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請功臣吃飯,卻不給筷子,功臣吃完離開后,皇帝:此人得除

天空之城 2022/09/25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前119年,在漠北之戰中,「飛將軍」李廣因為迷路而延誤戰機。最終,他因為不想忍受刀筆之吏的折辱,就此自我了結了。

后世很多人都為李廣不平,畢竟螻蟻尚且偷生,好4不如賴活著。但同樣是漢朝的一位大功臣,如果他知道了李廣的做法,或許會非常認同,因為他曾經就被刀筆之吏折辱的「體無完膚」。

并且他還用實際行動告訴后人一件事:如果皇帝請你吃飯,你卻發現面前沒有筷子,千萬別去要。

你們這幫廢物來了,朕晚上還咋睡覺?

西漢文帝年間,北方匈奴一直對中原地區虎視眈眈,曾經多次南下侵擾北部邊界。而漢朝的首都長安距離邊界并不太遠,匈奴的兵鋒隨時都有可能抵到長安城下。

為了保障長安的安全,漢文帝便從各地征調了三支軍隊駐扎在附近。這三支軍隊的統軍將領便分別是駐軍灞上的劉禮,駐軍棘門的徐厲,和駐軍細柳的周亞夫。

但即便是調來了這三支精銳之師,能否擋得住匈奴的進攻,漢文帝其實心里也沒個準。于是,他就打算親自去軍營中看一看,「下基層了解情況」。

就這樣,漢文帝的車架從皇宮出發了,直奔這三人的駐軍之處。

他首先到的就是劉禮的灞上,但是到了灞上之后,眼前的景況卻是讓漢文帝大吃一驚。

車停在軍營的門口后,漢文帝看見門口站崗的士兵一個個東倒西歪的,身上的盔甲也是都穿的吊兒郎當,還幾個士兵甚至在懶洋洋地打著哈欠。

漢文帝勃然大怒,派人走上前去呵斥道:「你們的主將呢!讓他出來。」

誰知站崗的士兵卻根本不在乎他,隨手一指:「將軍在里面呢,豈是你想見就見的?」

來人怒道:「此乃天子車駕,來者是當今皇上!」

幾個站崗的士兵一聽,頓時嚇得趴在地上連連磕頭,漢文帝見狀,便讓人打馬前行,幾個士兵趕緊開門放行,根本不敢有絲毫阻攔。

就這樣,漢文帝的馬車從軍營大門長驅直入,直接在軍營內縱馬飛馳,沿途的各個士兵聽說是皇帝車架,也都趕緊放行,任憑馬車一路跑到了劉禮的大賬門口。

劉禮聽聞是皇帝親自來了,嚇得趕緊出門迎接,恭恭敬敬地將漢文帝迎進了軍賬之中,又讓人去端水打扇,安排飯食。

但此刻漢文帝哪有心思吃飯,立刻問劉禮:你一共有多少軍隊,多少騎兵、多少步兵、多少弓兵,防御重點何在,一天消耗多少糧食?

面對這些問題,劉禮回答的支支吾吾,這讓漢文帝更加生氣,扭頭就離開了灞上,身后的劉禮則是召集將士趕緊恭送皇帝。

就這樣,漢文帝帶著一肚子氣,來到了第二站——徐厲駐守的棘門。

可誰承想,剛到徐厲的軍營門口,漢文帝就遭遇到了同灞上一樣的待遇。等漢文帝亮出皇帝身份后,駕車直入到徐厲的營前,又一次大跌眼鏡。

此時已經日上三竿,都要吃午飯了,士兵竟然向文帝稟報說,徐侯爺(徐厲封爵祝茲侯)竟然還沒睡醒。

等到徐厲慌慌張張地穿好衣服爬到漢文帝面前,漢文帝也已經懶得再問他什麼問題了,直接扭頭就走。

徐厲則是帶著眾將士在身后喊:恭送皇帝。漢文帝卻連頭都沒回。

長安城要是讓這等軍隊來守衛?朕晚上怎麼還能睡得著覺?

