就說人家本來叫「尉遲融」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