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懶」對聯,下聯一字不差照抄上聯,卻成名句流傳至今

天空之城 2022/04/13 檢舉 我要評論

說到對聯,相信很多人對它的認知僅局限在春聯上,這一點并沒有錯,春聯也是對聯當中的一種,而且具備了對聯最基本的結構特征,通常用言簡意深的字詞在聯中表達出對未來美好一年的期望,因為這樣的對聯是在春節的時候才貼在門框上,「春聯」一詞也由此而來。

除卻春聯之外,在我們的身邊還會看到一些對聯,它們出現在一些建筑門口的兩側,在古代建筑中比較常見,比如一些寺廟、亭閣等等,門柱的兩邊分別掛著看起來非常「高大上」的對聯,因此對聯留給我們的印象,似乎是難以駕馭的知識層面,其實并不然。古代有一幅「最懶」對聯,下聯一字不差照抄上聯,卻成千古名句流傳至今。

對偶語句,文化瑰寶

對聯的起源較早,可以追溯到三國時期。古人最初在文字表達方面喜歡四四成句,這也是為何成語大多都是四字的原因,用精簡的四個字表達出復雜的含義,這也是古人的智慧之處。一代代傳承下來,四字成語典故也成為了文化根基是否深厚的一個衡量標準。隨著時代的發展,文學造詣的提升,文人們逐漸發現了文字中的妙處,對聯因此而產生。

對聯在表面上看都是對偶語句,也就是上下聯之間的字詞都是相互對應的詞性,名詞對名詞,形容詞對形容詞,以此類推便形成了對聯的基本結構和要求,在術語上來講,被稱為「對仗」,「對仗工整」也是對聯的最為明顯的特征。

同時對聯還講究「平仄協調」。一般情況下,上下聯之間字詞的音節都是平仄相對,比如上聯是「風」,下聯可對「樹」;上聯為「逃亡」,下聯為「走散」。對聯有了這樣的特點,讓人讀起來朗朗上口,如果再含有頗深的意境,便是難得的佳聯。可以說對聯是一種傳統的文學語言藝術,因此而成為中國特有的文化瑰寶。

對聯機關,妙趣橫生

很多人對「對聯」這樣的語言藝術形式感到晦澀難懂,認為這是古人擅長的學問,現代人學不來更玩不來,其實這是沒有了解其中的結構特征,了解之后并不是難事,而且對聯并不是單一的講究對仗工整、平仄協調,里面還有很多的「機關」,讓人感到其樂無窮,說白了,也算是一種「智力游戲」。

比如有個非常出名的拆字聯:「凍雨灑窗,東兩點西三點;切瓜分客,橫七刀豎八刀。」這里面上聯的機關就是「凍、灑」兩字,「凍」字是兩點水加東字、灑則是三點水加西字,后半句把這兩字拆開成為「東兩點西三點」,連到一起就成為機關聯的上聯,想要對出下聯,就必須要符合上聯的「機關」要求。

而這里面對出的下聯,「切」字是七與刀組成、「分」是八與刀組成,上聯用下雨來表示「凍、灑」兩字,而下聯則用分瓜來表示「切、分」二字,對仗工整、寓意巧妙,由此成為古代的名聯。也可以看出,對聯不僅僅是表面上的語言藝術形式,其中還會隱藏一些「貓膩」而讓人感到妙趣橫生。

一字不差,名聯出爐

對聯最初確實是一種比較「高大上」的學問,通常都在文人墨客之間拿來比拼文學功底的小游戲,身邊的任何事物都可以作為題材,考驗的就是對方機敏的才智,后來隨著這種文字游戲的普及,對聯開始走向了通俗易懂的道路,即使是田間的百姓,也能對上兩句,這時候的對聯就打破了原有的死板固定格局,更加地注重意境上的內涵。

徐渭是明朝的一位文學大伽,之所以用這樣的詞來形容他,因他是一位多才多藝的「斜杠青年」,在書畫、文學、戲曲、軍事等方面都有突出的表現,與解縉、楊慎并稱「明代三才子」,只可惜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九次自我了結未遂,后又因癲狂殺了繼妻,本可以在宦海中有所成就,最后卻落了個凄涼的晚景,讓人感到可惜,不過他的一幅對聯卻成為了千古名句。

徐渭曾寫出了一幅對聯:「好讀書不好讀書,好讀書不好讀書」,這幅對聯乍一看幾乎完全違背了對聯對仗工整、平仄協調的格式要求,本來在對聯時上下聯要盡量避免重復字出現,可這幅對聯中竟然上下聯一字不差地相同,刷新了世人對對聯的認知,可為何這樣不符合「規矩」的對聯卻成了千古名句了呢?

聯內乾坤,寓意深刻

徐渭雖然患了抑郁癥,可絲毫不影響他在文學上的造詣,這幅聯看著毫無規矩可言,但是對聯內卻是自有乾坤,其中的關鍵就在「好」字上。上聯「好讀書不好讀書」,第一個「好」字發音為第四聲,意思為「擅長」,第二個「好」字為第三聲,意為「喜歡」,上聯「翻譯」過來就是:有能力讀書的時候不喜歡讀書。

而下聯的第一個「好」字發音為第三聲,第二個「好」字為第四聲,根據上聯發音的字意,「翻譯」過來就是:喜歡讀書的時候卻沒有能力或精力讀書了。上下聯雖然一字不差,但卻巧妙地利用了漢字的多音字來表達出不同、甚至是相反的意思。

這幅對聯之所以后來成為千古名句,細品之下可以感受到徐渭的「良苦用心」,也是在勸誡、警醒世人:有能力的時候不讀書,別等想讀書的時候卻沒有那個心氣兒就已經晚了。年輕人記憶力好、理解能力強,這時候也是最好的讀書黃金時期,等到歲數大了才想起來讀書,那時候記憶力減退,理解能力也較差,讀書就會感到非常吃力了。

可以說,「好讀書不好讀書,好讀書不好讀書」是一幅勵志聯,它雖然超脫了正常對聯的游戲規矩,可它也反而巧妙地利用了對聯的游戲規則,成為了一種新穎的對聯構思,佩服徐渭才華的同時,也更加欣賞這幅對聯的構思巧妙、寓意深刻的意境。

小結

對聯算是一種文字游戲,也有自己的游戲規則,在游戲規則的基礎上成為高手,無異于戴著枷鎖跳舞,可徐渭偏偏就是一個「舞者」,而且還玩出了新意。對聯表面上看是要遵守對仗工整、平仄協調,這個要求是對聯的「骨架」,而對聯所表達出來的意境則是對聯的「靈魂」。

所以說,對聯好對,但能成為千古名聯卻非常難得,差就差在一個「意」字上,像徐渭的對聯就是絕佳的意境聯,成為千古名句也就不奇怪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