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探望重病的弟弟弘瞻,前腳剛離開,弘瞻悲嘆:我命休矣

天空之城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皇家無親情」,在封建時代,皇帝作為九五至尊的存在,其身份地位自然是獨一無二的,就算是他的兄弟親人,也不敢對其也是敬畏有加。

在清朝皇家之中,就有這麼一對兄弟,哥哥在對病重之中的弟弟表示關懷之后,這病重中的弟弟竟然聲淚俱下,這可不是被自己哥哥的愛心感動的,而是感受到自己的臨終之日不遠了。

這位哥哥說了什麼,竟然能把自己的弟弟嚇成這樣呢?

為了弟弟操碎心

清朝雍正駕崩之后,四阿哥愛新覺羅·弘歷登基,也就是乾隆皇帝,可雍正并不只有乾隆一個兒子,尤其是在雍正十一年時,年過五十的雍正竟然還能夠「喜得貴子」,和謙妃劉氏生下下了他的小兒子,也是最后一個兒子弘瞻。

那麼對于這些弟弟們,乾隆是怎麼做的呢?

其實對于這些弟弟們,乾隆還是非常喜愛的,因為雍正雖然兒子多,但活得比雍正長的也就乾隆、弘晝、弘晝三個。

也就是說乾隆登基后,他所要安置的弟弟只有兩個了,其中年紀比較大的弘晝早就是親王了,而年紀比較小的弘瞻則被乾隆安排在宮中親自撫養。

這和他爸爸雍正把自己弟弟安排成「阿其那」、「塞斯黑」比起來,絕對是天恩浩蕩,仁至義盡了。

對于這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弘瞻,乾隆絕對是對其照顧有加,給他安排的保姆,隨身的太監,都是有著豐富的「育兒經驗」,一大群人跟著小弘瞻,生怕他磕了碰了。

并且因為弘瞻就是在圓明園里出生的,所以乾隆也就沒讓弘瞻挪地方,依舊讓他住在圓明園里,別人一說起來,也就稱弘瞻為「圓明園阿哥」。

一天乾隆到圓明園賞花,正好看到了小弘瞻也在,便走了過去。

弘瞻身后一群伺候的太監見乾隆來了,趕緊都跪在了地上,玩的正高興的弘瞻見狀頓時愣在了原地,又一見太監們跪下了,竟然也想跟著太監們后面跪下。

乾隆見狀頓時一皺眉,這小弘瞻跟著太監們這麼玩,一點皇家體統都沒有,這跪下自然是對的,可怎麼能跪在太監們后面呢。

于是乾隆對著弘瞻一招手:「弘瞻,過來,到朕跟前來。」

弘瞻一抬頭,之間自己的皇帝哥哥正皺著眉頭,滿臉嚴肅地看著自己,不由嚇得往后一縮。

乾隆見狀又道:「過來,讓朕看看。」

弘瞻聞言看了看乾隆,竟然一個哆嗦,站起來就跑了。

看著弘瞻「逃跑」的背影,乾隆不由滿臉陰云,看著還跪在地上的一眾太監,只能把氣撒在他們身上:「看看你們把弘瞻都帶成什麼樣子了。」

說著,就讓人把這群太監帶下去嚴加懲罰。

但這事在乾隆心里卻遠沒有過去,很快乾隆便開始思索起來對于弘瞻的教育。

最終乾隆為弘瞻找好了老師,便是儒家名士沈德潛。

不只是弘瞻的教育,對于弘瞻的未來,乾隆也是思慮頗多。

乾隆三年三月,乾隆的叔叔莊親王允祿上奏,果親王允禮膝下無子,希望把弘瞻過繼給允禮為子,乾隆一聽頓時心中大喜。

這自己爸爸的兒子就要給別人了,乾隆怎麼還高興呢?

原來這允禮早在一個月前就因病去世了,現在誰給允禮當兒子,那就是可以直接繼承果親王的爵位。

這種劃算的買賣,乾隆自然是為弘瞻答應了下來,于是一轉頭弘瞻就成為了果親王,而他的老師沈德潛的身份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在一年后以六十七歲的高齡參加科舉,一舉中了進士。