三座營地已觀其二,就剩一個周亞夫的細柳沒有去了,漢文帝只能將拱衛長安的希望,寄托于周亞夫了。

皇帝:嚇朕一大跳

漢文帝也是像先前一樣,帶著氣來到了周亞夫駐守的細柳。本以為周亞夫會和劉禮,徐厲之流一個德行,可等文帝走到細柳軍營門口,他眼前一亮。

只見站崗的士兵各個腰桿挺直,裝備整齊,臉上洋溢著肅沙之氣,漢文帝的車馬剛剛靠近軍營百丈左右,站崗的士兵便都舉起了武器,進入了戰斗狀態。

這等陣勢,著實嚇了漢文帝一大跳,不過他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待漢文帝等人來到周亞夫的軍營門口時,有宦官便舉著令牌上前通報:「天子來了。」

誰知守門的都尉拔劍一橫:「軍中無皇令,我們只聽將軍的,天子來了也不讓進!」

漢文帝見狀,不但沒有不高興,笑意反而更濃了,他讓都尉拿著自己的令牌進軍營通報周亞夫。

很快,周亞夫便令打開營門,漢文帝的車駕剛要打馬前行,一旁的士兵便出來阻攔道:「將軍有令,軍營之中禁止縱馬奔馳,還請皇帝緩步慢行。」

漢文帝大笑,便讓車夫慢慢駕車。

等到了周亞夫大賬門口,漢文帝便只見一個身穿戎裝,英姿威武的將軍走上前來,正是周亞夫本人。

周亞夫見了漢文帝,也不解下腰間佩劍,只是微微弓膝抱拳道:「臣身披甲胄,只能以軍中之禮拜見,還請天子不要怪罪。」

漢文帝一聽開懷大笑,連忙把周亞夫攙扶了起來,隨便問了他一些軍中之事,周亞夫也都是對答如流,從軍隊配比到作戰思路,說的頭頭是道,漢文帝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

等走出了軍營,漢文帝感慨道:「這才是真正的統兵大將啊,灞上、棘門的那兩位,簡直是在胡鬧。匈奴若真南下,只怕他倆都會被俘虜,何談保護朕呢。」

從此之后,周亞夫就給漢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漢文帝之所以高看周亞夫一眼,不光是因為這次細柳閱兵讓文帝滿意,其實更重要的原因是,周亞夫他爹曾是文帝的大恩人。

替我跟你爹說,謝謝他老人家

在當時,周亞夫可是「根正苗紅」的將軍,因為其父親是漢朝開國元勛周勃,當年可是和劉邦是穿著一條褲子長大的生死弟兄。

劉邦沛縣起義時,周勃就在他身邊,后在反秦和楚漢戰/爭中屢立奇功,被劉邦封為絳侯,爵位世世代代不斷。

而周勃對劉家人的貢獻還不止于此,甚至可以說,沒有周亞夫他爹周勃,漢文帝他就當不了皇帝。

漢惠帝七年(公元前188年),惠帝劉盈駕崩,呂后立年僅4歲的劉恭為帝。

劉恭不但不是嫡出,甚至都不是嬪妃生的,他的母親只是一個宮女。劉恭被立為太子之時,其母親也被呂后除掉了。

劉恭8歲時,知道了母親被除一事,童言無忌地說:長大以后要弄死呂后。結果,他就被呂后廢了并暗中除掉。隨后呂后又立劉弘為帝。

高后八年(前280年)呂后病逝。當時長安城的南北軍首領,分別是呂后的侄兒呂產和呂祿,二人決定此時發動叛亂,讓天下從此姓呂不再姓劉。

就在十萬火急之時,宰相陳平找到太尉周勃商議,決定綁架一個叫酈商的人。

酈商兒子叫酈寄,是北軍統領呂祿的好友,酈寄眼見父親性命不保,只能聽從周勃的安排,謊騙呂祿出去射獵游玩。

而呂祿也是心大,就真的決定反叛之事再緩一緩,和酈寄一起出游了。

周勃就趁這個間隙,進入北軍軍營奪去了北軍兵權。此時就只剩下南軍的呂產了,而呂產哪里是身經百戰的周勃的對手?

