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臨終之前,知道劉據含冤而去,為何不立劉據的孫子為儲君?

天空之城 2022/08/28 檢舉 我要評論

漢武帝‘知道’劉病已的存在,或者說漢武帝把劉病已推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公元前87年,也就是漢武帝病重的時候了。

當時漢武帝病重,朝中有大臣懂所謂的‘望氣術’,這個人告訴漢武帝,說長安監獄里面有天子之氣。為了以防后患,漢武帝拖著病體,直接下令,要處決長安監獄內的所有囚犯。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當漢武帝派去的人,要處決監獄里的囚犯。身為監獄看守的丙吉,堅決不同意,根本不讓這些人進去,然后告訴他們,監獄里有漢武帝的曾孫。

直到這個時候,漢武帝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有劉病已這麼一個曾孫。但此時的漢武帝,已經是病入膏肓,而且早就立幼子劉弗陵為儲君了。如此一來,漢武帝就算對自己那位冤去的大兒子,再怎麼愧疚,也不可能臨時換繼承人。如果漢武帝當時真的換了劉病已做太子,那估計他前腳剛剛去世,后腳漢朝就徹底亂套了。

有關劉病已的事情,我們得從漢武帝去世五年之間,也就是巫蠱之禍發生的那一年開始說起。

公元前91年,劉病已在長安出生。劉病已出生的時候,他爺爺劉據還是當朝太子。而他的父親劉進,則是劉據的長子。所以,如果后來什麼都沒發生的話,老劉家一直是嫡長子順位繼承皇位,那漢武帝去世之后,就該是太子劉據即位;劉據去世之后,應該是劉進即位;而劉進即位之后,就應該是劉病已即位了。

也就是說,對于劉病已來說,皇位原本其實就應該是他的。

但可惜的是,就在劉病已出生之后不久,朝中有一些反對太子劉據的奸臣,聯合了起來,給劉據設下了一個圈套。此后,通過一場極為復雜的斗爭,以江充為首的這幫奸臣,指認太子用巫蠱之術詛咒漢武帝。在這幫人的操作下,劉據雖然是冤枉的,但是卻沒辦法說出來,所以最后只能被迫起兵抵抗。

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恰好漢武帝正好不在京城,在京城之外避暑。所以劉據這一起兵,就讓事情更加說不清了。所以最終,漢武帝只能派兵前去鎮壓,而劉據最終則是戰敗,然后自我了結而去。

劉據走後,他的全家上下,同時遇害。對于劉據走後全家被除這件事,史書上記載得非常有意思,史書上對劉據家人的4,用的是‘遇害’這兩個字,而不是‘坐誅’。雖然只是一個詞的區別,但卻這意味著,當時劉據家人被除,并不是漢武帝下令,而是那些太子劉據的反對者,擅自動的手。

這個微小的差別,對后來劉病已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

在這場巫蠱之禍當中,整個太子府上,包括劉病已的父母,全都被除絕。甚至就連太子府上的門客,也無一例外,全部被除。唯有劉病已,因為當時還是嬰兒,所以蒙混過關,暫時逃過了一劫。

對于劉病已當時到底是怎麼逃過一劫,這點史書上確實沒有明確記載。不過有兩件事,我們可以推測出來:第一,劉病已作為劉據的孫子,逃過了一劫,這事當時并不是太隱秘的事情,而是很多人都知道。第二,劉病已逃過一劫之后,被收容在郡邸獄當中。

這個郡邸獄,并不是普通的監獄,而是指郡國在長安內部的官舍,臨時設置的監獄。這個監獄的職能,就不是關押普通犯人的,而是直接歸大鴻臚管轄。一般是只有皇族的人犯了罪,才會被關入這種監獄。

這就說明,劉病已被關起來的時候,是以皇族身份被關押的。所以,當他被關押起來的時候,很多人就知道他的身份。

而接下來,就在巫蠱案尚未結束的時候,漢武帝其實就已經后悔了。漢武帝其實一直很相信自己的兒子,他始終不認為,自己培養多年的太子,真的有可能會謀反。所以,巫蠱案尚未結束,漢武帝就已經下令,想要保住太子一家人的性命。

但可惜的是,長安城內的那些奸臣,肯定不會給太子翻盤的機會,所以才會著急除掉了太子全家,只有劉病已僥幸活了下來。

所以,當漢武帝回到京城的時候,其實就是已經大致知道,太子劉據其實是蒙冤被除的了。

那麼,既然當時漢武帝已經知道了真相,為什麼不馬上給劉據翻案,恢復劉病已的身份呢?

這就要說到巫蠱案的復雜內幕了。

實際上,在巫蠱之禍當中,真正和太子劉據作對的,其實是兩股勢力。一股是以江充為首的一些奸臣,他們反對劉據,是因為劉據太過剛正不阿。他們擔心劉據登基之后,會清算他們,所以才會給劉據設局。

至于另外一股,就相對復雜很多了。另外一股勢力,帶頭人是當時的宰相劉屈氂,以及將軍李廣利。他們和劉據作對,主要是因為政/治斗爭。他們想要扶持漢武帝的第五個兒子劉髆,做新的太子,所以不得不陷害劉據。

就是因為有這些復雜內幕的存在,漢武帝回到京城之后,就算知道太子是冤枉的,依然不敢馬上給太子翻案,更不敢直接恢復劉病已的身份。

因為他不知道,這件事里面,到底都牽扯到誰。如果真的牽扯到老五劉髆,那自己是不是也要追究?恢復劉病已的身份之后,那就意味著漢武帝承認自己錯了。在古代的時候,皇帝是不能輕易承認錯誤的。因為皇帝犯了錯之后,他的統治威信就沒了。

最重要的是,恢復了身份之后,那些沒有被查出來的奸臣,會不會繼續對劉病已下手呢?

