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最可敬」的太監,宣旨時故意讀錯一字,救下上千人性命

天空之城 2022/07/13 檢舉 我要評論

太監這個職位是中國古代宮廷內獨有的,他們擁有殘缺的身體,卻大多數也身居要職。 在古代,做一名太監也是一個走上仕途的好機會。

在歷史的長河中,有很多時期都是宮中的宦官獨攬大權,所以很多人對太監都抱有不太好的印象,覺得他們不僅身體殘缺而且心狠手辣,大多都是禍國殃民的蠢才。

然而在歷史上還有這麼一位太監,他有一顆仁慈的心,在宣讀圣旨之時故意讀錯一字,挽救了數千人的性命,他被后人稱為最可敬的太監,因為他這美好的德行被一直歌頌到現在。他就是在唐懿宗時期的 太監張居翰

張居翰逃亡時期的轉變

每個朝代到了末期都是一樣的烏煙瘴氣。盛極一時的大唐也不例外,很多宦官也開始投身于政/治斗爭之中。他們的身份可以方便他們游走于前朝和后宮之間,這樣也加劇了當時的政/治斗爭,他們自然也沒少從中撈取好處。

宦官沒有生育的能力,他們不能靠血脈來達成緊密的聯系,所以他們需要認一些「干爹」「干兒子」來將他們的勢力勾結在一起。

當時局勢十分混亂,張居翰早年也深陷其中,他靠著自己的干爹橫空出世,在朝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世風如此,沒有人可以免俗,這段時間張居翰也過了一段奢靡日子,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落魄的那一天。

朝中人的榮辱是與國一起的,大唐的盛世在那時猶如煙花燃盡,盛放過后,也即將迎來了垂暮之時。因為朝廷中的貪污腐敗,民間發生了非常嚴重的叛亂,張居翰就隨著當時的皇帝唐僖宗一起逃難奔波。他之前的生活錦衣玉食聲色犬馬,但是逃亡起來所有人都一樣。

他發現之前追求的名聲地位金錢在生ㄙˇ面前都顯得十分渺小。他親眼目睹了國破山河中普通百姓的民不聊生。

大唐王朝的破敗與消亡,這對他觀念的改變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一邊懷念著太宗時期的榮耀,一邊心疼著生活艱難的平民百姓。

國仇家恨與惋惜之情夾雜之中催生了張翰宗憂國憂民的情懷,他似乎不再是那個在宮中追名逐利的宦官,他變成了一個有悲憫之心的普通人。

機緣巧合躲掉沙身之禍

等到下一任皇帝唐昭宗繼位之后,天下格局再一次穩定,然而唐昭宗卻幾次想要恢復大唐的榮耀,扭轉唐朝衰敗的局面。

此時的張居翰并沒有多麼宏大的政/治愿景,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勤勤懇懇的工作,一心一意地辦好皇帝交代的事情。

正是這份踏實肯干的韌勁,入了皇帝的眼。唐昭宗對他十分看好,然而都說伴君如伴虎,可能前一天還對你噓寒問暖的皇帝,明天就會讓你人頭落地。

朝中苦宦官久矣,正逢外部局勢穩定,朝中的官員又開始卷入內斗。 他們這次主要斗爭的對象,就是在前朝權傾朝野的宦官們。

即使皇帝再重用張居翰,也沒有辦法保住他的性命。當時朝中很多太監都倒在這場混亂中,整個后宮也開始變得人心惶惶。

也許是他的仁慈之心被上天感知,老天讓張翰宗命不該絕,在張居翰早年時期結識了 當時幽州的地方軍頭劉仁恭。劉仁恭對他非常的欣賞。所以這次劫難在劉仁恭的庇護之下,張翰宗躲掉了。

大難不ㄙˇ安享晚年

也許是大難不ㄙˇ和必有后福,后面的張居翰事業一帆風順, 他又被唐莊宗李存勖重用,展現了他不俗的軍事才能。

張居翰輔佐著后唐助李存勖拿下了戰爭的勝利,在李存勖的帶領下,大唐滅掉了顯赫一時的后梁,越戰越勇,將矛頭對準了一邊的蜀國。

蜀國見唐軍勇猛,勢不可擋,為了保全國百姓安康,選擇投降。但是李存勖彼時沙心已起,很難抑制住。

他并沒有立刻選擇休戰,反而即刻下令: 「王衍一行,并宜沙戮。」

這條圣旨的意思是除掉所有與蜀王有牽連的人,包括宮中侍婢,朝廷百官等。

當時蜀王身邊的人上上下下總共有一千多人,按理來說,這些無辜的人不應該受到牽連。

擒賊先擒王,此時王衍已經被俘虜,又何必去刁難這些為人做事的普通人呢?

張居翰動了惻隱之心,他認為這條圣旨十分荒唐,除掉已經投降的人實屬不妥,現在又要牽連到如此多的普通人。

張居翰動了動腦,便在宣讀圣旨的時候偷偷改了一個字,他將「王衍一行」中的「行」,改成了「王衍一家」。這樣的話,雖然王衍還是要ㄙˇ,但是他還是拯救了將近上千人無辜人的性命。

擅自修改皇帝的圣旨也是ㄙˇ罪,但是唐莊宗是個沙伐決斷形式果敢的人,他的指令下的快,忘的也快,他沒想到會有人有膽子抗旨。

李存勖也要忙于應對其他事,此事也就沒有追究,再加上當時時局動蕩,一個月之后,唐莊宗李存勖就ㄙˇ于政變,就更無從查起了。

這件事給張居翰贏得了很高的聲譽,也許是早年逃亡的路上他見夠了人間疾苦,生離ㄙˇ別,所以他并不希望自己辦的事造成那樣的局面。

自那之后也無心于政事,只是盡力在腥風血雨的朝堂上當一個事不關己的小透明。 后唐的斗爭十分慘烈,一波波朝中重臣因為黨派之爭不能明哲保身ㄙˇ于非命,一個個皇帝登上皇上的寶座又被自己的手足推翻,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太多太多,皇城里的殺戾氣太重。

而張居翰卻在如此危險的時局中活了下來,這也許就是他善良之心的福報。他的晚年也是少有的清閑,自請解甲歸田衣錦還鄉,過上了令人羨慕的安樂生活, 最終活到了71歲,在古代也算是長壽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