就這樣,太尉周勃平定了呂氏叛亂,穩住了劉氏江山。緊接著,周勃和眾大臣以皇帝劉弘根本不是惠帝劉盈之子為借口,廢了劉弘(劉弘是不是劉盈之子一直是個謎,但歷史上關于劉弘他爹的唯一記載只有劉盈。而劉弘被廢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他是呂雉一手扶植上位的),迎立劉邦的第四個兒子——代王劉恒即位,是為漢文帝。

所以說,沒有周勃,就沒有他漢文帝的今天。而周勃之子周亞夫更是如此神威,這讓劉恒怎能不高看他一眼嗎?

被文帝重用,那是多少將軍求之不得的,但對于周亞夫來說,或許并不是一件好事。

你這老頭,瞎算命

周亞夫年輕時,曾經有人給他算命,說他會承襲父親爵位,富貴至極,但是最終餓4。

這幾條周亞夫是一個都不信,因為他父親周勃絳侯的爵位,不但早已經被他哥哥承襲了,而且當年高祖立下誓言,周家世世代代永享爵位。

并且他周亞夫真大富大貴了,又怎麼會餓4了?因此對待旁人的算命,周亞夫權當耳邊風了。

誰知沒多久,周亞夫的哥哥周勝之就因沙人被處決了(至于沙了何人不得而知,史書上關于周勝之案只有一句話:坐殺人,國除。)

漢文帝感念周勃的恩情,不想剝奪周家的爵位,便讓周家內部「民主選舉」,商量商量誰來繼承爵位。

周家幾個人最終一致決定,周亞夫品行出眾,便由他來繼承爵位了。

而這次細柳閱兵之后,漢文帝更是相信了周家人的眼光,看來這周亞夫,還真是一個可用之才。

兩年后,漢文帝重病,彌留之際他拉著太子劉啟(也就是后來的漢景帝)囑咐,國家危難之際,周亞夫是個可用之人,他能夠統領軍事,平定禍亂。

等到漢景帝劉啟登基之后,也是把自己老爹的話放在了心里,因為他很快就要用到周亞夫了。

我就是不出兵,氣4你

在漢朝初期,劉邦借鑒了西周的分封制,和秦朝的郡縣制,實行了一個「郡國并行制」。

這個制度有點不倫不類,既有直接受中央管轄的郡,也有很多不受管理,自行發展的諸侯國。

到了景帝之時,吳王劉濞、楚王劉戊、膠西王劉卬等諸侯,都有著很大的勢力。他們可以自行開山挖礦,冶鐵練兵,曬鹽販賣,個個都都賺了個盆滿缽滿,富的流油。

這實力有了,野心自然也就隨之膨脹,大家都姓劉,都是劉邦的子嗣,憑什麼你能當皇帝我就不能?

