藩屬國申請改名,嘉慶帝看后大怒,將其國號顛倒順序,至今仍在用

封建王朝時期的中國,和其他國家對比,國力還是非常雄厚的,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站在世界的頂端。

因此,周邊的很多國家為了保全自己,也只能俯首稱臣,不過也有些藩屬國一直在尋求機會脫離控制。

清朝時期的安南

乾隆年間,安南國內發生了內亂,西山農民起義軍推翻了原來的政/權,在阮氏的領導下,建立起了西山阮氏政/權。

不過,那會清朝的國力強盛,到達了頂峰時期,也讓那些藩屬國有賊心沒賊膽。

中原王朝和安南的關系,在歷史中一直都比較復雜,總體上還是屬于「分分合合」。

早在 宋太祖開寶元年,安南人丁部領統一了安南的割據勢力,建立起了一個相對統一的國度,至此,那會的安南逐漸擺脫了對于中原王朝的依賴。

之后,雙方似乎是各玩各的,安南也經歷了前黎朝、李朝、陳朝等多個朝代,和中原王朝之間都沒什麼緊密的聯系。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大明王朝建立后。

明成祖朱棣本來就是戰場出身,待到政/權穩固后,很快就出兵安南,將安南納入了中國的統治之下。

不過,這個時候想要再度管理安南,難度就非常大了。

安南地區的民眾經過了幾百年的獨立,民族意識已經是空前了,在朱棣打下了這片土地之后,安南地區的起義就幾乎沒有斷過。

宣德2年,明朝考慮到統治該地的成本實在太高,因此就選擇了撤兵。

看到這樣的情況,安南人黎利抓緊時間稱帝,建元天順,史稱黎朝。

之后的日子里,安南內部也并沒有實現完全的統一和富強,內部的紛爭也沒有斷過,一直都是亂七八糟的情況,戰亂不斷,尤其是到了18世紀,在中國清朝時段,安南統治者的生活更是腐化不堪,民不聊生。

乾隆36年,阮氏三兄弟爆發了起義,本就吃不飽飯的農民一擁而上,迅速擴展到了安南全國。

乾隆43年,安南的仗也打得差不多了,阮岳自立為帝,建立起了西山政/權。

清朝對此也是有所防備的,因此乾隆還派出了「扶黎滅阮」的軍隊,想要幫助安南完成統一。

還好,阮氏在得到了安南的統治地位后,也沒有和清朝結仇,為了得到大國的支持,他們在乾隆53年和乾隆54年兩次向清朝請罪,乾隆權衡利弊之后,覺得再打下去也沒有什麼必要性了,干脆冊封了阮氏,讓西山政/權有了合法地位。

這也是安南境內唯一一個受到了清朝冊封的政/權。

那會,廣南地區的阮氏政/權被稱為「舊阮」,而西山政/權則被稱為「新阮」。

對于「舊阮」來說,他們的國家被消滅了,自然是先行逃跑,然后再等著東山再起。

不過,「舊阮」在安南還是有著非常深厚的統治根基,因此他們也有著復國的可能性,很快,在舊臣的支持下,阮福映攻克了嘉定等地,讓「舊阮」有了基地,新舊之間的戰爭,也越來越激烈了。

在那之后,阮福映對「新阮」布布緊逼,西山的「新阮」決定去找清朝的幫助,可是此時的清朝皇帝,已經成為了嘉慶,他沒有乾隆那麼多的精力,也懶得處理這種爛攤子。

因此,嘉慶也就下令對邊防地區多加看護,就是怕「火」燒到清朝的境內,對于其他的問題,一概不提。

而結合那段時期的歷史,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嘉慶皇帝能直接和乾隆皇帝的政策相反。

首先,清軍在一統中原之后,為了管理方便,采用了「海禁」的政策,那麼明面上走海路就走不通了,中外之間的走私貿易卻一直都沒有斷過,特別是清南部的區域本身就有著綿長的海岸線。

到了勵精圖治的康熙上位,由于大清王朝人口激增,田地里的糧食已經無法滿足需求了,因此,康熙只好不斷從東南亞地區進口大量的大米等農作物,這也促使了海上貿易的繁榮。

可這種繁榮之中,又夾雜著很多難以處理的問題,海盜問題就尤為突出。

嘉慶年間,西山政/權的阮氏為了獲得更多的財政收入,他們甚至對于海盜有了窩藏和包容的態度,這些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嘉慶的耳朵里,他和前朝一樣,考慮到出兵的成本太大,因此就直接選擇了不出兵,所以安南有亂,嘉慶懶得管,也是正常的。

