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三桂兵馬是清朝的兩倍,而且已經收復南方,最終為何還會失敗

三藩之亂,吳三桂聲勢浩大,兵馬眾多,從康熙十二年底到十五年春,短短兩年多時間奪下江南半壁,卻也在很短時間內土崩瓦解。

究其原因,我總結為四個「心」,也就是野心、決心、軍心、民心。

所謂野心,指的是吳三桂的戰略規劃。他的野心不算小,也不算大,偏偏就是這種不大不小的野心,讓他進退維谷。

縱觀吳三桂的一生,他根本就不是非做皇帝不可。明朝末年,李自成攻破京城,招降鎮守寧遠的吳三桂,卻因為李之愛將劉宗敏霸占吳三桂家財和愛妾陳圓圓,導致吳三桂憤而倒戈,歸順清朝。這說明他是看重自身的利益,沒有什麼覬覦天下的大志。

投清之后,吳三桂隨清軍南下,對故主明朝(南明政權)的攻擊不遺余力,甚至追到緬甸絞死了南明末代永歷帝。憑借這一功勞,吳三桂向朝廷討要了鎮守云貴、開藩設府的特權,從此成為云貴兩省的「土皇帝」。

其實,吳三桂的野心也就這點了。他是要學明朝沐英,世代鎮守云南。如果朝廷真的能滿足他,吳三桂斷然不會以62歲的年齡再去冒險造反。

可惜,年少氣盛的康熙看不得三藩尾大不掉,一紙撤藩令讓吳三桂的美夢化為泡影。老頭有點心理落差,這才起兵最后一搏,而且吳三桂本身,也就沒做過什麼一統天下的規劃。

當叛亂開始,由于福建耿精忠、廣東尚之信、台灣鄭經,再加上廣西、四川、陜西等三藩舊部的響應,讓戰爭打得出奇地順,大有飲馬長江直搗北京,將滿洲八旗趕出關外的勢頭。

只不過當叛軍幾乎控制了長江以南的半壁江山時,老頭那顆做土皇帝的心又蠢蠢欲動了。他想的不是一鼓作氣奪下整個江山,而是占據長江天險,與清朝劃江而治。

這想法就很可怕了。叛亂這種事,也像逆水行舟一樣,不進則退。你想劃江而治,清朝不想!

于是,第二個「心」就來了——清朝的決心。

康熙雖然年輕,因為經驗不足逼反了吳三桂他們,但也正是因為他年輕,初生牛犢不怕虎,看到吳三桂真的造反了,他反而也沒什麼可猶豫的了。

所以,雖然在戰爭初期,清朝一度陷入被動,但一旦回過神來,就立刻能組織起有效的反抗。

要知道,南方多漢族降將,很多人對清朝不滿,可是北方卻完全不一樣,光京城就有十多萬守軍,中原地區更是可以說「兵多將廣」,而且東北大本營還有當時戰力尚未退化多少的八旗鐵騎。

常有人說,吳三桂的兵馬是清朝的兩倍,此言差矣!并不是吳三桂的兵力是清朝的兩倍,而是叛軍的總數是清朝平叛部隊的兩倍,叛軍并不全是吳三桂的部隊。

清朝還有更多兵力并沒有投入平叛行動中,而叛軍已經是傾巢而出。雙方的后續綜合實力對比,依然是清朝強、叛軍弱。

這就要說到第三個「心」——叛軍的軍心。

要知道,叛軍可不全是吳三桂能掌握的,造反的人雖多,卻很難做到統一指揮,實際上就是一群烏合之眾。我們雖然說「三藩之亂」,可實際上連「三藩」這個說法都不標準。

康熙初年,割據南方的三藩是云南平西王吳三桂、福建靖南王耿精忠、wrong_place_pair王尚可喜。但是直到舉兵反清的時候,尚可喜卻并沒有起兵。

在清朝的安撫下,尚可喜麾下雖有不少將領反叛,但他本人卻堅守廣東,率軍平叛。由于尚可喜的堅挺,南方十幾萬叛軍被他牽制,此事也是弄得吳三桂十分惱火。

后來尚可喜被兒子尚之信奪權軟禁,尚之信雖然一度舉起反旗,但基本是擁兵自重,在清朝的利誘下又經常反復,對雙方采取觀望態度,后來看到叛軍不行了,他當然也就不敢造次。

連三藩都團結不起來,其他勢力就更是不可能通力合作,甚至有些勢力之間本身就存在著利害沖突。

比如台灣鄭經,他要參戰就得跨過台灣海峽從福建登陸,而福建是靖南王耿精忠的大本營。如果你是鄭經,你會選擇千里迢迢越過福建去其他省份打一塊「飛地」呢,還是干脆就奪下幾個福建的州縣?如果你是耿精忠,你會認為鄭經的部隊能從你的領地經過而秋毫無犯嗎?所以,后來耿精忠投降清朝,有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跟鄭經有矛盾。

還有廣西將軍孫延齡,本就不是三藩的部將,而是清初另一個漢族藩王定南王孔有德的麾下,所以當孫延齡的妻子,也就是孔有德的女兒孔四貞耐心規勸后,孫延齡最終變換陣營投降清朝。吳三桂派孫子吳世琮殺死孫延齡,孫延齡的部將又殺了吳世琮留下鎮守廣西的將領,重新投降清朝。

諸如此類的叛軍內耗,數不勝數。都是叛軍,誰能白白給你吳三桂做嫁衣裳?都想撈點好處,又都不愿意冒險,畢竟趨利避害是人之常情,而在反復無常的叛軍身上,沒有了點忠義之心,這些動物般的本能就更加明顯。

最后是那個老生常談的話題——老百姓的民心。

吳三桂起兵之初如此順利,與老百姓的支持絕對是分不開的。明朝滅亡時間畢竟不長,加上清朝曾有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剃發易服等不得民心的行為,所以百姓也就選擇性地忽視了吳三桂曾經殺死永歷帝。想著只要你能恢復漢人江山,支持一下也無妨。

但是,隨著吳三桂稱帝,這「反清復明」的遮羞布也就保不住了。而長年的戰亂,苦的是百姓,看到叛軍節節敗退,又還能有多少百姓繼續支持他們呢?

因此,一個野心不夠大的吳三桂,糾集著一伙指揮不動的叛軍,趕上一個平叛決心堅定的康熙,又得不到漢人百姓的支持,搞來搞去,時間一長也就只有敗亡的可能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