但高中之后沈德潛的主要工作卻還是教授弘瞻的學業,就算是在乾隆七年他被點了翰林院編修,乾隆也依舊讓他多加照顧弘瞻。

超出能力的財富

在沈德潛的教導下,弘瞻的學業也是突飛猛進,不過短短數年,詩詞文章便是無一不精,且藏書之富,令人艷羨。

乾隆看到了弘瞻的長進,心中自然也是非常高興,在弘瞻剛剛滿十八歲時,便讓他擔任了武英殿總管,圓明園八旗軍總領。

而且這原來的果親王,也就是弘瞻的便宜爸爸允禮,在活著的時候就非常被乾隆尊重,甚至特允其「親王雙俸」,也就是直接領兩份工資,這讓允禮基本每年都能落下上萬兩銀子。

現在弘瞻繼承了果親王的爵位,這些錢財自然也就都是他的了,而且十幾年過去了,這些財富錢生錢、利滾利,早就已經是一筆驚人的數目。

就這樣,論權力,弘瞻是圓明園八旗總領,論地位,他是乾隆的弟弟,滿清親王,論財富,他身價巨富、腰纏萬貫。

這些讓平常人羨慕不已的東西,一時間都聚集在了一個普通年輕小伙身上,那難免會讓這個年輕人承受不住考驗。

很快這些財富地位給弘瞻的惡果就來了。

首先就是弘瞻變得越來越貪財。

沒錯,這個身為皇家親王,皇上親弟弟,幾乎站在了大清朝金字塔塔尖上的男人,居然非常貪財。

乾隆十九年,乾隆把造辦處也交給弘瞻管理了,這可是個肥的流油的部門,弘瞻也就趁著這個機會,私下修建黑煤窯給自己圈錢,甚至還因此強拆百姓房屋,出了好幾起「惡性事件」。

百姓們前去告官,地方官一聽告的竟然是果親王,自然沒一個人敢管這件事,弘瞻的氣焰愈發囂張。

但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最后乾隆還是聽到了一些風聲,但他也沒太在意,畢竟像是造辦處、織造局、戶部這些部門,要是里面的人全都一個子不貪,那才是一件怪事。

所以乾隆也只是旁敲側擊了一番弘瞻,讓他收斂一下,但弘瞻卻全然不以為意。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滿清皇室最新的「玉牒」修好了,這是要送回盛京老家的,乾隆便著令弘瞻去辦此事。

這「玉牒」說白了,就是滿清的族譜,幾乎每代都會更新,上面從滿清顯祖塔克世一直記載到目前的情況,這對于皇室來說絕對是重中之重。

就這樣,「玉牒」被送到了弘瞻那里,可此時的弘瞻卻早已經穿戴整齊,一身獵裝英姿颯爽。

這可不是他早聽到了動靜,準備動身前往盛京,這位王爺是準備出門打獵。

見自己的老哥又給自己派了一件差事,弘瞻不由地有些掃興,隨手一揮道:「知道了,先放那吧,等我打完獵就去送。」

說罷便策馬揚長而去。

來人只能回宮將此事稟告給了乾隆,乾隆一聽自然是氣的吹胡子瞪眼,這送祖宗家譜,竟然還沒有你打獵重要嗎?

等弘瞻回來,乾隆立刻讓他進宮,將他嚴厲訓斥了一番,可面對自己皇帝哥哥的訓斥,弘瞻卻依舊是滿不在乎,依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這讓乾隆對弘瞻的不滿越來越重。

但是弘瞻卻根本意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反而還覺得乾隆當眾教訓自己,讓自己沒了面子,自己怎麼著得找回場子。

我和哥哥斗斗法

不久就到了弘瞻的母親謙妃過生日時,弘瞻專門誰也沒告訴,反而在第二天埋怨乾隆「不懂禮數」,沒有依例前來為謙妃祝壽,還作了首詞來暗諷此事。

乾隆得知后直接氣笑了,讓人去問問弘瞻:兒子身價百萬,坐擁金山銀山,對自己母親卻十分吝嗇,還經常向自己母親哭窮要錢,這樣的兒子能算是孝順嗎?難道這樣的兒子還有臉說別人嗎?

乾隆這番敲打,一是直接回應弘瞻說自己「無禮」之事,二就說告訴弘瞻,你背地里那些小動作朕都知道,你有多少錢朕比你還清楚,不要把朕當傻子。

可惜,乾隆此舉很顯然是在對牛彈琴,弘瞻很顯然沒聽懂乾隆的意思。

不久后,圓明園中的「九州清宴」走水了,火勢異常猛烈,在圓明園周圍住的幾個王爺都帶人前來救火了,乾隆也聞訊而來,環視一周后,卻發現弘瞻沒來。

這弘瞻幾乎就是住在圓明園里面,他竟然沒來?

這火勢越來越小,乾隆的臉卻越來越陰沉。

一直等到火滅了,弘瞻才帶著幾個人姍姍來遲,來了也不問火勢如何,也不和乾隆請安,反而是和自己小王爺、小貝勒勾肩搭背,全然不看乾隆鐵青的臉色。

事后乾隆自然是責備了一番弘瞻,弘瞻也是老調重彈,您愛說啥說啥,我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而且看乾隆對自己越來越不好,弘瞻竟然也開始找「盟友」了。

一次乾隆去給自己的母親請安,卻只見弘瞻和弘晝這兩個弟弟也在,正跪坐在皇太后身邊。

弘瞻和弘晝見乾隆來了,也是起身行禮,隨即就又坐下了,但這下乾隆的臉色又不好看了,因為弘瞻正好坐在了皇太后的右邊,但按照禮數,只要乾隆在場,這個位置只能是乾隆坐的。

