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宮有幅怪畫,把老虎畫成「病貓」,放大10倍后才看出其中奧秘

天空之城 2022/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截止到2021年,台北故宮的收藏品已經達到了將近70萬件,不僅其中的種類十分豐富,還有很多珍品,例如《四庫全書》、《永樂大典》等皆有收藏,但在台北故宮當中,最受人關注的無疑是一副叫做《蜂虎圖》的作品,為何這幅作品會受人關注呢?

因為在這幅畫中,老虎一改往日威武霸氣的形象,就像一只病貓一樣瘦骨嶙峋、低聲下氣,雙眼飽含委屈與無奈,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受氣包。

老虎的這種繪畫形象在中國所有古代作品當中只此一份,如果不是正規渠道收藏,很多人都要懷疑它的真實性,為何這幅作品中的老虎會出現這種形象呢?

一開始,有很多學者都在調查原因,但一直毫無頭緒,再加上保存不當,這幅畫上有多處破損和霉斑,真相一直沒有被揭開,直到現代文物修復技術提升,將其放大10倍后,才破解了這個謎題。

原來在畫面的右上角,曾經一直被認為是霉斑的地方,經過修復后竟然是一只馬蜂,馬蜂這種昆蟲十分奇特,即使是老虎面對他也無可奈何,可見這幅畫是非常還原的。

但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中國的畫作很少以「寫實」為主,那麼這幅畫的背后究竟有什麼寓意呢,這就要從畫的作者華喦開始說起了。

落魄的畫師

華喦雖然在歷史中名氣不大,但是在書畫界,沒有人可以忽略他的威名,因為他是揚州八怪之一,他的花鳥堪稱一絕,很多國家的博物館都收藏者他的作品,不過華喦雖然后世留名,但他的生活卻酷似梵高,在他活著的時候,飽受生活的折磨。

華喦的家境并不好,從小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生活,雖然他早早地開始學習讀書寫字,也展現出了自己的天賦,可奈何時運不濟,在父親早亡之后,他不得不離開學堂,子承父業,成為了一名造紙工人。

不過華喦并沒有放棄自己,借著工作的間隙,經常去畫畫,也漸漸地有了一些名望,但這依舊沒有改變他的生活,整日奮斗在溫飽線上,甚至還因為貧窮被同族的人看不起。

相傳他的村里有一次要修建祠堂,于是眾人決定讓有畫畫天賦的華喦為祠堂作畫,可是卻遭到了當地鄉紳的阻攔,認為一個窮鬼不配給祠堂作畫。

這一幕深深刺激到了華喦,他趁著夜色前往祠堂作畫,而后便離開了家鄉四處漂泊,以賣畫為生,這斷時間成為了他人生中的創作高峰期。

在之后的人生中,華喦一直居住在杭州和揚州區域,最終獲得了鄭板橋的提攜,成為了揚州八怪之一,但這依然沒有徹底改變他的生活,至死,他在眾人眼中也不過是一個「窮賣畫的」,直到多年后,他才被后人奉為繪畫大家。

通過華喦的生活經歷可以看得出來,《蜂虎圖》大機率就是他給自己的「自畫像」。

借畫自嘲

很多藝術家都會畫一些特殊的畫來表達自己的內心波動和情緒,而《蜂虎圖》顯然也是華喦對自己和生活的一種自嘲。

在畫中,華喦顯然就是那只老虎,空有其表,雖然看起來有著老虎的皮囊,可生活十分不如意,瘦骨嶙峋,完全沒有百獸之王的風采,雙眼飽含委屈,顯然受到過很多人的欺負,或者說,這只老虎已經失去了抗爭的勇氣,只是勉強的活著, 就像是一只在動物園中經常受到管理員欺負的老虎,只不過是別人眼中的觀賞品。

那麼欺負這只老虎的是誰呢,難道是其他老虎嗎?其實欺負這只老虎的,不過是一只看起來不起眼的馬蜂,馬蜂和老虎的差距極大,但依然讓老虎不敢反抗。

或許在華喦的生命中,這只馬蜂代表的就是他身邊的人,身為揚州八怪之一,華喦在書畫界威望極高,甚至當朝皇帝還召見他入宮作畫,可回到揚州,他照樣受到街坊鄰居的調侃和嘲諷,精神壓力非常大。

不過這幅畫并不是一副單純抒發情緒的畫作,而是一副自嘲畫,以此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情緒。

事實上在華喦成名后,他的生活已經得到了改善,起碼不用為吃喝發愁,這點可以從他的其余作品中看到,華喦的其余作品不僅十分精美,畫作整體也十分考究,可見此時的華喦內心還是十分平和的,并且充滿了生機,因此才能畫出精美的作品。

藝術家是一個十分獨特的群體,他們為了追求心中的理想,可以舍棄很多外在的東西,例如形象、食物、居住環境等,尤其是那些想法獨特,不拘泥于世俗的人,往往是別人眼中的怪胎,而這類畫家的生活也確實不如意。

按照華喦的水平來說,生在乾隆時期的他完全可以憑借自己的水平獲得足夠的收入,甚至因此獲得官職也未嘗不可,但他卻始終堅持著自己的風格,這注定華喦不能大富大貴,還要遭受一些人的偏見。

可以想象,華喦當時的作品注定會遭到一些「主流畫家」的批判,再加上當時西方美術風格的碰撞,華喦在當時的名聲并不好。

與華喦有類似經歷的就是西方最偉大的畫家之一:梵高,梵高是西方美術界顛覆性的人物,他的作品即使放在今天也十分出類拔萃,但他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清苦一生,如果不是兄弟的常年資助,他很有可能餓倒自己, 這就是「藝術家的代價」。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才讓我們現在的藝術出現多樣性,而不是像計算機一樣,大家畫出來的作品大同小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