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物》:三人關係糾結不清,最終結局難判斷,唯有平塚靜老師一如既往地颯爽

貫穿春物最終季的活動—畢業舞會於開幕了,為了這次活動,雪乃與學生會拼盡全力,比企穀為了從旁幫助雪乃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將好友捲入,拉其他學校一起做炮灰,讓某部後輩做牛做馬,與最終boss雪母正面對弈,將自己能用的鬼牌全部打了出去,最終舞會終於得以成功舉辦。

舞會的幕後工作方法讓三人的時間仿佛回到了學園祭,雪乃與大老師利用耳機互相掐架,由比濱與比企穀在同一張長桌上麵包。然而「仿佛」並不是「現實」,三人之間的關係依舊糾結不清,曾經看大老師和雪乃聊天是那麼的愉悅,可現在卻唯有尷尬。前兩季的愉悅氛圍蕩然無存,還不如看他和一色唱雙簧來得輕鬆。

期待第三季將如何展現這次最重要的舞會活動,也在第十集放送前做了無數假設,卻萬萬沒想到舞會成了PPT預覽,這使得比企穀和由比濱的共舞的節奏非常詭異。雖然舞會本身並不是感情的重點,但做成這樣確實讓不少感情戲的塑造變得有所欠缺。

讀過小說的人都知道,在做最終季時,feel社夾雜了不少私人情緒,前幾集雪乃的內心戲被刪了不少,這集也是如此雪乃與大老師隔窗互談時,雪乃的內心獨白以及她向大老師揮手的場面被直接剪掉,這讓雪乃的形象變得含糊不清,時而是堅強的女強人,時而是無依無靠的小妹妹,時而是沒有主見而的小女孩,而劇組對於由比濱的戲份精確到了不少原作的細節,讓團長股空前虛漲。

這次雪乃給自己的試煉並沒有得到雪母和陽乃的認同,舞會結束後雪母與雪乃說著客套話。不滿此次結果的陽乃將雪乃的將來打算抖露出來,最終雪母看似認同了雪乃卻只給予毫無保證的鼓勵的話語。

作為家族繼承人人培養至今的陽乃並不在乎將來是否能繼承父業,但她不爽的是雪乃依靠著比企穀走到現在,舞會的結果並不能讓陽乃將自己二十年來花費的心血就這樣交給關鍵時刻只會依靠比企谷的妹妹。

雪乃明白姐姐的意思,也清楚自己的立場,夜晚的校舍,雪乃向比企穀攤牌,向他表露了感謝之情,並表達今後希望自己能做到更好。但八幡卻將抓住自己衣角的手指一根根掰開,轉身離去,如同訣別。動畫劇情發展到現在我已經不知道劇情會如何發展,feel社是否會為強推團子而改變結局。

能遇到平塚靜這樣的老師,比企穀可能花光了自己一生的運氣,當初是她將比企穀拉到了侍奉社,如果不是她比企穀可能就會對著腐爛下去。每當比企穀理不清思緒的時候,能推著他前進的都是平塚靜。在小說中,比企谷曾多次自語:如果能早出生十年 他與平塚靜的關係或許會有質是改變。如今被陽乃逼入絕境的比企穀再次被這位颯爽的老師點醒。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