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背后,安排了宇宙的一切?愛因斯坦與楊振寧的懷疑或許是對的

天空之城 2022/09/07 檢舉 我要評論

當我們抬頭仰望星空的時候,總會不由感慨人類的渺小,確實,和浩瀚的星河一比,我們人類的存在顯得如此微不足道,真像蘇軾在《赤壁賦》中描述的一樣:「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正因如此,我們對這個世界展開了許多探索,然而在這個探索的過程中,我們卻意外的發現了世界運行的許多規律,大到四季輪轉日行萬里,小到水流低處,日出日落。

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都讓人們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懷疑:究竟是誰,在背后安排了宇宙的一切?針對這個問題,愛因斯坦和楊振寧給出一個讓人詫異的答案。

楊振寧在公開場合表示「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而愛因斯坦也對神學產生過質疑,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萬物恒定的規律背后真的有一個規律的制造者?

宇宙之初

同樣是「宇宙之初」這樣的問題,不同的人總會有不同的答案,信仰宗教的人會告訴你世上有造物主,而信仰科學的人會告訴你宇宙起源于「奇點」或者某種無法名狀的「微粒」。

在現代物理學中,有很多著名的物理學家都在物理學界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比如我們經常聽聞的牛頓、愛因斯坦和伽利略。

在牛頓力學的基礎上,我們創造了火箭等重要的現代科技;在伽利略觀測天文學的基礎上,我們對宇宙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中,我們對微觀物理界又有了新的認知。

雖然牛頓在我們的觀念中,一直是一個對科學孜孜不倦的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晚年的牛頓逐漸偏離了這一軌道,他在遇到難以闡釋的自然界規律時,提出了「神的第一推動力」,甚至認為「上帝統治萬物」是亙古不變的定律。

伽利略也是一樣的道理,他四處宣揚日心說和地動說的觀念,導致了當時羅馬教廷的不滿,最終,伽利略鋃鐺入獄,被判處終身監禁。

表面來看,伽利略確實是因為相信科學而受到了宗教的打壓,但是當伽利略站在庭審台上的時候卻說:「我接受地動說,正是因為我堅信圣經」,由此可見,伽利略依然沒有擺脫圣經的束縛和神學的鐐銬。

最后,我們再來說說愛因斯坦,他在總結前人的經驗上,去粗取精,提出了許多重要的看法,對近代物理學影響至深,不但提出了光子假設的理論,而且還解釋了光電效應,堪稱物理界的天才。

在很多人的眼里,愛因斯坦是一個真正的無神論者,他曾經公開表示自己不相信上帝的存在,可是當他步入晚年的時候,又表示自己想了解上帝創造的世界的意圖,這種前后的矛盾性話語令人恍惚:「難道愛因斯坦相信神的存在?」。

和上面三位一比,楊振宇的存在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他因為宇稱不守恒定律而發現了「鏡子」的秘密,于是成功憑借這一成果,奪得諾貝爾獎,可即便如此,也無法掩蓋楊振寧的世界觀。

他在一次采訪中。提出了自己對「造物主」的想法,并且公開承認,認為世界上有造物主的存在,否則,整個世界就不會呈現出一定的規律性。

那麼,按照楊振寧和一眾科學家的看法,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的存在嗎?在我們可見的規律背后,真的有無法觸摸的「造物主」嗎?

科學與神學

愛因斯坦晚年曾說過:「當科學家登上一座高山之后,發現神學家早已經坐在那里了。」,這句話還有另一個含義:科學的盡頭是神學。

聯合國曾經對科學家們展開過相應的調查,結果發現,在科學家內部,神學也是相當風靡的,每300位科學家之中,就有200位左右的科學家相信神學。

但是這種相信并非是對神學的完全依附,而是對科學的「不完全信任」,也就是說,這群科學家并不是完全相信神學,而是需要想象一個「神」,來充當自己的精神支柱,因為他們愈發深入的了解這個世界,就越覺得自己渺小無比。

隨著他們對科學的深入探索,很多原本簡單的東西也在逐漸復雜化,整個世界就像一個無底的深淵,他們學的東西越多,就越覺得科學永無止境,因此,他們口中的「神」,并非上帝一樣的存在,而是一種類似于精神支柱的心理狀態。

或許在這些科學家的心里,所謂的「神」只是一個難以破解的謎題或者一串全然抽象的概念,正是因為它們的存在,才讓科學家樹立了科學的目標和為之努力的方向。

從這個角度來說,「科學的盡頭是神學」,就很好理解了,當所有的科學家絞盡腦汁破解各種謎題的時候,總會在某個階段遇到難以破解的「瓶頸」,而這個「瓶頸」便是所謂的「神」。

正因為這個世界的深不可測,所以這個「神」也獲得了「深不可測」的屬性,因此,神學對科學而言,不僅僅是一種具有對立性的挑戰,而且,也是相輔相成的關鍵一環。

從科學的角度看世界

我們不妨從科學家的角度,去簡單的理解一下這個世界,這樣,我們就會對世界背后的「存在」有一個較為簡單的認識。

按照目前科學界的主流理論,世界起源于「奇點大爆炸」,這場標志性的事件導致了宇宙從「混沌一體」走向「擴散開化」。大量的等離子體和帶電原子核在此次爆炸事件中擴散而出。

隨后,暗物質和能量充斥了每個角落,形成了各種各樣的星云,經過長時間的演化,恒星、行星和各種各樣的小型天體逐漸成型,最終構筑了整個宇宙的空間。

在這無數星球之中,有那麼一隅,坐落在銀河系的某個點位上,它就是我們的太陽系,更為湊巧的是,太陽系中的行星和小行星帶,按照軌道,有規律的運轉,數十億年來從未變更。

其中,金星、地球和火星同樣坐落在太陽系的宜居帶中,可三者又全然不同,金星離太陽太近,因此表面上沒有液態海洋的存在;火星離太陽又較遠,因此,大氣較為稀薄,不適宜生物的生存。

只有地球成為了「天選之子」,它距離太陽不遠也不近,用45.5億年的時光,演化出今天的人類。

這一切是多麼的湊巧,可這些巧合全都出現在我們人類的身上,當諸多巧合匯集在一起的時候,就成為了「必然」,也就是說,我們人類出現在地球上,不是我們自己的選擇,而是天體運行規律下,必然誕生的產物。

從這個角度來看,科學家對宇宙起源的懷疑并非沒有道理,因為誰也不能保證,在這片寬廣的宇宙中,沒有其他生物的存在。

結語

楊振寧和愛因斯坦的懷疑,并不是對現有科學體系的懷疑,而是對世界規律性運作的懷疑。

正是這些規律的存在,我們才構筑了今天的文明社會,才形成了人類的文明,正是科學對這些規律的進一步把控,我們人類才有更加光輝的未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