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湯滅夏這麼大功績,為何甲骨文沒記載?考古揭示夏朝本不叫夏

天空之城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中國是一個重視歷史的國家。每當改朝換代之后,新王朝都會第一時間修史,將前朝所發生的事一一著述,稱為官修史書。而官修史書中,最重要的莫過于改朝換代的功績。

商朝年代久遠,沒有專門纂修的史書,商人用來占卜、夸耀功德的甲骨便成了他們的史書。 但是在甲骨之中,卻沒有發現商湯滅夏的記載。商朝人為何不記載這樣的豐功偉績?這其中有何秘辛?

一、甲骨文的出土

在國際學術界,商朝的歷史是否真實存在一直是一個謎團。雖然典籍中有對商朝的記載,但是頗為零散,語焉不詳,還帶有許多神話色彩,讓人難以辨其真偽。

直到清朝光緒年間,清朝金石學家者王懿榮驚奇地發現藥用的龍骨上刻有文字,這才促成了甲骨文的問世,讓神秘的商代歷史展現在我們眼前。

甲骨文是殷商時期流傳的文字,篆刻于龜甲或者獸骨之上,所以被稱為甲骨文。其主要內容是從盤庚到商紂王時期二百七十余年間,商人的占卜與祭祀鬼神之事。

這些甲骨又可以細分為四種:第一種是記事刻辭,由卜官在邊緣標記,記錄甲骨的來源和使用情況。第二種是兆序,使用點燃的紫荊木灼燒甲骨,觀察甲骨上的裂紋,推算事情的吉兇。第三種卜辭,記錄占卜活動與占卜結果。第四種是日歷,以天干和地支搭配,記錄時間。

從甲骨文被發現至今,中國已經出土了十五萬余片甲骨,記載了大約四千五百個單字,已被破譯的文字有兩千多個。 這些被破譯的部分甲骨中記載了商代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風俗等各個方面的內容,可令人疑惑的是,其中卻沒有記載商湯滅夏的戰爭。

二、鳴條之戰

在《尚書》、《竹書紀年》、《史記》等典籍中,都有關于商湯滅夏之戰的記載。

夏朝末年,君主夏桀荒淫無道,橫征暴斂,對人民實行殘暴的統治。夏桀的臣子關龍逢體察民意,勸說夏桀減少賦稅,體恤百姓。

結果夏桀不但不聽,還將關龍逢除掉。然后得意洋洋地自比為太陽,說自己的統治就如同太陽一樣,永遠都不會被消滅。

百姓們聽到后咬牙切齒地說: 「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我們寧愿跟妳這個「太陽」同歸于盡。

于此同時,黃河下游的商部落畜牧業發達,人民生活富足。而首領成湯十分賢德,又有賢相伊尹的輔佐,將商部落治理得井井有條。

隨著商的經濟穩步發展,而夏朝愈發喪失民心,成湯開始策劃滅亡夏朝的行動。 他首先不拘出身,任用賢才,派兵消滅了昆吾、葛、韋等夏朝屬國,經過十一次征戰,終于無敵于天下。

可是此時夏朝還是天下的共主,夏桀可以調用九夷之兵拱衛王都,所以成湯選擇繼續稱臣蟄伏。直到夏桀瘋狂屠殺重臣,導致眾叛親離,九夷不再聽其號令之時,成湯才進行誓師活動,起兵攻打夏朝。

成湯的軍隊趁著夏朝不備,直取夏都。面對來勢洶洶的商軍,夏桀只能出宮,親自帶領軍隊在鳴條一帶與成湯展開決戰。由于成湯得到了人民的支持,而且軍隊紀律嚴明,戰略得當,所以很快就俘虜了夏桀,滅亡了夏朝。

公元前1600年左右,成湯在西亳舉行了「景亳之命」大會,獲得了三千諸侯王的擁護,成為天下共主,正式建立了商朝。

這樣偉大的戰役何以不見于甲骨?學者們迅速展開調查。

三、夏的別稱

首先,在已被破譯的兩千甲骨文字中,并沒有「夏」這個字。正如商朝定都于殷,后世多以殷商稱之,于是學者們懷疑,夏是否也有其他的別稱?

果然在一番查找之后,一個在甲骨文中頻繁出現的詞——「西邑」開始走進學者的視野。

「西邑」這個詞在中國最早的典籍《尚書》中也曾被多次提及。

在通行本的《尚書·商書》中就記載: 「惟尹躬先見于西邑夏……」

我伊尹也曾住在西邊夏朝的都城里…… 從這一句話中,就可以推測出西邑的確是夏朝的別稱。

不過《尚書》的真偽之說仍然是學界的一大謎團,很多人認為現在通行的《尚書》后人偽造,所以這個證據的說服力不足。

好在2008年,清華大學修復并勘認了一批戰國竹簡,其內容被認定為真本《尚書》。

在《尹誥》篇中有一條: 「尹念天之敗西邑夏。」伊尹感知到上天將會毀壞夏朝,也就是說夏朝自絕于天下。在《尹至》篇中也記載著 「自西翦西邑,戡其有夏。」成湯的軍隊從西邊攻打夏朝,打敗夏朝的軍隊。

至此我們可以確定,甲骨文中屢次出現的西邑,指的就是夏朝。何以夏朝會被稱為西邑呢?學者表示,可能是因為夏朝地處西方,它的都城又叫做安邑,所以便以西邑作為其代稱。《禮記正義》中也記載: 「夏之邑在亳西。」可以互為印證。

搞清楚西邑的含義,我們就能對甲骨文中出現的西邑進行解讀了。到現在為止,被解讀出來的帶有西邑的甲骨有如下幾條:「貞:于西邑」、「西邑害」、「貞:燎于西邑」、「丁巳告于西邑」等,其主要內容都是在西邑進行祭祀。這說明在夏朝滅亡之后,商人還經常前往西邑,祭祀夏人的亡魂,祈求他們不要降禍于自己。

祭拜戰敗的敵人這種事,在后世可能很少人做,但對于崇尚鬼神之說、重視祭祀之道的商朝人來說,只能說是日常操作。

考古學家和歷史學者們在甲骨中苦苦找尋夏朝的蹤跡,卻不知「夏」近在眼前。

結語

除了「西邑」之外,夏朝還有一個別稱,那就是「禹」,《詩經·商頌》中記載: 「昔有成湯……設都于禹之績。」可見不同于商朝人以地名西邑指代夏朝,周朝人習慣用夏朝創始人大禹的名字來稱呼夏朝。

但無論是「夏朝」、「西邑」、還是「禹」,都只是一個稱呼而已。 在考古文物與歷史典籍的雙重印證下,夏朝的存在早已得到了確認。等到將來出土更多的證據,更為完整的夏朝歷史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