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霍去病是怎樣的逆天存在?衛青在他面前也顯得黯淡無光

天空之城 2022/09/05 檢舉 我要評論

他十七歲一戰封侯,震徹寰宇, 十九歲一騎絕塵,列陣祁連山,打通河西走廊,拓展了大漢萬里河山,從此絲綢之路暢通。 二十一歲深入漠北,馬踏匈奴,迫使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達成了所有中國武將夢寐以求的最高榮譽,封狼居胥,使西漢所有的武將在其面前都顯得黯然失色,但卻英年早逝。此后,漢武帝幾乎傾全國之力為其送葬,還讓他陪葬茂陵。今天就讓我們按照時間的順序,一口氣看懂少年軍神霍去病的傳奇一生。

從公元前140年在平陽縣出生,至公元前117年因病早逝,霍去病終年僅二十三歲。雖然在歷史的舞台上他只表演了短短六年的時間,但卻留下了「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的豪言壯語,達成了中國武將歷史上的最高成就,成為了千百年來不朽的傳奇。漢武帝為其特設的最高封號「冠軍侯」更是演變成了如今第一名的代名詞。要想弄明白霍去病的一生,故事我們還得從頭說起。

霍去病的母親衛少兒和姨母衛子夫當時都是平陽侯府的歌女。衛少兒在與平陽縣的一個叫霍仲孺的小吏私通后,于公元前140年生下了霍去病。可不久之后,霍仲孺就因為當差的期限到了,和衛少兒失去了聯系。因此少年時的霍去病一直是個私生子,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直到后來成為了驃騎將軍之后才得以與父親相認。

霍去病出生一年之后,發生了一件改變他一生命運的大事。漢武帝劉徹在前往霸上祭祀先祖返回宮中的路上,順道來到了平陽侯府看望出嫁的大姐平陽公主。因為漢武帝和陳阿嬌結婚以后一直沒有子嗣,所以平陽公主便想挑選一些良家女子借機進獻給天子,然而漢武帝卻一個都沒有看上。等到吃飯的時候,侯府的歌女上堂獻唱,漢武帝一眼就看中了人群當中的衛子夫。就這樣,衛子夫在尚衣的軒車中得到了初幸,不久之后就被平陽公主送入了宮中。

漢武帝對衛子夫的寵愛那是一天勝過一天。十年之后,衛子夫被立為皇后,整個衛家也因此雞犬升天。作為皇后親外甥的霍去病自然也過上了上流社會的生活,這才有了他日后率軍出征的機會。得到了豐富資源的霍去病十分珍惜,加上他過人的天資,使得霍去病在少年時代就練就了一手好本領,十分擅長騎射。漢武帝愛屋及烏,想親自教授他孫子和吳起的兵法,但卻被霍去病以「顧方略何如耳,不至學古兵法」為由拒絕了。恐怕縱觀歷史,敢這麼跟漢武帝說話的,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

公元前123年,匈奴屢次侵犯大漢邊境,年僅十七歲的霍去病被漢武帝任命為剽姚校尉,跟隨大將軍衛青出擊匈奴。這個剽姚也就是勇猛勁疾的意思。漢武帝本想讓自己的外甥跟著自己的小舅子出去鍛煉鍛煉,可沒想到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霍去病,到了戰場上以后,硬是軟磨硬泡的向衛青要了八百名輕騎兵,繞道奔襲幾百里,直接抄了匈奴的老窩。

這一戰,霍去病斬敵兩千,還給匈奴單于的爺爺叔叔們一鍋端了。兩次功冠全軍以后,漢武帝為了褒獎霍去病,專門為他設立了一個爵位「冠軍侯」,位列所有列侯之上。這也是我們現在為什麼叫第一名為冠軍的由來。

兩年后,漢武帝又將十九歲的霍去病任命為驃騎將軍,先后分春,夏兩次攻勢出兵河西地區。在春季攻勢中,霍去病率領一萬驃騎兵出隴西,越過焉支山,六天奔襲一千多里,轉戰河西五國,最終在皋蘭山下與渾邪王部交戰,殲敵九千,連破匈奴五個部族,一舉擊破休屠王城,不僅差點俘虜了匈奴單于的兒子,還順手搶走了匈奴人的祭天小金人,匈奴被俘的高級官員更是不計其數。

在同年的夏季攻勢中,本來漢武帝是安排霍去病和公孫敖率軍分路進軍,可這個公孫敖卻迷了路,大軍遲遲未到。于是霍去病果斷突擊深入,越過小月氏,在祁連山下列陣,大敗匈奴,斬敵三萬,生擒匈奴五王,迫使匈奴渾邪王率四萬人降漢,而漢軍的戰損只有匈奴的十分之三。

此役之后,西漢的西北邊境幾乎再也沒有匈奴進犯,漢武帝在邊境戍守的士兵也減少了一半之多,不僅使全國百姓的徭役負擔得到減緩,還使大漢從此控制了河西走廊,打通了漢朝和西域的道路。匈奴為此悲歌道∶「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跟隨霍去病出征的普通校尉都被升任為了左庶長,封侯的也大有人在,可見霍去病此戰的功勞有多大。

公元前119年, 二十一歲的霍去病與舅舅衛青各率五萬大軍深入漠北,伺機與匈奴主力進行決戰。因為霍去病用兵靈活,善于長途奔襲,開展大迂回,大穿插的殲滅戰,所以在出征之前,霍去病精心挑選了一批戰斗素養極高的士兵,還大膽地啟用了匈奴人。

決戰開始,霍去病通過抓舌頭的方式獲知了匈奴單于的主力部隊此時正在衛青兵團的方向。于是霍去病果斷地率軍長驅直入,北進兩千多里,一舉擊潰了匈奴左賢王的主力。之后又乘勝追擊,一路打到了狼居胥山。

此戰,霍去病再次以一比三的戰損殲敵七萬,一血大漢近百年的屈辱。至此,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廷。有一天,皇帝將兩瓶御酒賜給了霍去病,他不愿一個人獨飲,就將酒灑在了河中,與將士們一同分享,而這條河也被稱為酒泉。

戰后,漢武帝為了表彰二人的卓越戰功,專門設置了大司馬,以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同為大司馬。從此以后,衛青的權勢逐漸減退,而霍去病日趨顯貴。

公元前117年,匈奴伊稚邪單于拒絕對漢稱臣,于是漢武帝決心徹底殲滅單于主力。然而,就在進行作戰準備的時候, 二十三歲的霍去病因長時間的勞累和處于艱苦的環境之中,英年早逝。漢武帝因此被迫暫時停止了對匈奴的作戰。

極其悲傷的漢武帝下令讓霍去病陪葬在茂陵,還將霍去病的墳墓修成了祁連山的模樣,以此來彰顯他力克匈奴的奇功。墓前皇家工匠雕刻的「馬踏匈奴」更是流傳至今。不僅如此,漢武帝還特意調遣了河西五郡的鐵甲軍,馬匹黑甲列成陣沿長安一直排到了霍去病的墓前。

霍去病的一生雖然短暫,但卻成為了千百年來武將爭相效仿的典范。少年得志,面對賞賜的豪宅,更是留下了一句流傳千古的豪言「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千年之后,又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位在大漠孤煙,黃沙漫漫當中一騎絕塵的不敗戰神?如果霍去病不是英年早逝,歷史的結果又會如何改寫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