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俄羅斯出土千年宮殿,主人竟是漢朝名將?他為何流落他鄉

天空之城 2022/05/24 檢舉 我要評論

西伯利亞的漢代宮殿

俄羅斯南西伯利亞地區,挖出了一座中國漢代宮殿。出土文物上寫著漢代流行的吉祥話,宮殿里還有類似于「火炕」的構造,以及大量漢人用過的器具,頓時引爆了國內外考古專家的好奇心。

中國漢代宮殿為何會出現在俄羅斯?它的主人究竟是誰?此人又是如何流落到南西伯利亞的呢?

中國漢代瓦當

如今的俄羅斯西伯利亞一帶,在古代,尤其是中國漢朝時期,曾長期被匈奴人占據。直到現在的西伯利亞地區, 還存在著很多過去匈奴人留下的墓葬和城池遺址。

1940年,二戰的炮火早已打響,為了保衛家國,蘇聯人與侵略而來的德國人展開血戰。為了支援前線,蘇聯各地人民也積極響應,大力發展生產,希望能幫助國家早日趕跑侵略者。

就在這一年,位于南西伯利亞地區的哈克斯自治州,首府 阿巴坎以南8公里左右的平原地區,農民們正在荒野上開墾農田、修筑公路。他們無意中挖開了一條山崗的邊緣,從泥土中挖出了很多看起來像是古代石磚的東西。

這些石磚上大多都帶著復雜的花紋,看著很像是文字,但是當地的農民文化水平不高,根本認不出來,只是覺得無論是花紋還是文字,都是沒見過的東西。

好在,他們如實將消息上報了, 著名蘇聯考古學家吉謝列夫教授很快收到了這個消息,并且主持了接下來的這場考古發掘之旅。

在這里,吉謝列夫教授等人 挖出了很多古代的磚瓦,當地農民們認不出來的花紋和文字,吉謝列夫教授卻看出了門道。

這些石磚其實是一種名為瓦當的古代建筑配件,無論是瓦當的尺寸還是形狀, 都具有典型的古代特色,比較特別的是一種圓形瓦當,名為「筒瓦」,能沿著屋頂自上而下,鋪蓋底層板瓦之間的接縫。

而那些文字,自然就是漢字了。從工藝判斷,這些文字應該都是用兩塊制作相似的印模,在泥坯還未干時壓印出來的。

西伯利亞地區和中國兩地相距甚遠,就算拋開距離先不提,兩地的文化傳統和習俗完全不同,中間更是還夾雜著不少其他的民族, 這些來自中國的瓦當和漢字,究竟是怎麼傳過來的?蘇聯的考古專家們對此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是經驗豐富的吉謝列夫教授,也認不出這些漢字寫的是什麼。為此,考古小隊將瓦當上的漢字和圖案全都拓下來,交給一位名叫 阿列克謝耶夫的漢文化專家進行研究。剩下的人則繼續進行考古發掘工作。

考古小隊對這處崗丘進行了全面的研究, 發現在崗丘下覆蓋著一座用草泥墻堆砌出來的房屋基址。

圖:阿巴坎漢代宮殿模型

這處房屋東西長約36米,南北寬約24米,至少有16個房間,其中的中心房間整體呈現為方形,面積大約在144平方公尺,其余的房間則從東西兩面與之相鄰。

那些有著漢文字的瓦當主要就出現在中心房間四周,吉謝列夫等人判斷,這些房屋的屋頂應該同大部分中國建筑一樣,都是四面坡形。而房屋中心的四周則保存著一些比較薄也比較矮的外墻,在外墻附近也有些銘文瓦當出土。

吉謝列夫教授根據這些出土情況合理推測,這座房屋很有可能是平面正方形、上面蓋著四面坡垂檐屋頂、中央大殿比四周高的典型中國建筑,而按照其規模,顯然是一座漢式宮殿。

就在這時,阿列克謝耶夫那邊也傳來了消息。那些瓦當上的文字是反印的漢隸書,寫的是 「天子千秋萬歲長樂未央」,這位蘇聯考古專家因此判斷: 「這是一座中國漢代宮殿。」

「天子千秋萬歲長樂未央」

南西伯利亞挖出的古代宮殿遺址,竟然屬于中國漢代建筑,蘇聯考古專家當然不是瞎猜的。

出土的瓦當銘文「天子千秋萬歲長樂未央」,這是一句 在中國漢代時期非常流行的吉祥話,這句話的語法結構也帶著漢代的典型特征。

隨后,吉謝列夫教授這邊的考古發現,很快也佐證了阿列克謝耶夫的判斷。

考古小隊在崗丘下的宮殿遺址中,草泥地面下發現了石砌煙道,一直通到屋里的火炕處,地面有些部分還有著非常厚的紅燒土,顯然是室內添置過火盆的痕跡, 這跟中國秦漢時期宮廷常用的「火墻」,以及后世的「火炕」很類似。

