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分肉忘了車夫,次日車夫直接駕車將他拉去敵營,從此多一成語

天空之城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都說寧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這里說的小人不只是人品卑劣之人,也更是地位卑微之人。 因為地位卑微之人往往會為了報復豁出一切,反正他們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

春秋時期就有這樣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說是一位將軍因為吃飯時怠慢了自己的車夫,結果打仗時車夫駕車直接把國君送到了敵軍手里,后世還因此多了一個典故成語。

小人記仇

春秋時期,周天子的權威衰落,各路諸侯攻伐不斷,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都喜歡在爭霸的舞台上露兩手,刷一刷存在感。

這個故事就發生在春秋時期的宋國和鄭國這兩個小國之間。 當時的背景是楚國和晉國兩個大國互相爭霸,宋國依附于晉國,而鄭國依附于楚國。

宋獻公四年,也就是公元前606年,楚國命令自家的小弟鄭國去攻打宋國,而宋國就派出了將軍華元前去與鄭國交戰。

春秋時期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之間的交戰,都頗有君子之風,一般都是由一方向另一方發出戰書,然后約定時間地點, 誰也不可以占據地形優勢搞偷襲,而且戰場和士兵的數量也不可以相差太大。

華元是宋戴公的五世孫,宋國的王族子弟,他在接到戰書后就按照約定帶兵去了大棘這個地方。 大棘大約在今天的河南柘城,是宋鄭兩國的交界處。

開戰之前將軍當然要大擺宴席,為士兵壯行。將軍華元就拿來很多只羊,以犒勞將士。 可能是華元個人疏忽的原因,在分羊肉羹的時候將所有人都照顧到了,唯獨沒有照顧到身邊的車夫羊斟。

這就讓羊斟十分不爽了,因為他不是一般的車夫,而是給華元駕駛戰車的司機, 華元作為戰場的總指揮,這位車夫羊斟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沒有吃到羊肉的羊斟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而先秦時代的人一般都非常看重榮辱而不在意生命,一個報復計劃就在羊斟的心頭形成。

羊斟慚羹

第二天,宋軍和鄭軍按照約定開戰,華元就坐在自己的戰車上指揮全軍,這時沒有吃到羊肉的羊斟卻惡狠狠地對他說: 「昨天分肉的事情你做主,今天開車的事,我來做主!」羊斟說罷就駕駛著戰車甩開宋軍大部隊直接沖向了鄭軍,而鄭軍一見敵方主帥的戰車獨自飛而來,便將其團團圍住,華元也因此被鄭軍生擒。

宋軍沒有了主帥指揮,便陣腳大亂,也輸掉了這場戰爭。戰后車夫羊斟卻沒有被拿下而是自己跑回了宋國,這可苦了將軍華元,一個人成了鄭國的階下囚。

由于華元是地位尊貴的王族子弟,所以宋國方面打算出一百輛戰車和四百匹寶馬良駒來贖回華元, 可還沒等贖人的戰車戰馬送到,華元就一個人獨自偷偷溜回了宋國。

到了宋國后,華元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車夫羊斟問罪,華元問羊斟:「怎麼回事呢?是戰馬不聽使喚了嗎?」而羊斟也沒有辯解,而是據實回答:「不是因為馬不聽使喚,是因為人不聽使喚。」

華元可能意識到此前分羊肉的事情怠慢到了羊斟,就沒有處罰他, 可心有惶恐的羊斟很害怕,就一溜煙跑到了魯國。從這之后,后世就多了一個成語叫做「羊斟慚羹」,指的是那種因為一己私仇,而禍亂大事的人。

司馬怒羹

春秋戰國時期的人「輕生命重榮辱」的特質是滲透到了骨子里的,那個時期因為沒有分好大鍋飯而倒霉的人不只華元一個。

戰國時期有一個狄族人建立的中山國,盤踞在河北中北部一帶。某次中山國君做了一大碗羊肉羹宴請群臣,可能這次也是國君疏忽的緣故。羊肉羹在分了一圈后, 輪到大夫司馬子期時已經沒有了,司馬子期一點羊肉羹也沒有吃到。

這就讓司馬子期十分不爽,好歹自己也是士大夫階層,怎麼一碗羊肉羹都吃不到。司馬子期認為這是國君在有意羞辱自己,一怒之下憤然離席。 后來司馬子期趁著夜色偷偷投奔了楚國。

到了楚國后,心懷仇恨的司馬子期就一直慫恿楚國國君攻打中山國。楚國國君聽信了司馬子期的忽悠,派出大軍討伐中山國, 中山國國小兵少,低擋不住的楚國的進攻,都城城破后中山國君只得倉皇跑路。

跑路途中,中山國君身邊的侍衛越來越少,都四散而去,最后跟著中山國君身邊護衛的只剩下兩個人。中山國君看著僅剩的這兩人就十分感動,就問起了他們的身世。

而這兩人回答道: 「臣下的父親早年因為饑荒差點就餓沒了,是因為大王您賞賜的糧食我們父親才得以活了下來,父親臨終前叮囑我們,若是國家危難,要我們一定以命報之!今天我們護衛大王左右,正是來報恩的!」

聽完此話的中山國君內心五味雜陳,仰天感慨道: 「施恩于人不在于恩情的多少,而在于對方是否陷于危難,遭人怨恨他人不在于傷害的深淺,而在于是否傷到對方的心啊,我因為一碗羊肉羹亡了國,可又因為一點糧食而有了兩位勇士啊!」

司馬子期因為吃不到羊肉羹而叛國的事情在后世也流傳成了一個成語叫「司馬怒羹」,和「羊斟慚羹」有著同樣的意思。

結語

從整體的故事來看,將軍華元和中山國君都不是故意要看輕比自己地位要低的人,只是因為一時的疏忽才有了怠慢,兩人最后一個落得兵敗被捉,另一個則亡了自己的國。 實在是令人感慨,千萬不可得罪小人啊!

春秋時期正是華夏文明的青年時期,這一時期的人無論是貴族還是小民,都將個人榮辱看得比生命都重要,也因此發生過很多后世看起來都難以理解的事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