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待JK」也是校園霸淩的受害者,為什麼日本的校園霸淩頻出

隨著《剃須,然後我撿到了女子高中生》的故事展開,充滿爭議的女主角沙優也揭開了自己為什麼要離家出走的原因。

說實話這部一季度的動畫在講清楚女主角離家出走的鋪墊做得太長了,直到第9集才願意吐露原因已經有點讓我等的不耐煩了。不過雖然爭議滿滿,但說實話沙優也是日本的家庭、校園,年輕人成長可能遇到的一種真實寫照。沙優雖然不是校園霸淩的直接受害者,但也足以說是受到了心靈上的重度創傷。

想來日本以「校園霸淩」為主題的動畫片其實不少,近期還有CW社的原創動畫《奇蛋物語》以高質量標榜,但其中就涉及了大量校園霸淩的內容,甚至涉及到Zi殺等敏感話題,而受害者們無比做出了頑強的抵抗,想要改變如此的命運。

前些年還有動畫電影《聲之形》,內容則是圍繞了針對特殊人群的校園欺淩,當時話題性也很強,爭議滿滿。一些人認為《聲之形》描寫施暴者的救贖的部分,沒有很好考慮當事人的感受。

除了這幾部作品針對性的描寫「校園欺淩」外,其他很多的日本動畫都可以看到校園霸淩、欺淩的橋段,他們的程度或輕或重。

在日本,「欺淩」被稱作「いじめ」,據說針對學生的校園欺淩問題,在80年代才正式被官方視作社會問題。根據日本的社會學學者的研究認為,日本的「校園霸淩」或者「校園欺淩」,通常是加害者對被害者的一種「遊戲的變質」。我覺得《聲之形》中就類似如此,加害者覺得是普通人對特殊人群的一種「遊戲」,只是它發生了性質的變化,而被害者從來就沒有把這當做遊戲,加害者和被害者的心態就產生相當的分歧。加害者越欺淩,如果對方毫無反抗的話,這種「遊戲」就仿佛成立一般,加害者會從中獲得快感,從而周而復始。

日本的社會群體意識很強,在各種日本動畫中也可以看出,日本的學生們有著自己各自的小群體。就算是「大老師」這樣性格比較孤僻,也不怕孤獨的人,依然是有著自己堅固的小圈子,所以他才能上雪乃不是?但現實世界,如果你真的脫離了大群體,沒有任何一個小群體接受,那就可能成為欺淩的對象。至少《奇蛋物語》裡描寫的學校裡的人際關係就是如此,大戶愛就是逐漸脫離群體的一員。

我覺得只要日本的這種社會體系存在,欺淩就難以消除,當然日本的教育學家也指出,「教育」和周邊人的制止,是解決這個問題的一條捷徑。

就像《哆啦A夢》裡,大雄雖然被胖虎暴力對待,但靜香等同學也會去制止,而且大群體也並沒有孤立大雄,因此《哆啦A夢》裡,大雄的待遇就不算是「欺淩」,如果現實中也一樣,老師加以教導,而學生加以勸阻的話,欺淩的現象或許會少一些發生。但群體意識過強,或許很難根除這個問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