所以,對于當時的漢武帝來說,恢復劉病已的身份,遠沒有繼續隱藏他更合適。

當然,漢武帝回京之后,也不是什麼都沒做。漢武帝回京之后,馬上從外地調了一個叫丙吉的司法官員入京,負責到郡邸獄去審訊巫蠱案的相關事情。

這件事,是不是也顯得很奇怪?

偌大的長安,難道就連一個合格的司法官員,都找不出來了嗎?非得從京城外面調?這就說明,當時漢武帝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不再信任京城內部的官員,所以才會調丙吉入京。

而丙吉入京之后,他第一時間就知道,劉病已這個皇家后裔其實是被冤枉的。作為一個外地調回京城的官員,丙吉是怎麼知道的?如果丙吉知道,那是不是就意味著,當時整個京城,都已經知道了太子是被冤枉的呢?

所以,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丙吉的入京,完全就是漢武帝的手筆。丙吉知道真相,知道劉病已是無辜的,也是因為漢武帝派人告訴的他。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丙吉入京之后,名義上是在審案,實際上就是負責照顧劉病已。為了照顧劉病已,丙吉還調了兩個女囚,前來撫養劉病已。如此一來,劉病已雖然被關在獄中,但是在物質生活方面,卻并沒有受到太苛刻的待遇。

如此,接下來的幾年里,漢武帝逐漸查清了事情的真相,并且清算了那些陷害太子的小人。江充被除了三族,李廣利被迫逃往匈奴,然后也被除了三族。丞相劉屈氂,因為出身皇族,論關系的話,其實是漢武帝的親侄子,所以沒辦法除三族。但結果,同樣也被當街腰斬了。

做完這些之后,漢武帝總算是把當年陷害太子的那些人,都給清理一空了。此后,漢武帝又為劉據翻案,并且下了罪己詔,還建造了一座思子宮,以此來表達自己對兒子的愧疚。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漢武帝總算是可以恢復劉病已的身份了吧?

其實,依然不行。

因為到了這個時候,漢武帝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需要考慮接下來立誰做繼承人的問題了。如果恢復了劉病已的身份,劉病已原本是太子的長子長孫,從法理上來說,劉病已是有繼承權的。如果這時候恢復了劉病已的身份,那漢武帝可能就不得不立劉病已做太子。

如果此時的漢武帝,立劉病已做太子,又會發生什麼呢?首先,當年在巫蠱之禍當中,太子背后的外戚衛家,幾乎被清理殆盡。這也就意味著,如果劉病已未來做了皇帝,他背后能依靠的力量,非常有限,很難坐穩皇位。

而且,漢武帝雖然清理了巫蠱案的主要參與者,但是當時的朝堂上,依然還有很多反對太子劉據的人。如果這時候立劉病已做繼承人,這些人會怎麼想?等到劉病已即位之后,他們又會怎麼做呢?

除此之外,當時劉病已只有三四歲而已,只是一個幼兒,什麼都不懂。相對來說,漢武帝當時還有好幾個兒子。如果跳過了這幾個兒子,直接立自己的曾孫做繼承人,那這幾個兒子又會怎麼想,未來又會怎麼做呢?

所以,這些問題,依然在制衡著漢武帝,導致漢武帝無法恢復劉病已的身份。

就這樣,直到接下來漢武帝處理好了繼承人的問題,立自己的小兒子劉弗陵做太子,同時把其他幾個兒子都分封到了各地,限制了他們的權力。到了這個時候,漢武帝其實才真正有能力,去恢復劉病已的身份。

但問題是,此時的漢武帝,應該以什麼樣的方式,來給劉病已正名呢?

如果直接由漢武帝下旨,這肯定不是什麼好想法。因為這樣一來,等于是漢武帝承認了,自己一直知道劉病已的存在。既然一直知道,為什麼不恢復劉病已的身份呢?這樣很容易會導致漢武帝在史書上留下罵名。

所以,接下來就有了漢武帝派人去監獄查案,然后丙吉寧4不開門,漢武帝這才終于知道了劉病已身份的事情。

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劉病已的存在,才真正公之于眾。大家才真正知道,原來太子劉據,還是有后人在世的。

在這之后,漢武帝直接大赦天下,赦免了長安城監獄里所有的犯人。

不過,就在漢武帝剛剛大赦天下幾天之后,漢武帝本人就病逝了。此后,因為漢武帝病逝,長安城內也是亂糟糟的,暫時也顧不上給劉病已正名的事情。但即便如此,漢武帝臨終之前,還是下了兩道遺詔。一是讓霍光等人輔政,另一道就是恢復劉病已的皇族身份。

有了這道遺詔存在,接下來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雖然劉病已暫時無法入宮,但他的皇族身份,已經確定無疑。所以在這之后,劉病已先是被接到了自己奶奶的母親家,也就是劉病已的外曾祖母家撫養。等到漢昭帝即位兩年之后,按照漢武帝的遺詔,劉病已又被接回宮里,放在宮中的掖庭內撫養長大。有趣的是,當時主管掖庭的,恰好正是當年太子劉據的家臣,名叫張賀。

要說這一切的背后,沒有漢武帝的授意,純粹是一個巧合,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總之,巫蠱之禍結束后,雖然漢武帝知道了劉病已的存在,但因為那些復雜的原因,還是無法立劉病已為儲君,甚至不能恢復他的身份。因為如果強行立劉病已的話,很容易會導致漢朝出現朝堂動蕩,這顯然不是漢武帝希望看到的。

但漢武帝估計怎麼都沒想到,十幾年之后,皇位兜兜轉轉,最后還是回到了劉病已的手里。或許,冥冥之中,真的是自有天意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