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人傳:他曾經保護佐助,唯獨不信任川木,是什麼改變了鹿丸?

 

動漫N次番做一個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的ACG研究者,動漫連結世界,次元共用未來,入宅永無悔,動漫一生推!

 

鹿丸是十二小強當中一位比較特別的角色,當年同期忍者都在歧視鳴人的時候,只有他和丁次願意和他玩耍,相比于丁次的憨厚,鹿丸更懂得照顧鳴人的情感,至少避免在他面前提到「家庭」兩個字。

文/二次元的風影

與兩位主角的熱血和帥氣相比,鹿丸外表平平無奇,甚至慵懶地像個半吊子。「娶一個不美不醜的妻子,生兩個孩子,一個是男孩,一個是……」,這段名臺詞讓鹿丸玩世不恭的形象深刻地融入到每一位火迷的內心。

少年時期的我不懂得欣賞內涵,關注點隻放在反派與忍術,但佐助奪回篇的鹿丸徹底震撼到了我,原來耍帥還能這麼文藝,瞬間被圈粉。

有人說鹿丸不適合擔當大任,但從營救佐助到賞金所一戰,再到指揮忍者聯軍,甚至劇場版的打上月球,大量的事實證明鹿丸是靠得住的隊友,帶隊平日裡的他遇事能躲就躲,可關鍵時刻他總是當仁不讓地成為團隊智囊。

與其說這是一份責任,不如說是對同伴的尊重,無論是恩師還是隊友,亦或是毫無交集的佐助,當他們面臨危險鹿丸都會以命相搏。

可是在最近的博人傳裡,鹿丸的表現卻讓人越發看不懂。鳴人義無反顧地收留了迷途少年川木,唯獨鹿丸卻始終對他保持懷疑的態度。

鳴人被茲玄抓到時空間,身為軍師的鹿丸沒在第一時間救人,反而率領暗部去看守川木,並且直截了當地表達自己對他的不信任。無論博人怎樣辯解,他仍舊固執己見。有人說鹿丸變了,他不再是那個灑脫,重情重義、聰慧過人的少年,變成了一位膽小,自私、愚昧的二代團藏,這樣的他令人厭惡。

事實上,鹿丸的初心從沒變過,對他的誤解,源自不瞭解。

當年的鹿丸玩世不恭,內心沒有一點牽掛,翹課翹課是家常便飯,但人總要經歷挫折才能成長,鹿丸也不例外。然而隨著阿斯瑪的離去,鹿丸逐漸懂得了責任的意義,細心的火迷已經發現,疾風傳之後的鹿丸已經很少再說「麻煩」這句口頭禪。

生活中他細心照料師母夕日紅,工作上事事親力親為,成為活躍在高層身邊最熟悉的身影。

因為他失去過,所以明白了守護的重要。

第四次忍界大戰,他的父親奈良鹿角葬身尾獸玉之下,臨終前將整個忍界的命運託付給了他,從此之後,鹿丸要保護的目標,由一個家庭,變成一個組織,最後變成整個忍者世界,擔子重了,就讓他很難再瀟灑地說出「真麻煩」這個詞。

何況鹿丸對川木的監視,本就情有可原。

川木不是叛忍,也不是流浪忍界的長門,而是來自忍界公敵殼組織,其影響力遠勝於當年的曉。

忍界是一個極其看重情報的特殊地方,雖然鳴人的戰力已經無人可敵,但他不能同時兼顧火之國的每一個角落,倘若川木是殼組織的臥底,那麼忍界的命運又有誰能保證呢?

所以鹿丸不敢給他信任,也不能給他信任,至少在證明他的忠誠之前,必要的警惕一定爆保持。

相比於鳴人以及其他五影在幕後監視的行為,鹿丸的行為已經足夠光明坦蕩,直白地告知川木你的處境,給他留了最後的尊嚴。

回顧動漫,悵惘地發現鳴人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預言之子,佐助也不是曾經的二柱子,他們身居高位之後都學會了藏起鋒芒,圓滑世故,為什麼我們偏偏要求鹿丸還要像個孩子呢?

有些事只存在回憶中,那個灑脫的鹿丸不可能存在一輩子,他總要成長。相反,他沒有被世俗所累,一心將木葉放在心頭,這樣的他已經足夠偉大了。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鬼扯小編~ Eliauk!我是穿梭在動漫之間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就是這樣,喵~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