此外,在宮殿中,考古專家們還出土了橢圓形的綠玉小瓶,銅鏡多面以及用于裝飾大門的青銅鋪首等等。這些文物的出土,都在不斷加深著吉謝列夫教授的判斷。

而除了這些典型的漢代制品,考古專家還發現了一些環首鐵刀、穿孔鐵斧等具有塔施提克文化特點的文物,以及 一些與貝加爾湖畔出土的匈奴人器物類似的缸形器陶片

吉謝列夫教授認為, 這座宮殿的歷史大概能夠追溯到公元前后,處在丁零人的聚居區中。所用的瓦當之大、宮殿大門之寬,說明宮殿不僅規模非常大,它的擁有者也絕不是普通人。

而在那個年代,如今的阿巴坎地區正處于匈奴人的統治之下,生活在這里的丁零人長期過著游牧生活。阿巴坎地區距離位于烏蘭巴托的匈奴單于王庭很遠,很難想象一群牧民能夠在這種地方建造一座如此宏偉的漢式宮殿。

該宮殿更不可能是匈奴單于直接居住過的宮殿,行宮的可能性也不大,畢竟至今為止,人們都沒有在匈奴單于王庭所在地發現過漢式宮殿建筑的遺址。

而且根據中國史書記載,漢朝時期,匈奴人以部落為單位,各部落的首領有自己的領地,并沒有城池。

那麼,這座如同天降「飛來峰」一般出現在西伯利亞的漢式宮殿,究竟屬于誰呢?

根據這座漢代宮殿所處的大致年代,吉謝列夫教授等人認為,它的主人就是 西漢那位很有名的大將軍李陵

是西漢名將,還是昭君之女?

為什麼蘇聯考古專家會認為,在西伯利亞出土的漢代宮殿屬于西漢名將呢?

這就不得不提到李陵的身世了。

李陵是西漢歷史上比較特殊的一位將領,他的祖父是西漢景帝時期,有名的將領和民族英雄李廣。當年,李陵報國心切,主動請戰,稱只要給他5000士兵,不用攜帶糧食,以匈奴人血肉為食,可以直搗匈奴人的大本營。

他的這份氣魄讓漢武帝十分欣賞,同意了他的請求。之后,李陵便率兵5000多人從酒泉出發,千里奔襲,前去與匈奴人作戰。

結果他們這5000多人對上了匈奴的10萬大軍,將門出身的李陵依然臨危不懼,指揮著將士們沖鋒陷陣,憑著遠遠少于匈奴人的兵力,硬是給匈奴人造成了多達上萬人的傷亡。

但不幸的是,李陵他們雖然重創了匈奴人,之后卻彈盡糧絕,連最后一支箭也用掉了。 李陵本想學習祖父詐降,日后再找機會帶著兵馬返回漢朝。

但是,李陵他們投降匈奴的消息一傳回去,漢武帝大怒,直接除掉了李陵全家。《史記》的作者司馬遷當時為李陵說了幾句好話,都被漢武帝遷怒,處以了腐刑。

而李陵得知全家被除掉的消息后,萬念俱灰,原本詐降的念頭也消沉下去了,整日郁郁寡歡。匈奴單于還是害怕李陵會返回大漢,于是封他為王,將他安置在貝加爾湖一帶。

史書上還記載, 在丁零人居住地一帶,后來出現了一些「黑瞳者」,他們自稱是漢將李陵和他隨從的后代。

吉謝列夫教授因此認為,這座漢式宮殿就是匈奴單于為安撫李陵而修建的。

但是,還是有學者還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著名考古學家郭沫若就認為,那座漢式宮殿屬于某位漢家公主,可能是當年公主出嫁和親,王室為了排解她的思鄉之情,才特意為她建造的,只不過這樣的說法嚴重缺少史實,無法證明。

著名歷史地理學家周連寬先生又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周連寬先生認為,阿巴坎出土的宮殿,原本屬于 王昭君的女兒須卜居次云

在《漢書·匈奴列傳》中,有大量關于須卜居次云和的記錄。在王莽篡漢后,須卜居次云和她的丈夫正好掌握了匈奴的大權。

可能是因為母親王昭君的關系, 須卜居次云一直主張與中原地區交好,曾經被派往長安拜見王莽,受到了王莽的歡迎。王莽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須卜居次云的兒子,還想派兵護送他們一家人回到匈奴。

但是不幸的是,不等他們啟程,綠林、赤眉攻入長安,推翻了王莽的政權,須卜居次云一家可能就在這次禍亂中不幸遇難了。

歷史對她的記載并不多,但不得不承認的是, 須卜居次云是一個頗有能力的軍事統帥,曾經為了挽救母親開創的和親局面,親自領兵打仗,是個難得女中豪杰。

周連寬教授認為, 須卜居次云當年的封地應該就在丁零,或者距離丁零不遠,再加上她仰慕漢文化,又生長在王莽時期,與瓦當銘文顯示時間相近,當時的匈奴單于向漢朝俯首,居住宮殿出現「天子千秋萬歲長樂未央」這樣的吉祥話很正常。

但是很可惜的是,阿巴坎宮殿遺址出土后不久, 處在戰爭中的蘇聯為了加強運輸能力,抓緊時間在這里搶修了一條公路,將宮殿遺址覆蓋,后來中國的學者不遠萬里,趕到阿巴坎勘查,卻只在博物館中看到了當年出土的文物。

雖然不能實地勘查遺址讓人很是遺憾,但想到以宮殿為載體展現的漢文化,出現在漢人完全不了解的極北之地,展現出了強大的生命力,這樣的文化交流讓人感嘆不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