尤其是這個吳王劉濞,他和漢景帝早就結下了血海深仇。

在漢景帝劉啟還是太子時,發生了「弈棋事件」。簡單來說,就是劉啟和吳王劉濞的兒子劉賢在一起下棋,結果兩個年輕人就這麼下著下著下急眼了,直接吵吵了起來。

這吵著吵著,劉啟一把抄起棋盤,砸在了劉賢頭上,這一下竟然直接把劉賢給砸死4了。

劉濞身為吳王,他的兒子未來也是吳王,就這麼活生生被砸4了,這事絕對不能這麼算了。但劉濞此時實力不強,只能忍氣吞聲。可這除子之仇,劉濞是記住了。

沒多久,劉濞就等來了復仇的機會。

在漢景帝二年,大臣晁錯獻上《削藩策》,目的就是要好好削弱一下諸侯國的勢力,這讓漢景帝非常心動,但卻也沒有貿然行動。

過了不久,漢景帝的奶奶薄太后病逝了,各地王爺都派人前來吊唁,楚王劉戊更是親自進京。

但劉戊在吊唁期間,自己沒有忍住,竟和宮女偷偷歡好。這事放在平時倒無所謂了,可現在正是太后喪葬之時,劉戊的行為可是對太后的大不敬。

景帝念及兄弟之情,本想揮揮手,此事拉倒得了。但不想被晁錯知道了,他立刻上疏,再次請求景帝削藩,先拿劉戊開刀。

景帝一來不想真的動劉戊,二來又架不住晁錯接二連三上書,就取了個折中的法子,沒收了劉戊的幾處封地。

但不想,景帝的做法還是遭到楚王劉戊記恨。一年后,劉戊聯合吳王劉濞起兵。

結果,這一下子把各地的諸侯王都「炸」了出來,紛紛打著「除晁錯,清君側」的口號起兵響應吳王,就此七國之亂爆發了。

漢景帝此時也是心中發怵,又被幾個大臣一忽悠:諸侯王的目標是晁錯,只要除掉他叛亂就平息了。

結果景帝竟然真的把晁錯除掉了,然后給這幾個王爺請罪,想要息事寧人。

但這幾個王爺已經起兵了,哪是這麼容易就平定的呢?而且「除晁錯」就是個口號,他們真正想干掉的,當然還是漢景帝劉啟。

吳王劉濞更是對漢景帝的使者大笑道:「我現在和皇帝有什麼區別嗎?干脆你回去告訴劉啟,從此之后我為東帝,他為西帝吧。」

這一下,漢景帝方才如夢初醒,立刻放棄幻想,準備戰斗,但是這場戰/爭,誰來領兵出征呢?

漢景帝想到了自己老爹臨走前的囑咐,立刻召見了周亞夫。

此時叛軍正在攻打梁王劉武,漢景帝調來周亞夫后,立刻升任他為太尉,并派他前去解梁王之圍。

周亞夫明白,劉戊、劉濞手下的士兵多為楚人。昔日楚霸王項羽雖已滅,且劉戊、劉濞俱是無能之輩,但楚人剽悍之風不減。此時敵強我弱,萬不可正面迎敵,須繞到敵軍后方,伺機斷其糧道,一舉殲滅叛軍。

于是,周亞夫就沒管梁國被圍之事,而是悄悄繞道進軍敵后。但周亞夫哪里知道,自己的這次進軍,敵人竟然也料到了。

周亞夫行軍至灞上,遇到一位名士趙涉,他告訴周亞夫,千萬別從這里過去,前面就是伏兵。

周亞夫聽從了趙涉的建議,于是又繞道到達了雒陽。后來,周亞夫果然發現了灞上的伏兵。

周亞夫到了雒陽后,就立馬斷了叛軍的糧道,然后深挖溝、高筑壘,做好了一切防守,但就是不主動進攻。

于是,被圍了幾個月的梁王劉武,不斷催促周亞夫趕緊出兵,前后夾擊定能一舉消滅叛軍。

但對于梁王接二連三的求救,周亞夫卻都視而不見。

梁王沒招了,就給景帝寫信,景帝立刻下詔讓周亞夫出兵,可周亞夫也只是做做樣子,又截了叛軍的一次糧。

此時不但梁王、景帝坐不住了,甚至就連劉戊、劉濞都坐不住了。因為他們此時已經被周亞夫斷糧多日,內部兵饑卒餓。劉濞于是就日日派兵到周亞夫營前叫罵,挑釁周亞夫來應戰。

但周亞夫卻是穩坐釣魚台,根本不出兵。

一日,周亞夫正在軍賬中休息,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陣嘈雜之聲,幾個副官聽了都嚇得立刻跑了出去,生怕敵人來了。

但周亞夫卻是翻了個身繼續睡,似乎根本沒聽到。

就這樣過了一會,外面的聲音平靜了下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周亞夫臨危不亂的名聲也傳揚了出去。

一個多月后,周亞夫大營的東南處突有叛軍來襲,而且聲勢浩大,眾人都要趕緊抵御。

但周亞夫卻表示,東南處溝深壘高,易守難攻,敵人主力軍不可能進攻此處,于是命令眾人去西北處防守蹲伏。

眾人將信將疑地到了西北處,不多時果然遇到了一支叛軍偷襲,并且真是劉濞的主力。

憋了好久的周亞夫軍隊當即沖了出去,而叛軍忍饑挨餓已久,根本不堪一擊,被打的落花流水。

周亞夫乘勝追擊,一舉殲滅吳楚聯軍其余部隊,劉濞帶著千余人向南部的東越逃竄。

跑到東越后,劉濞本想東山再起,但他哪里知道,漢景帝早就收買了東越王馀善。劉濞被東越士兵一槍戳死。

聽聞吳王劉濞身死,楚王劉戊知道大勢已去,拔劍自刎了。

就這樣,不過三個月的時間,這場「七國之亂」就被周亞夫平定了,可以說他立下了天大的功勞。

但危險也悄然而來了。

朕說啥都不對,是不是?

