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是錯的?化石研究顯示:第一批冒險登陸的魚,又回到了水中

天空之城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雖然不可思議,但是,早在達爾文的進化論中,就曾經提到過人類是起源于某種水生動物。當然,進化是一個非常漫長又隨機的過程,過往的化石研究來看,從第一批冒險爬上陸地的硬骨魚,到人類的出現,可是足足用了近3.7億年的時間。

然而,看起來陸生動物的進化史,逐漸被梳理清晰,進化論看起來沒有錯誤,但是,伴隨著新化石的發現,來自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科研團隊卻發現,第一批登陸的硬骨魚,它們并不是原始四足動物的祖先。那麼,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進化論錯了?新化石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2020年3月,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科研團隊,獲得了一塊新的原始魚類化石,它是一支探險隊在加拿大的北極圈探險時,無意中發信的。

通過對這塊化石的CT掃描,研究者們發現,在化石里,竟然包裹著一個非常完整的魚鰭,并且可以看到它上面的鱗片,以及它的頜骨碎片。

伴隨著研究的深入,科學家們更發現它似乎處于一個全新的進化階段,一些身體的結構,讓它看起來和此前在加拿大發現的「提克塔利克魚」很像,只不過,研究認為,提克塔利克魚最終留在了陸地上,但是,這種新發現的原始魚類,卻更像是提克塔利克魚的近親。

研究者們將這個古老的新物種,取名為Qikiqtania wakei,它的個頭不大,整體也僅為2.5厘米長,要知道,和它同期的「提克塔利克魚」,化石復原來看,體長可是足有2.5米。

研究發現,Qikiqtania wakei曾經去過陸地,它們獨特的骨骼顯示,他曾經在陸地上行走,但是,卻因為一些原因,它沒有走得更遠,而是在陸地上短暫生活了一陣后,就又返回到了海洋中。

這個發現也讓研究者認識到,第一批冒險登陸的魚類,它們也并不都是「勇敢主義者」,它們原本也可以像「提克塔利克魚」一樣,在陸地上開創新的世界,可是,在即將成功的時候,它們卻放棄了。

不過,這個發現并不意味著進化論就是錯誤的,因為在地球生命進化的過程中,本身就是有著很多的不確定性,舉個簡單的例子,人類祖先和黑猩猩的祖先,就曾經是來自于同一個祖先,但是在后來的進化選擇上,黑猩猩的祖先卻沒有邁出勇敢的那一步,這也決定了它們只能是動物,而人類卻成為了智慧生命。

那麼,「提克塔利克魚」又是如何用3億多年的時間,從魚變成人的?

「提克塔利克魚」生活在距今3.75億年前,嚴格來說,它已經處于原始魚類到原始兩棲動物的過渡階段,因為它不僅可以在水中生活,也可以在陸地上短暫停留,并且伴隨著它在陸地上的時間越來越長,它們的四肢也開始不斷進化,不斷擁有早期四足動物的特征。

至于是什麼,讓「提克塔利克魚」爬上了陸地,研究認為,是與泥盆紀地球氣候變化,再加上志留紀開始的造山運動,導致地球陸地面積不斷擴大,一些生活在淺水區的魚類,為了活下去,被迫進化出「新技能」有關。

簡單來說,就是只有強迫上岸謀生,它們才不會被自然法則淘汰,所以,經過了千萬年的演化,「提克塔利克魚」才變成了兩棲動物,之后,兩棲動物又變成了爬行動物,在這之后,陸地上的生物,就開始了飛速進化。

因為從三疊紀開始,早期爬行動物就開始變成了恐龍、翼龍和哺乳動物,其中哺乳動物大家都知道,可以看作是人類的祖先,畢竟即使人類是地球上唯一的智慧生命,但仍然是屬于哺乳動物的范疇。

只不過,從三疊紀到白堊紀,早期哺乳動物一直都被壓制,畢竟那個時候的哺乳動物,也才不過老鼠大小,和地球上龐大的恐龍家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然而,6600萬年前的一場生命大滅絕,卻突然讓恐龍成為了歷史,一下子,地球生態圈空出來了很多的位置,繼續新物種來「查缺補位」,于是,哺乳動物和鳥類,就迅速成為了地球上新的統治者,進化速度越來越快,新物種也不斷誕生。

拿哺乳動物來說,僅用了1000萬年的時間,就進化出了最原始的靈長類動物,自然,它們的出現也就意味著,人類有機會誕生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