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次對雛田起了殺心,引得四名上忍同時阻止,寧次實力就那麼強?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在中忍考試選拔過程中,雛田和寧次兩人在「角鬥場」上宿命般的相遇,讓我們初步瞭解到了日向家族內部宗家和分家的矛盾。

由於某些原因,當時的寧次可以說對雛田已經起了殺心。為了阻止甯次,包括月光疾風、夕日紅、邁特凱以及卡卡西在內的四名上忍幾乎同時出動。

其實按道理來說,當時能夠阻止寧次的只要有月光疾風一人足矣。畢竟甯次雖然天賦極高,實力也很強,但他的綜合水準絕對沒有達到上忍的水準。

因此,四個上忍出動來阻止寧次,不是因為寧次的實力很強一人難以應付,而是他們四人對此事的不同心境而產生的相同結果,下面一一詳述。

一、淺談寧次對雛田產生殺意的動機

寧次和雛田之間發生衝突的導火索,實際上就是日向家族內部宗家與分家的矛盾。對於寧次來說,身為分家的自己就像是囚牢中的雛鳥,而那把鎖的鑰匙就在宗家手中。

因為命運如此,宗家不可能用鑰匙打開那把枷鎖,這就意味著寧次一輩子無法得到自由。因為不能反抗,所以寧次只能選擇妥協。與此同時,仇恨也常伴其左右。

所以,寧次一向對宗家的雛田不太友好。在中忍考試期間兩人對峙時,甯次曾多次窺探雛田的內心世界,致使雛田自信心大打折扣。

寧次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他希望通過這種「窺視」和打擊以此來獲得心理上平衡。讓他沒想到的是,雛田因為鳴人的鼓舞重拾起了這份自信。

不僅如此,在被寧次不斷壓制的情況下,雛田依然堅持不服輸的精神,欲與寧次決戰到底。在寧次眼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命運也是不可違抗的因素。

而雛田的命運,就是安心在宗家的呵護中養尊處優,當一個「弱者」就好。所以,對於雛田的反抗和堅持寧次很是不理解。

可以肯定的是,雛田越是堅持,寧次欲打擊雛田的心意就越強烈。在此期間,他多次嘲諷雛田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並表示自己有義務讓雛田看清並接受自己的命運。

但是,看著老是將「命運不可抗」,「安心接受自己的命運」等說辭掛在嘴邊的寧次,雛田也終於忍不住反駁道:「其實最不甘心的人就是你自己」。

是的,寧次老是喜歡將這些話掛在嘴邊,恰恰就是出於他內心深處的那份不甘。他自認為能看清別人的內心世界,卻不料別人同樣能洞悉他自己的內心所想。

起初鳴人反感寧次洞悉雛田心理活動的行為,實際上就是人性使然。現實生活中我們沒人願意和這樣的「心理學家」打交道,同時對這種行為也是極度反感。

而甯次自然也不例外,更何況雛田所說正是他不願表露和提及的傷痛。因此,這句話就像一把利劍,深深刺痛了寧次的軟肋和自尊,致使他惱羞成怒般的對雛田起了殺心。

對於寧次自己無法忍受被別人看穿,卻總是以看穿他人內心以此來獲得平衡的做法,我們大可以理解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現實生活中,這種人也不在少數。