兩年后,因丞相陶青因病「退休」了,周亞夫便成為了丞相。

當時景帝想改立太子,因為太子母親栗姬是個妒婦,記恨景帝身邊的嬪妃,這也讓景帝很不喜歡栗姬。于是他想廢了太子劉榮,改立王美人的兒子劉徹為太子。

但不想這件事,周亞夫卷了進來。他不同意漢景帝改立太子,對此多加阻攔,令漢景帝很是不快。君臣之間就此有了隔閡。

而不成想,景帝廢太子的風波還未平息,梁王劉武又推了周亞夫一把。

劉武也是個小肚雞腸的人,當初周亞夫帶兵解了梁國之圍,劉武不但不感謝周亞夫,反而嫉恨他「見4不救」。因此劉武后來每次進京,都會在景帝面前說周亞夫的壞話。這讓漢景帝更加不待見周亞夫了。

不久,竇太后想給娘家侄子封個侯,而周亞夫又拿著高祖劉邦當初「非劉不王,非功不侯」來說事,把這事給阻攔了,又吸引了皇后的仇恨。

過了一段時間,匈奴有五個將領逃到了漢朝,漢景帝封他們為將軍,周亞夫再次阻止,覺得這五人雖然是來投誠的,但也是叛國啊,不能重用。

在被漢景帝以「迂腐」嘲諷之后,周亞夫竟然也氣的直接托病辭職,漢景帝也賭氣的答應了。

此時的周亞夫,在眾人心里簡直就成了一個「噴子」,什麼事都要反對,誰也不待見他。

但漢景帝覺得他畢竟還是有功,而且也想給后代留個能臣,便準備再考驗他一次,給他一個機會。

我咋沒有筷子?

這日,漢景帝在宮中擺下酒宴,邀請周亞夫前來赴宴,等到周亞夫坐下,君臣互相舉杯之后,漢景帝便一招呼:「您別客氣,想吃啥吃啥就行。」

周亞夫聽了也是一笑,隨即準備吃飯,但他低頭一看,卻是直接愣住了。

這桌上美酒佳肴、山珍海味擺的是不少,但卻沒有筷子!

這讓人怎麼吃?

周亞夫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對身后服侍的宦官一揮手:「去給我拿雙筷子來。」

漢景帝見狀,笑著對周亞夫搖了搖頭:「您這是不高興了嗎?」

周亞夫頓時憋得滿臉通紅,立刻站起身來摘了帽子給漢景帝叩頭請罪,漢景帝對周亞夫一伸手:「請起。」

周亞夫聽了,也是直接站起身來,漢景帝還剛想再說點什麼,就只見周亞夫一作揖,然后扭頭就走。

頓時,漢景帝滿臉陰云,嘆了口氣:「就讓這種人輔佐我兒子嗎?」

顯然,此時漢景帝已然有了沙心。

于是,漢景帝便讓人盯好了周亞夫,沒過幾天,果然出事了。

周亞夫的兒子周陽,看自己父親身體已經不太好了,便買了五百副盔甲,準備給周亞夫陪葬用。

但在古代,這買賣盔甲,可不同于買賣平常刀劍,那在別人看來絕對是圖謀不軌。

就這樣,周亞夫被下了大獄,可他卻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管誰來審問都是一言不發。漢景帝一聽,覺得周亞夫還是在生氣,便將他交給了廷尉審問。

廷尉開門見山地便問他盔甲之事,周亞夫聽了連忙解釋那是自己兒子給自己陪葬用的,不是要造反。

誰知廷尉聽了反唇相譏:「這麼一說,您是打算4后造反唄!」

周亞夫一聽頓時氣的口吐鮮血,被關進監獄之后,便開始了絕食抗議。

景帝這時候,但凡感念周亞夫的功勞,替他說句話,周亞夫則立馬被釋放。但景帝沒有。

五天后,水米不進的周亞夫就此氣絕身亡,一代名將就這麼窩囊地倒在了陰暗的角落里。

身在獄中的周亞夫,如果回想起了當年那個算命老頭的提醒,不知會作何感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