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縱觀整部劇人設崩塌最為嚴重的當屬貝姐,強行洗白最致命!

貝爾摩德,毫無疑問,她的人設崩塌把整個劇情的嚴肅性都給毀了。

73原先說過,貝姐形象取自峰不二子壞的一面(峰不二子有好有壞,也就是說,貝爾摩德最初應該純黑),但現在來看這個形象在劇情裡已經完全寫崩了。雖然貝姐還有黑暗的一面,但對于整個劇情的發展來說,她「好」的一面(或者說對主角好,對組織不好)的表現和作用更大,這就是平衡崩潰的地方。(注意我說的是表現和作用,不是她本身的善惡屬性比例。

現在把貝姐寫成純黑絕對比波本純黑的力量大多了。因為貝姐是黑組實質上唯一取得紅方有價值情報的人,是唯一目前能產生重大威脅的人。不過現在一般觀眾看見她比看見犯人還開心,知道柯南這次肯定穩了。她甚至不需要親自動手或者幕後出計,只要把該說的說了都能直接扭轉局勢。如果我是boss要對紅方來一次進攻,最有效的必然是選擇以貝姐(的能力和情報)為核心制定計劃。

貝姐現在擁有哪些屬性?

A.黑組的核心人物(有多核心,雖然掛名的地位低于朗姆,看起來也就跟琴酒平級,但憑她跟boss與核心計畫神秘藥物之間還未被揭開的關係,我就能確定她才是黑組劇情線上真正的NO.2,朗姆?不過是一個能幹的打工仔罷了)

B.掌握了紅方最多的機密

C.同時在劇情中「好」的一面推動作用更大(可以是主觀的也可以是客觀的)

這三點同時滿足就必然形成劇情崩潰了。

黑組想要重拾威風,最重要的是有A+B但沒有C的角色,目前朗姆和詹黑論都只能是說未來可期(朗姆只是有機會瞭解到紅方的機密,詹姆斯只是有可能為黑),可見讀者本身也很希望有這樣的角色。可惜不僅沒實證,還有貝姐這樣ABC全占了的,真的就顯得很假。

她現在這樣的人設會有什麼後果,直接說結論就是,但凡組織裡有任何人想對主角動手,只要他們的地位和級別不高于貝姐,73就能直接調用貝姐把他們擺平了。(必須是高于,像琴酒那樣的即使想問工藤新一的情報也被貝姐憋回去)並且由于貝姐的能力特殊,可能十幾個這樣的人加起來的情報量都不足以抗衡她的決斷。

一個最早初稿設定為黑,佔據組織核心地位的人,成了柯南的免死金牌,這樣的設定在以正反派對決為主線劇情的故事裡,不是顯得太滑稽了嗎?

而且仔細看過漫畫就發現,貝姐這個洗白的方式,就很離譜。她放過小蘭和新一,以及他們的家人,是因為她被打動了。可是你思考一下貝姐的年齡,她在二十年前,就跟熟練工一般幹掉了朱蒂的父母並且把小朱蒂留在點燃的屋子裡,那時候琴酒可能還在學習四則運算呢。

也就是說,一個信奉黑暗的人,僅僅因為偶然的善意,就突然發生了一個及其扭曲的轉變,那為什麼在過去的二十年,甚至四十年裡,她沒有遇到別的善意呢,這個世界上只有新一和小蘭是好人嗎?起碼貝姐是這麼看的,她說天使從來沒有對她露出微笑,可是一個正常的世界裡,怎麼可能到處是壞人,處處都是惡意?恐怕是想對她表露善意的人,都沒來得及做什麼就在她的槍下喪命了吧。

以貝姐的地位會被束縛嗎?明顯不是,她自由的很,你要說琴酒幹壞事是受到組織的逼迫無可奈何我都信,但貝姐想幹壞事,那絕對都是她自己想幹,比如不是她的任務,搶著幹,滿月篇之前調查雪麗,意圖謀害新出,組織根本沒有指派給她,都是個人的任性妄為;

又比如能推掉的任務,非要去幹,比如倫敦襲擊瑪麗,在海猿島主線前竊取並説明解讀FBI的訊息。為什麼我說能推掉,就憑琴酒拿槍瞄著毛利阿貝的時候,貝姐敢當著所有人的面質疑並且阻止琴酒(剩下幾個人都認同琴酒的行動),我就知道,沒有人能強迫她幹活。只要她自己不想手上沾滿鮮血,隨便找個理由說要幹別的事然後推辭掉,讓別人頂替(需要易容的任務她也可以只化妝不動手,師出同門並且不會變聲的有希子都能易容柯南和秀一,貝姐不可能做不到)

所以貝姐的本質依然是個壞人,她雖然被新蘭所救,但她所認同的依然不是紅方正義善良的觀念。那麼請問,為什麼立場不同的人,可以在行動上偏執到這個地步,對主角的好次次都淩駕于組織的行動之上,你毀組織一次計畫,我放你,你毀組織好幾次計畫,我還每次都放你,那還有必要呆在組織嗎?並且我敢預言無論73以後再讓柯南怎麼跟組織敵對,貝姐依然會護著他。

非要說她人設本來就不一定對組織忠心,那只能說——作者自己都設置了黑組核心不忠誠,那這反派還玩個球?當然現在已經是玩個球的爛攤子了,貝姐這個塑造早把組織毀了。

主角的安危——大于自己的立場——大于組織的利益,這就是貝姐心中的價值觀定義。可這樣的人物,不該被設定成boss的核心部下。貝姐的崩塌不僅出自于她在劇情中的人設跟初定原稿相差太遠,還在于人設和劇情定位產生了衝突,相當于73在硬要寫一個主角戰勝反派但反派永遠不會傷害主角的劇本。跟大家吐槽,雖然小蘭是女主角但73一直不讓她進主線是一個道理。

更要命的是,她這種不和諧比小蘭進不去主線還嚴重。因為貝姐隱隱約約有一種,我做壞事只是挑人做,你被我攻擊了,那證明你活該,如同自己擁有神性一般,去審判和定奪某些人該不該受到傷害。她從來不敢傷害男女主以及他們的家人,她甚至不敢讓小蘭接觸一點黑暗,但她肆無忌憚的傷害灰原哀,朱蒂,赤井一家,在柯南裡代表正義的FBI,甚至于一些無辜路人(比如新出)。她以自己的喜好,去為人劃分值不值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