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乾隆給紀曉嵐白紙讓他宣讀,紀曉嵐張口,乾隆瞬間龍顏大悅

天空之城 2022/05/13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1799年,紀曉嵐升任禮部尚書。在他任內,有一年久旱無雨,災荒四起。乾隆皇帝決定親臨天壇祈雨。

這一天,朝廷的文武百官隨著乾隆帝的輦輿浩浩蕩蕩地出正陽門,來到大祀殿前的天壇,舉行莊嚴隆重的祈雨祭禱儀式。

紀曉嵐任職禮部尚書,需要在祭禱儀式宣讀事先擬寫好的禱文。等到紀曉嵐宣讀禱文的環節時,只見他不慌不忙地來到祭壇正中,從身上取出禱文,并慢慢將其展開。

怎料,這是一張白紙!這使他大吃一驚,心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宣讀禱文,出口即真才學

公元1799年,紀曉嵐升任禮部尚書。禮部尚書一職可不簡單,需要主管朝廷大小的禮儀、祭祀等活動,還要掌管外事接待等禮儀工作,在清朝是從一品的大官,相當于現在的宣傳部部長,兼職文化部部長等。

在他任內,有一年久旱無雨,災荒四起。乾隆皇帝決定親臨天壇祈雨。

乾隆對祈雨一事頗為重視,他對文武大臣表示,要圍繞祈雨做好各種準備工作。他命令欽天監務必選好黃道吉日。

而太常寺卿則要仔細地擬好祈雨禱文,而禮部尚書則要宣讀禱文,以表示對上天的尊敬。另外,還要安排各種祈禱儀式、祭祀供品,一切事務安排完畢,則詔令有關部門分頭行動。

一位欽天監官員在選好了黃道吉日之后,便上奏給乾隆道:「稟皇上,臣在這里聽皇上說要親自祈雨,臣就暗自反復推算,擇得三日后便是皇道吉日,可行祈雨大典。故在這里稟明皇上。」

「好!即定在三日后到設天壇祈雨!」乾隆說。

擬寫祈雨禱文,則落在了太常寺卿胡牧亭的身上。次日,太常寺卿胡牧亭就對同僚們說:「昨日到宮里接到皇上旨意,要我們寫一篇祈雨禱文,兩日后到天壇祈雨時宣讀。你們誰來寫這篇禱文。」

眾人聽后,忙說:「如此隆重的典禮,我們豈能寫好禱文?還是寺卿大人您來寫最為妥當。」

胡牧亭表示,既然諸位大人都不愿意寫,只好自己來寫了。說完,他徑直地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拿起筆墨準備寫禱文。

這篇禱文,乾隆不會親眼過目,但一定會在祈雨大典上親耳聽聞。所以胡牧亭也不敢有任何怠慢,非常用心地琢磨起來,聚精會神地在寫禱文。

禱文終于寫好了,胡牧亭拿起來反復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甚是滿意。同僚們得知后,便湊過來看胡牧亭所寫的禱文,「寺卿大人您將禱文寫完了吧?能給我們看看嗎?」

胡牧亭甚是得意地說:「寫完了。有什麼不能看的,要看,你們拿去看吧。」

眾人看完之后,連連表示稱贊,「好!寫得好!」

隨即,胡牧亭便將禱文卷起來放在抽屜里。

禱文寫好之后,胡牧亭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之后,他了解到禱文是要交給禮部尚書紀曉嵐來宣讀,于是他轉念一想,我何不與這個出口成章的大才子開個玩笑,看他能否在祈雨大典上編出一道禱文來?

但胡牧亭又覺得不妥,萬一他真的讀不出來,惹惱了皇上,后果就不堪設想了。但胡牧亭轉念又一想,如果他真的讀不出來,我就將擬寫好的禱文立即交給他,應該不會惹怒皇上。

主意已定,胡牧亭就將禱文放好,并找了一張空白的紙來替代。

祈雨大典的日子到了,宮里宮外忙碌不已,朝廷上的文武百官也隨著乾隆帝的輦輿浩浩蕩蕩地出正陽門,來到大祀殿前的天壇。

胡牧亭則連忙吩咐人將案上的那卷空白禱文交給禮部尚書紀曉嵐。紀曉嵐順手接過禱文之后,便將它塞進了袖筒里。

祈雨大典開始了,只見司儀官在祭壇上一一高聲喊著祭禱儀程。隨即,乾隆皇帝便率領文武百官向上蒼獻禮。

很快,到了宣讀禱文的環節,只見司儀官大喊:「宣讀祈雨禱文。」

紀曉嵐不慌不忙地不慌不忙地來到祭壇正中,從身上取出禱文,并慢慢將其展開。

怎料,這是一張白紙!這使他大吃一驚。

紀曉嵐剛想去找胡牧亭問個明白,但是轉念一想,問了也會耽誤祈雨大典這麼隆重的事情!萬一皇上生氣了,估計自己的小命就難保了!

旁邊的官員看到紀曉嵐展開的是一張白紙,也都大吃一驚,不由得為紀曉嵐捏了一把汗!這麼隆重的典禮,如果讀不出禱文來,后果難以設想。

胡牧亭看見紀曉嵐呆站在那里,卻遲遲不讀禱文,就想著把禱文送過去,以免惹怒皇上。但是胡牧亭又看不出其神情有緊張之色。

乾隆皇帝也看到了紀曉嵐拿的是一張白紙,不免感到好氣又好笑。正想發火時,突然明白過來,也許是胡牧亭有意在與他開玩笑,讓他難堪下不了臺。

于是乾隆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也想看看他狼狽得下不了臺的樣子,便故意催促說:「紀曉嵐,快念禱文!」

紀曉嵐說:「是,臣這就念。」

說完,他清了清嗓子,大聲的念道:「 帝曰:‘咨爾龍,歲大旱,用汝行甘雨,汝其往,欽哉!’」念完之后,便深深地鞠躬,隨即站到了一旁。

乾隆一聽,雖然禱文字數不多但是氣勢非凡,風格別具,也表達了自己所想表達的意思,于是龍顏大悅,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胡牧亭聽后,知他是臨時集書經中的句子,編成一篇短小精悍的禱,也不得不佩服他出口成章的真才實學。

祈雨大典結束之后,紀曉嵐去找胡牧亭「算賬」,但是胡牧亭哪里會承認?他說:「禱文我早就寫好放在那里。也許是去取的人拿錯了,那也不是我在糊弄你,這完全是個誤會,好在你已經將禱文讀出來了。看得出,皇上聽了也很滿意。」

紀曉嵐仍舊生氣,他說:「可是,我一看到那是張白紙,便急出一身冷汗來。在這麼隆重的典禮上,如果我臨時讀不出禱文來。皇上一怒,我的小命就沒了。你不知道嗎?」

胡牧亭說:「不會的,你放心。」說完之后,他從袖筒里拿出那道禱文,說:「你看,這不是有現成的嗎?你呆在那里時,我正想把它交給你,你卻讀起禱文來了,所以只好把它留下了。」

原來這真是胡牧亭開的一個玩笑,紀曉嵐既生氣又無奈,好在祈雨大典順利結束了,也只好作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