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心中有數:張飛在漢川繞開夏侯淵去打張郃,還真不是怕老丈人

天空之城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劉備與曹操爭奪漢中,從建安二十二年開打,直到建安二十四年曹操撤退,這場仗足足打了兩年。關羽因為鎮守漢中而沒有參戰,劉備麾下的黃忠、趙云都立下了赫赫戰功,馬超只參加了下辨之戰,結果是以失敗告終。

劉備集團大將中表現最令人費解的是張飛張翼德:他跟馬超在下辨之戰敗給曹洪曹休之后,又在宕渠、蒙頭、蕩石一線與夏侯淵、張郃對峙(曹操破張魯,留夏侯淵、張郃守漢川),在五十多天的戰斗中,張飛放著曹軍主將夏侯淵不打,只揪住張郃爆錘,最后把張郃打得「棄馬緣山,獨與麾下十余人從間道退」。

復盤漢川之戰,有人認為張飛在漢川只打張郃不打夏侯淵,是害怕跟老丈人打架之后回家跪搓板,諸葛亮當時留守成都,并不知道詳細戰況,當劉備肯定心知肚明:張飛這樣選擇殲滅對象,絕不是害怕老丈人,這位有勇有謀的大將專啃硬骨頭,干掉張郃比擊敗夏侯淵更有意義。

夏侯淵是張飛的老丈人,這件事絕大多數人都知道,夏侯淵的傳記中也寫得很清楚: 「時兗、豫大亂,淵以饑乏,棄其幼子,而活亡弟孤女……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為張飛所得。飛知其良家女,遂以為妻,產息女,為劉禪皇后。」

夏侯淵既是張飛正妻的伯父,也是她的養父。夏侯姑娘能活到嫁給張飛,夏侯淵付出了自己兒子這個的沉重代價,這一恩情,比天高,比海深。

張飛迎娶夏侯姑娘,有沒有得到夏侯惇夏侯淵的首肯,史料中沒有記載,但是這門親戚,顯然雙方都是認可的。

夏侯淵的兒子夏侯霸被司馬家族打壓得眼看就要沒命,他第一時間跑到西川去投靠外甥女,外甥女婿劉禪以很會說話: 「淵之初亡,飛妻請而葬之。及霸入蜀,禪與相見,釋之曰:‘卿父自遇害于行間耳,非我先人之手刃也。’指其兒子以示之曰:‘此夏侯氏之甥也。’厚加爵寵。」

劉禪說的「先人」,既包括父親劉備,也包括岳父張飛,而且極有可能是專指張飛,劉禪舊事重提,也是在提醒娘舅夏侯霸:當初我老丈人避開了他老丈人,是黃忠那老卒不開眼下了毒手,他家現在已經沒人了,這篇兒就翻過去吧!

幸虧張飛當年沒有對夏侯淵痛下狠手,如果妙才先生真是倒在張飛長矛之下,劉禪見了夏侯霸可就要很尷尬了。但是張飛當年不打夏侯淵,還真不是出于私人感情而罔顧大局,他這麼打,也是符合劉備意愿的。

這里要強調一點:諸葛亮并沒有參加漢中之戰,他的任務是留守成都「足兵足食」,也就是搞好兵源和物資的輸送,真正在前線擔任參謀總長的是法正法孝直。

如果諸葛亮在前線,肯定會對張飛繞過夏侯淵去打張郃有些不理解: 「飛率精卒萬余人,從他道邀郃軍交戰,山道迮狹,前后不得相救,飛遂破郃。」

張飛另辟蹊徑,放著故道不走而走他道,確實是為了避開夏侯淵,這就叫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撅斷張郃這個大拇指,夏侯淵就再也攥不成拳頭了。

據《三國志》記載,在劉備和諸葛亮眼里,張郃都是比夏侯淵更難纏的對手: 「淵雖為都督,劉備憚郃而易淵。郃識變數,善處營陣,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