乾隆見弘瞻沒有起身的意思,便也不動彈,只是看著弘瞻。

弘瞻卻似乎根本沒有理會乾隆的意思,反而是一推自己身邊的座墊:「皇兄怎麼了,您快坐啊。」

頓時乾隆只想怒罵弘瞻,因為這個位子坐下去,自己就成了坐在弘瞻下首了。

還是皇太后看著氣氛不太對,趕緊出來打了圓場,而弘瞻的僭越之舉,也是徹底激怒了乾隆。

乾隆二十八年,壓倒弘瞻的最后一根稻草來了。

官給小了就是還怪我

在這一年,有人上報乾隆,很多名貴人參都流落民間,而這些人參有的還是宮中珍品,疑似被盜。

乾隆聞言下令徹查此事,最后查到了兩淮鹽政高恒頭上,高恒也是很快就招了,那些人參不是偷的,而是他替京城內的達官顯貴們賣的。

原來是這些京城的大官們,家里堆得好人參、好東西太多了,便托高恒去賣了,以此牟利。

這事按說也不算太大的事情,畢竟東西本來就是人家的,就算是皇帝賞賜的,那也是已經到人家手里了,怎麼處理也都是人家的事情。

但最后乾隆一看名單,發現弘瞻也在其中,當即便令人查探此事,為什麼弘瞻還要賣人參,他很缺錢嗎?

最后一問,原來不是弘瞻缺錢了,而是他欠了一個商人的錢不想直接還,就從家里拿了人參去讓商人賣了來還債。

乾隆一聽頓時氣的不知道說什麼了,這簡直就是地痞無賴之舉,哪里有半分皇家御弟,大清王爺的樣子。

但弘瞻是怎麼欠商人錢的呢?

乾隆又讓人一深究,竟然又查出了驚天黑幕。

原來弘瞻手下的衙門里專門有一支「尋寶隊」,借著辦公差的機會在全國各地行走,只要發現了什麼奇珍異寶,就會給弘瞻買下來,這價錢自然是弘瞻說多少就多少,說白了就是強買強賣,巧取豪奪。

這個消息傳到乾隆手上,乾隆是徹底失望了。

與民爭利、目無法紀、狂妄自大,自己這是養了個什麼弟弟。

很快乾隆的圣旨就來了:「罰沒弘瞻一萬兩白銀,銷毀其親王金印,降爵為貝勒,免其所有官職,又因其在皇太后面前僭越失禮,再罰奉三年。」

這一套組合拳下來,不可謂不重,更是直接把弘瞻給打傻了。

從小就寵愛自己的哥哥,怎麼竟然發了這麼大的火?

但就算弘瞻又疑問,他也問不了乾隆了,因為弘瞻被勒令在家閉門思過,不準隨意外出。

弘瞻頓時成了籠中困獸,就這麼被關在了家里,可在家里關的越久,弘瞻就越憋屈,最終就這麼抑郁了,時間一久,弘瞻就重病纏身,臥床不起了。

乾隆聽說后,心中也起了惻隱之心,便前來探望弘瞻。

弘瞻一見乾隆,頓時眼淚哇哇的,推開被子掙扎著起身就跪在床上向乾隆磕頭請罪。

乾隆見弘瞻如此,心中更加不忍,拉著他的手道:「我就是不想讓你因為年輕氣盛犯下大錯,這才打磨打磨你的性子,沒想到你這孩子氣性這麼大,病的這麼厲害。」

隨即乾隆便下令給弘瞻升爵,封了他為郡王,讓他好好養病。

誰知乾隆一走,弘瞻就又哭了,邊哭邊拉著身邊的人道:「我完了,皇上這還是不肯原諒我啊,我以后是沒好了。」

身邊伺候的人不由好奇,皇上也沒再責備你,還給你升爵了,還讓你好好養病,怎麼就成沒原諒你了呢?

弘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你們懂什麼,原來我是親王,被降了貝勒,皇上要是真原諒我了,就該給我重新封成親王,現在不過一個郡王,這哪里是原諒我了啊。」

身邊的人一聽,頓感無語,也只能憑著這位王爺哭鬧了。

但從此之后,弘瞻的病就真的再也沒好過,在床上又躺了一年多,最終不治身亡了,年僅33歲,謚號為「恭」。

這弘瞻的一生說起來,當真是一手好牌打了個稀爛,他的起點基本就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奮斗一生也無法企及的高度了,如果他勤政愛民,好好輔佐乾隆,那落個青史留名、受人尊重也未嘗不可。

可他卻偏偏選擇了放縱自己,在「作4」的道路上一騎絕塵,因為乾隆的爵位給低了,就擔心乾隆是不是還怪自己,最終就這麼郁郁而終了,這等氣度,當真不是個王爺的心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