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禪投降后寫了3字,司馬昭不敢動他,群臣不解,司馬昭:倒著讀

天空之城 2022/05/17 檢舉 我要評論

還記得國中時候背過那篇《出師表》嗎?那是諸葛亮在劉備去世時,寫給少主劉禪的。但是最終因為在劉禪手中,三國鼎立中的蜀漢政/權,還是敗給了曹魏政/權。

再加上后來宋朝的程朱理學講求的忠孝仁義,所以劉禪被世人起了一個「扶不起來的阿斗」的稱號。但是真實的史實中,劉禪真的是如人們想象的那般軟弱無能嗎?

在那個動蕩的年代,劉禪從少年時就跟隨父親劉備經歷了各種的戰爭與輾轉,他是真的被戰爭給嚇壞了嗎?

在劉備去世后,到蜀漢無力反抗,劉禪在位的40多年間,是整個三國時期三方政/權中執政時間最長的一位皇帝,他真的是癡傻的昏君嗎?真的像傳說中那樣的庸碌無能嗎?

「慫人」其實不慫,甚至天資聰穎

其實不然,這位劉備的繼承人,是一個天資聰慧,并且在今天看來有大智慧的領導者。劉禪作為劉備的兒子,還是由妾室甘夫人所生的兒子,其實在古代那個講求出身、血脈姻親的年代,他并沒有占到任何的先機。

在劉禪小的時候,因為整個時局的動蕩,導致他與父親曾經兩次分散,遭遇這一切的劉禪,還只是個需要用包裹抱著的幼兒。

這個事,就是著名的趙云救幼主的故事。公元208年,曹操舉兵南征,一路打到了荊州,劉備回防不足,只能帶著百姓一起渡江。但是由于百姓畢竟不是戰士,整個隊伍的速度以及管理很是困難。

曹操的兵馬很快就追了上來,在當陽長板劉備遭遇了大敗。為了救年幼的劉禪和她的生母甘夫人,趙云一路親自抱著劉禪不敢松手,最終沖出了重圍,將劉禪交到劉備的手中。

在赤壁之戰后,劉備為了與孫權的聯盟更加牢靠,將孫權的妹妹娶回來成為了劉備的正室。但是劉備率軍去攻打益州時,劉備將所有家人都留在了荊州的主賬之中。此時稍微長大一些的劉禪,已經展露出他的幾分聰慧。

趁著劉備出門打仗,孫權將自己的妹妹接回了江東,孫夫人對劉禪動了歪心思,想要將劉禪一同帶到江東,讓劉禪作為人質以此來威脅劉備,萬幸的是孫夫人的不軌之心被趙云和張飛給識破,及時阻攔將劉禪從孫夫人手中奪了回來。

這樣一位庶子,劉備卻將其當做繼承人來培養,除了因為劉備子嗣薄弱以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劉禪的本身的天資聰慧。甚至,看好劉禪天資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被人稱為「半仙」的諸葛亮。

在《三國志》有這樣的記載:「射君到,說丞相嘆卿智量,甚大增修,過于所望,能如此,吾復何憂!」劉備因此對劉禪的交待更加上心了。

在劉備去世后,諸葛亮作為托孤重臣,能夠嘔心瀝血,給幼主留下《出師表》這樣一篇千古絕唱。也就有了諸葛亮寫《出師表》中的那句:「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此時,劉備的離世,似乎打破了這天下三分暫時穩定的局面,諸葛亮不得不帶領著一眾兵馬去出征。但是剛上任的幼主,畢竟年少,還有許多讓他不放心的地方。

這篇《出師表》,不光是一位謀臣給主君的建議,更是出于一位長輩對晚輩的愛護留下的。好在虎父無犬子,劉禪自己的才華或許不夠出眾,但是他貴在有自知之明,他充分繼承劉備作為領導人的才能。

而他的這份才能也得到了后人的認可,有這樣的評價:「年方十八,天資任敏,愛德下士」。

從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劉禪,學律法跟的是和諸葛亮一起編撰《蜀科》的伊籍,用的書是最經典的《左傳》,課外讀物《申》、《韓》等書,甚至是諸葛亮親自給他抄寫的。

而劉備給劉禪的閱讀書目中都是那些為君之道的著作,想要讀懂這些書如果沒點基本功,可能根本連書里寫的字面意思都不知道的。

「庸人」不庸,甚至大智若愚

劉禪在這樣的精英教育之下,德智體美勞得到了全方位的發展,而這也讓他清楚地認識自己,并且能夠做到真正為民著想,以求努力的做出一番事業。

此后的劉禪秉持著用人不疑,知人善任的領導本能,將整個蜀國建立得國富兵強。后人或許會說,劉禪能夠在位40年,是因為有諸葛亮、蔣琬、費祎、董允等能臣賢相的存在。

其實這反而更加凸顯了劉禪作為帝王領導者的才能。作為伯樂,你不需要有百里馬那樣出眾的才能,但是你要有能夠將百里馬才能發揮到極致的任用的領導之才。

劉禪恰恰就是將這份領導才能發揮到極致的一位帝王,他奉行的是君主無為,臣道有為的政/治模式。

他也十分清楚,只有國家的相對穩定才能讓國家土地上的人民得到相對安穩的生活,只有百姓能夠生活了,這個國家才能生生不息的繁榮起來,才能慢慢的走下去。

所以劉禪將整個蜀國發展壯大成也在此,敗也在此了。劉禪的上而無為以任其下的治理方式,就有了諸葛亮「東聯孫權,北抗曹操,西取益州,積蓄力量,伺機統一天下」的總策略。

此后,就有了諸葛亮五出祁山、姜維的數次北伐的出征,但是畢竟蜀國只是居于川蜀地區的割據政/權,他的整個國家經濟實力還是受到限制的,一次又一次的戰爭,將整個國家的家底幾乎消耗殆盡。

在曹魏景耀六年(公元263年),司馬昭派三路大軍進攻蜀漢并奇襲成都時,劉禪最后做出來帶領眾臣前往鄧艾大營中投降避免了蜀地的生靈涂炭。對于投降的劉禪君臣,司馬昭也不敢大意,畢竟他也怕劉禪手下的蜀漢大將卷土重來。

但是司馬昭也不能像對待俘虜那樣,將劉禪帶領的降兵降將一干人等全部除掉,那樣會招受到來自各方的千古罵名的。

所以,司馬昭在劉禪的位于洛陽的居所中安插了無數的眼線,以此來掌握劉禪的舉動。畢竟劉禪是接受過精英教育的帝王,這些伎倆他比司馬昭這種武將更是明白得多。

所以劉禪在自己的居所外豎起來一塊牌匾,表面上只是為自己的住所起了一個名字叫「中山寨」,實際上是在告訴司馬昭他居于此處的一種心境「在山中」。

這也就是為何后來有無數魏國大臣出于諂媚或者出于憂慮等原因,讓司馬昭將劉禪除掉時,司馬昭卻能夠力排眾議的留著劉禪的原因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