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玩伴見朱元璋,一個封官,一個被除,朱元璋:少拿我當土包子

天空之城 2022/06/04 檢舉 我要評論

朱元璋是中國封建大一統王朝里起點最低的一位皇帝,他放過牛、當過和尚、討過飯、參加過義軍,酸甜苦辣的人生,他挨個嘗了個遍。

及至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力挫群雄,歷經長達15年的戎馬生涯后,終于如愿以償登上了萬人矚目的皇帝寶座。

可以說朱元璋的起家班底基本上都以兒時伙伴徐達、湯和、周德興等人為中堅力量,沒有他們最初的鼎力相助,也就無法成就后來滌蕩胡元的一代赫赫雄主。

因此朱元璋也足以算得上是中國古代封建大一統王朝里最接地氣的皇帝了,他出身地微末;兒時伙伴的幫襯和浴血奮斗的人生簡歷,無形中給這位帝王記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位草根出身的皇帝,在他當了皇帝后,卻將前來投奔的小伙伴除掉。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朱元璋除掉兒時伙伴的事跡,出自民間傳說《放牛倌巧語得封》。

這則故事說的是朱元璋當了皇帝之后,他的一個兒時玩伴前來求見,一進大殿就大禮下拜,高呼:

「我主萬歲,當年微臣隨駕掃蕩廬州府,打破罐州城。湯元帥在逃,拿住豆將軍,紅孩子當兵,多虧蔡將軍」。

朱元璋聽完依稀回憶起當年落魄潦倒的情形,又見今日來之不易的九五之尊,不禁心生無限感慨,興之所至便重重地對這位前來求取好處的小伙伴予以封賞。

消息不脛而走后,另外一位曾跟隨朱元璋玩耍的兒時小伙伴聽說后,也前來應天向朱元璋賀喜,想如法炮制博得個一官半職。

在金殿上這位小伙伴見到朱元璋時,他激動萬分地說道:

「萬歲,你不記得嗎?那時候咱倆都給人放牛,有一次,我們在蘆葦蕩里,把偷來的豆子放在瓦罐里煮著吃,還沒等煮熟,大家就搶著吃,把罐子都打破了,撒下一地的豆子,湯也潑在泥地里,你只顧從地下抓豆子吃,結果把紅草根卡在喉嚨里,還是我的主意,叫你用一把青菜吞下,才把那紅草根帶進肚子里」。

然而,還沒等小伙伴說完,朱元璋就命人把他拖出去砍了。

同樣的一件事情,朱元璋的兩位兒時小伙伴的說辭卻有著天壤之別。

前者說的委婉、霸氣、抽象而又不偏離客觀事實,拍個馬屁沒有顯山露水的痕跡,可謂功夫一流的拍馬屁水平。

而后者雖然實事求是地講出了當年與朱元璋患難時的情形,但卻太過于直白、露骨,讓朱元璋在眾目睽睽的朝堂里顏面盡失,最終被朱元璋拖走處決。

表面上看來,朱元璋的這位兒時伙伴,是由于口不擇言,讓朱元璋丟了面子,從而招惹上殺身之禍,然而,真實的情況只是「面子」的問題嗎?難道「泥腿子」出身的朱元璋害怕曾經的小伙伴揭他的老底嗎?

古代大凡開國皇帝登基即位,大抵會給自己找一位赫赫有名的先祖,或是編個帶有濃厚封建色彩的迷信故事,以印證「革命無罪,造反有理」順天應人的君權神授觀念來愚弄黎民。

比如說,漢高祖劉邦起事前,太史公司馬遷在《史記》中給他整出了個「提七尺長劍斬白蛇」的故事;唐高祖李淵非得生硬的將道家學派的鼻祖李耳認作自己的祖宗。

其實,古代開國皇帝熱衷于這種搞法,主要是為了給自己從事的造反事業尋找到合適的法理依據,而登基即位后又以史料的形式將這些「自帶光環」的效果記錄在冊,則是為了更進一步鞏固統治地位的需要。

也就是說,拋棄原有的真實發家經歷,卻杜撰出更有利于自己的創業的「海市蜃樓」,歷來為皇帝專業戶的不二法門。

然而,我們會發現朱元璋當皇帝后,并沒有急于篡改出身的卑微,給自己帶上一頂「自帶光環」的帽子,甚至當有大臣向朱元璋抬出朱熹認作祖先時,被朱元璋一口回絕。

朱元璋擲地有聲的回應道:「本宗朱氏出自金陵之句容,地名朱巷,有通德鄉。上世以來,服勤農桑」(《朱氏世德碑記》)。

而另據朱元璋北伐時在《諭中原檄》中寫道:「予本淮右布衣,因天下大亂為眾所推,率師渡江居金陵形勢之地,得長江天塹之險,今十有三年。」

甚至在朱元璋4前親自撰筆的 《御制皇陵碑》的碑文中,更為直白、露骨的寫道:「昔我父皇,寓居是方,農業艱辛,朝夕旁徨,俄爾天災流行,眷屬罹殃:皇考終于六十有四,皇妣五十有九而亡,孟兄先4,合家守喪。

田主德不我顧,呼叱昂昂,既不與地,鄰里惆悵。忽伊兄之慷慨,惠此黃壤,殯無棺槨,被體惡裳,浮掩三尺,奠何肴漿。

既葬之后,家道惶惶,仲兄少弱,生計不張,孟嫂攜幼,東歸故鄉。值天無雨,遺蝗騰翔,里人缺食,草木為糧」。

因此,從這些文史資料上來分析,朱元璋不是那種因「好面子」,而不顧往昔情分除掉兒時小伙伴的「暴君」。

那朱元璋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非得除掉那個不會「拍馬屁」的兒時小伙伴呢?那位臨4都不知道所犯何事的小伙伴到底觸犯了朱元璋的什麼忌諱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朱元璋除掉的那個兒時小伙伴并不是單純地讓朱元璋在朝堂上顏面盡失,最深刻的原因是觸犯了歷來帝王的一道禁忌----「天子威嚴」。

對于「天子威嚴」這件事,漢高祖劉邦最有發言權。

劉邦由區區一介亭長登基為九五之尊的皇帝,本來以為就此能夠實現當年的那句「大丈夫生當如此」的豪言壯語,取得秦始皇出巡時的那般煊赫威勢。

然而,不久在一次宮廷聚會上,劉邦看到跟隨自己立下赫赫功勞的大臣們,酗酒狂呼、拔尖擊柱的乖張舉動后,劉邦心生厭惡。

史載:「群臣飲酒爭功,醉或妄呼,拔劍擊柱,高帝患之。叔孫通知上益厭之也」(《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

劉邦的起底班子也是當年曾經的豐、沛兄弟,當劉邦做了皇帝后,那些往昔的兄弟們不知劉邦的身份已經發生變化,居然還在劉邦眼前肆意妄為,完全沒把劉邦當皇帝看待,這就引起了劉邦極度的心理失衡。

同理,除掉的那位兒時小伙伴也是沒有把朱元璋當外人,內心更是沒有心存敬畏,索性耍起了兒時講話的老一套,跟皇帝朱元璋以稱兄道弟的口吻說話,其悲劇性結果可想而知了。

故此,朱元璋除掉兒時的小伙伴并非完全出于「面子問題」,更深刻的原因還是在于那個小伙伴直白、露骨的話語,觸犯了朱元璋的「天子威嚴」,最終導致了他的身首異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