二、四個上忍同時出動阻止寧次,都是出於不同心境而產生的相同結果

開頭提到,寧次在對雛田起了殺心的瞬間,其行動過程瞬間被四個上忍同時打斷,不是因為寧次的實力很強導致一個人無法阻止,而是四個上忍出於不同的心境而產生的相同結果。

眾所周知,忍者只要是達到了上忍水準,對於一種「無形的惡意」尤為敏感,那就是殺氣。因為那時的寧次周身纏繞著殺氣,才迫使上忍們競相出手阻撓。

1、于月光疾風來說,他的職責就是監督考生「點到為止」

月光疾風當時是場上的裁判,在比賽開始之前,他也說過自己會在合適的時機出手阻止。這就意味著,他的職責不光是判定輸贏,還有監督考生「點到為止」。

雖然三代火影說過,這次中忍考試就像是國與國之間爆發小規模戰爭的縮影,就需要考生們拿出以命相搏的覺悟。但是,實際上「以命相搏」的考試並不是木葉的作風。

那樣的說明,也只是想讓這些雛鳥們提早瞭解忍者世界的殘酷。真正在考試過程中丟一條命,那也只有「血霧之鄉」才幹的出來。

與「血霧之鄉」不同的是,木葉是主角鳴人出生和生活的地方,在加上作者的本意就是將原本藏於黑暗的職業暴露在陽光之下。所以,那樣的黑暗不是木葉的作風,木葉的忍者也不允許任何考生在考試時殞命。

2、於夕日紅來說,她不想讓自己的學生受到傷害

雛田是夕日紅的學生,作為她的指導教師,夕日紅有義務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下保證自己學生的安全。只要是明白「火之意志」的木葉忍者,都會有相同的做法。

就比如卡卡西經常說的「我是不會讓同伴被殺的」,又如阿斯瑪說的「我的職責就是保護玉」等等之類,犧牲和保護,是每一個上忍應該持有的覺悟。

但是這種覺悟要得以被貫徹還是有前提條件在的,就例如神無毗橋之戰時,琳被抓走、帶土的犧牲。我們常說如果水門在的話,這些事就不會發生。

所以這就牽扯到了我上述提到的「某些特定環境」——既心足力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而夕日紅在當時則同時滿足這兩項條件,她自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學生被殺。

3、於邁特凱來說,他不希望自己的學生釀下大錯

在自己學生面前就得拿出犧牲和保護等覺悟的同時,指導上忍們還有一個必須貫徹的職責,那就是有義務讓自己的學生養成正確的價值觀。

就比如卡卡西,他讓鳴人等人學會了什麼叫做團隊精神以及同伴的重要性;而邁特凱則讓小李學會了奮力堅持、自我約束的韌性。

至於寧次,因為他內心的那份偏執是受家族內部影響而根深蒂固,所以邁特凱在這方面無法改變寧次的想法。但至少,他能監督自己的學生不在行為上出現越軌。

其一,雛田是宗家的人,如果真的讓甯次成功得手,後果不堪設想;其二,雛田和寧次同為木葉忍者,互相殘殺是大忌;其三,雛田和寧次拋開家族立場,兩人還是親堂兄妹,更不能因此自相殘殺。

如果雛田真的被寧次殺害,對於寧次來說他的人生或許來不及枝繁葉茂就得因此枯萎,而對於邁特凱來說,則是一輩子無法彌補的失職。

4、於卡卡西來說,同伴之間「互相傷害」是他不想看到的

和上述三人比起來,卡卡西出手阻止就給人一種很「迷」的感覺。不論從職責還是立場上來看,他都沒有義務去阻止寧次的行動。

但我們不能因此就斷定沒有出手阻止的阿斯瑪就是純粹的站在一邊看熱鬧,他就是因為知道有人會因此出手,所以才穩坐釣魚臺的。

那麼對於卡卡西而言,他完全可以像阿斯瑪一樣,等著月光疾風等人處理就好了。他會出手阻止,究竟是出於一種什麼樣的心境呢?

正如我上述所說,雛田和寧次同為木葉忍者,本質上就是同伴。而卡卡西因為有琳的經歷,所以養成了不想看到任何同伴之間互相殘殺等場面的性格。

綜上,四位上忍就是因為感受到了寧次身上的殺氣,所以出於不同的心境湊巧同時出現阻止了寧次。這倒不是因為寧次的實力夠強,而是因為只要寧次一得手任何後果都沒人能承擔得了。

寫在最後

綜上所述,寧次之所以會對雛田產生殺意,是因為雛田看透了寧次的內心,從而讓寧次惱羞成怒,一時間沖昏了頭腦。

而甯次的行為之所以引得四位上忍競相阻止,不是因為寧次的實力足夠強大,而是四位上忍出於不同的心境而產生的相同結果。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 Eliauk!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