張飛辭世后,張郃確實表現得很囂張,諸葛亮初出祁山,就是被張郃擊退的——當時諸葛亮玩了一把田忌賽馬:親帥大軍出街亭對戰張郃帶領的偏師,趙云鄧芝帶領少數部隊充當疑兵牽制曹真主力,結果是漢軍(劉備諸葛亮從未自稱為「蜀」)主力被魏軍偏師擊潰,趙云的疑兵被曹真識破,兩線皆潰。

張郃后來囂張到連諸葛亮都不放在眼里了: 「諸葛亮復出,急攻陳倉,帝驛馬召郃到京都。因問郃曰:‘遲將軍到,亮得無已得陳倉乎!’郃知亮縣(懸)軍無谷,不能久攻,對曰:‘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計亮糧不至十日。’郃晨夜進至南鄭,亮退。」

劉備一向以知人善任著稱,他可能是在漢中之戰時就已經發現張郃是個潛在的威脅,所以他跟張飛一樣,也是專打張郃而不打夏侯淵,陣斬夏侯淵,對劉備來說只是摟草打兔子: 「建安二十三年,劉備軍陽平關,淵率諸將拒之,相守連年。二十四年正月,備夜燒圍鹿角。淵使張郃護東圍,自將輕兵護南圍。備挑郃戰,郃軍不利。淵分所將兵半助郃,為備所襲,淵遂戰倒。」

夏侯淵之4換來張郃之生,劉備十分遺憾,說了一句讓黃忠很沒面子的話: 「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

劉備這句話似乎應該這樣翻譯:干掉張郃才能消除心腹大患,殺夏侯淵頂個鳥用?

劉備這話漢傷人:夏侯淵是曹操任命的征西將軍、漢中主帥,張郃只不過是夏侯淵手下一個蕩寇將軍,黃忠拼命才陣斬夏侯淵,怎麼卻被劉備帶著藐視意味的一句話抹掉了?

夏侯淵是怎麼沒的,在《三國志》中居然出現了三種不同的說法,除了大家比較熟悉的定軍山(《關張馬黃趙傳》的說法),還有馳援張郃時中埋伏(《諸夏侯曹傳》記載),第三種說法見于《張樂于張徐傳》: 「備以精卒萬余,分為十部,夜急攻郃。郃率親兵搏戰,備不能克。其后備于走馬谷燒都圍,淵救火,從他道與備相遇,交戰,短兵接刃。淵遂沒,郃還陽平。」

據《晉書·卷八十二·列傳第五十二》記載,陳壽寫《三國志》,誰給的錢多就替誰說好話,給誰做傳都是只記其功不記其過,只揚其長而不揭其短,但是對諸葛亮除外: 「壽父為馬謖參軍,謖為諸葛亮所誅,壽父亦坐被髡,諸葛瞻又輕壽。壽為亮立傳,謂亮將略非長,無應敵之才,言瞻惟工書,名過其實。議者以此少(輕視,看不起) 之。

不管怎麼說,都是夏侯淵陣亡而張郃逃掉了。對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來說,逃跑技能比除敵本領還重要。張郃百戰余生,就是因為他比夏侯淵還知道啥時候該打、啥時候該跑。

張郃兩次從劉備和張飛的手下逃生,可見其綜合能力,還在夏侯淵之上,劉備和張飛都把他當作首選的消滅目標,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由此可見,張飛繞過夏侯淵去打張郃,還真未必是顧忌妻子的感受。

劉備在冊封張飛為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西鄉侯的時候有過這樣的贊語: 「以君忠毅,侔蹤召虎,名宣遐邇,故特顯命,高墉進爵,兼司于京。」

在劉備眼里,張飛絕不是因私廢公之人,別說夏侯淵只是張飛的丈人行,就是親岳父,兩軍陣前也會「舉目無親」。

張飛打張郃不打夏侯淵,是專打精銳、啃硬骨頭,劉備對此十分理解,諸葛亮遠在成都當然毫不知情,讀者諸君熟讀三國史料,應該能給此事下一個最終定論:張飛避開夏侯淵專打張郃,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如果張飛和夏侯淵兩軍對壘,雙方有沒有勇氣下死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