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忍者們遇上「惡搞」,宇智波鼬將鬼鮫當遊艇,卡卡西唱歌巨難聽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導讀:在不少畫師的手中,誕生了大量優秀的《火影忍者》作品。當忍者們遇上「惡搞」,將會出現怎樣的場景呢?宇智波鼬將鬼鮫當遊艇,卡卡西唱歌巨難聽,簡直是要人命。

《火影忍者》中的「惡搞瞬間」並不少見,天道佩恩vs暴尾鳴人,是彌彥形象全無的戰鬥,火影迷更是根據崩壞的瞬間,總結出「我的畫風在你之上」的火影梗。除此之外,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其他忍者之間有趣的「惡搞」瞬間。

迪達拉毀掉赤砂之蠍的「藝術」

迪達拉和赤砂之蠍都是曉組織的成員,他們都崇尚「藝術」,只不過一個是短暫的、一個是持久的。

無論是迪達拉還是赤砂之蠍,他們都非常看重自己的藝術,尤其迪達拉。只要有人否定迪達拉的藝術,他必定「暴跳如雷」,關鍵時刻可能會存在「掉智」行為。

面對佐助迪達拉選擇自爆,根本原因有兩點:佐助看不起他的藝術、迪達拉不選擇自爆會輸給佐助。唯有選擇自爆,才能證明迪達拉的藝術,才能挽回他最後的尊嚴。

當赤砂之蠍遇上「惡搞」,迪達拉直接將他最滿意的收藏品「三代風影」毀掉,囂張的坐在三代風影身上,並且玩弄著自己的「藝術」。看赤砂之蠍的跑步姿勢,大概率要讓迪達拉「血債血償」。

宇智波鼬將鬼鮫當遊艇

宇智波鼬和鬼鮫同樣是曉組織的搭檔,鬼鮫的確忠誠於帶土,負責監視宇智波鼬,可他對鼬更多的只是尊敬。鬼鮫被邁特凱打敗之後,為了不洩露情報,他選擇用水牢之術困住自己,召喚出鯊魚將自己吞噬殆盡,臨死之前他想起的還是那個男人——宇智波鼬。

當鬼鮫遇上「惡搞」,宇智波鼬直接將他當成遊艇。可以看得出來在鼬的手中還拿著「船槳」,但是鬼鮫的造型不像是鯊魚遊艇,而是鯨魚遊艇,因為還可以噴水。這個畫面的宇智波鼬同樣遭到了「惡搞」,仔細看看他「帥氣的容顏」便可得到真相,實在讓人不忍直視。

宇智波斑當帶土的「模特」

宇智波斑和帶土之間相互利用,斑的確救過帶土一條命,可他只不過是培養「工具人」罷了。宇智波斑是不能百分百保證長門用輪回天生復活自己的,所以他需要培養帶土。在帶土的心中,他或許從來沒有想復活宇智波斑,兩人都是對方的棋子,就看誰才是最後的贏家。

當宇智波斑遇上「惡搞」,從圖片上來看,他是充當帶土的「模特」,帶土幫忙畫畫的。仔細一看會發現,畫板上的人物是帶土喜歡的對象琳,宇智波斑完全成為了擺設。

角都、鬼鮫被當成坐騎

角都和飛段是搭檔、鼬和鬼鮫是搭檔,他們同為曉組織成員。單論實力鼬和鬼鮫的確在角都和飛段之上,可「不死二人組」的bug能力著實可以讓對手膽寒。

當角都和鬼鮫遇上「惡搞」,他們分別被當成飛段和鼬的坐騎。按道理說,角都應該可以壓飛段一頭,為什麼這一次甘願成員坐騎呢?這個「惡搞瞬間」的亮點是,迪達拉在一旁「吃瓜看戲」。

佐良娜的「拍照技術」

佐良娜是佐助和小櫻的女兒,是《博人傳》的女主,不過在「穿越篇」中沒有出現,主要是佐助、博人以及自來也等人的鏡頭。

佐良娜給眾人拍照時,她只將佐助和小櫻兩人放入了鏡頭,斑、鼬以及帶土全部都被忽略了。宇智波鼬還特地比一個剪刀手,結果鏡頭中壓根沒有他。

卡卡西唱歌巨難聽

從「惡搞瞬間」可以看出,此時的卡卡西正在唱歌,似乎還是《親熱天堂》系列的歌曲。邁特凱被鬼鮫稱為「珍獸」,唯獨他為卡卡西的歌聲點贊。看看旁邊的伊魯卡和大和隊長,兩個人絕對被卡卡西的歌聲震撼,難道說卡卡西唱歌實在是巨難聽,要人命的那一種?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 Eliauk!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