此外,嘉慶皇帝和之前的乾隆相比,已經是很懶了,可乾隆的勵精圖治背后,又花了大量的白銀去做各種事情,而官場腐敗的問題,也是從乾隆后期開始的,等于說,嘉慶接手的,確實是一個爛攤子。

他剛剛坐上皇位,屁股還沒坐熱,就趕上了白蓮教起義,一直到嘉慶9年才平息,這期間清廷耗費的精力可想而知。

還有一個原因,是乾隆在乾隆53年也出兵過安南地帶,他的「扶黎滅阮」本來就沒有成功,官兵的損失很大。

嘉慶雖然懶,但是他對于自己的情況還是非常清楚的,本來就沒有乾隆有錢,再去冒險,完全沒有必要。

不過,不出兵,還是因為安南的內部戰爭,還沒有挑戰到清廷的底線。

嘉慶的憤怒

沒有了清廷的幫助,也讓西山政/權喪失了最后的希望,在嘉慶7年,阮福映建國稱帝,年號嘉隆,開始了自己的統治。

此時的西山政/權,基本也沒有翻身的力氣了,新生政/權本就該「一鼓作氣」,讓對方找到了機會,想要再打回來,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了。

同樣的,阮福映為了獲得清朝的認可,也主動和清朝建立了藩屬國的關系。

而且,阮福映還很清楚嘉慶皇帝在想什麼,他主動將很多抓捕到的海盜交給了清廷處理,這也讓嘉慶帝大為贊賞。

然后,阮福映想要一個冊封,這樣他的心才能算徹底安穩下來。

可是,在面對這件事的時候,嘉慶皇帝腦海中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早在「舊阮」軍隊攻克升隆,俘獲了西山國王之后,嘉慶皇帝這里就已經得到了消息,卻不清楚這個俘獲西山國王的究竟是不是那個請求冊封的阮福映,因為手下提交上來的報告中,只說「新阮」的領頭人名為「阮種」。

因此,嘉慶對于這次冊封的事情是考慮了很久,或者說,他還是在等著更新的消息傳遞出來。

見遲遲沒有動靜,阮福映這邊就有點著急了,他再次詢問「邦交事宜」。

嘉慶看著這事情應該是拖不住了,于是就回復了:看在你已經有了安南全境的份上,應該修表遣使冊封。

阮福映看到嘉慶皇帝同意了這件事,就想著把之前的國號給改了,定為「南越」。

這邊,嘉慶皇帝反就非常生氣了,感覺到阮福映有點得寸進尺的感覺,此外,嘉慶說是阮福映占據了安南全境,可實際上他只是占據了交趾故地,和「南越」所涵蓋的范圍并不一樣。

在憤怒之下,嘉慶皇帝就拒絕了這項請求,將表文給退了回去。

第二年,阮福映遣使而來,大概的意思是:那你不讓用「南越」這個國號,就給我們再想一個國號吧。

嘉慶皇帝這才開始深思熟慮起來。「以越字冠于上,仍其先世疆域,以南字列與下,表其新錫藩封」

最終,嘉慶回復的新國號為「越南」,也就是將「南越」兩個字給倒了過來,也有著深刻的內涵。

雖然和最初的「南越」相比,聽起來似乎差了一大截,可是阮福映在得到回復之后,還是表示接受,畢竟,他沒有資本去和龐大的清王朝討價還價。

嘉慶皇帝要處理的事情也比較多,特別是內部的動亂非常難以處理,因此,他就沒有在南越的事情上耗費太多的精力。

嘉慶9年春,清朝冊封使齊布森來到了升隆,冊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清朝和新阮氏王朝的藩屬關系也正式被建立起來,「舊阮」和「新阮」的斗爭,走到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

從這個時候其實也能看出,在雙方的不斷交涉中,清廷的態度越來越嚴肅,這也說明了清朝國力正走向衰弱。

因為國力衰弱了,作為一個大國,還是要在處理周邊關系當中謹小慎微,他不愿意采取乾隆皇帝一樣出兵的做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算是明智之舉了。

而乾隆年間的安南之役后,西山對清朝的藩屬關系也不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服從,最起碼清朝沒有打贏。

而他們之所以還會選擇這樣做,也是因為顧忌到清朝的實力,不想日后節外生枝,以此來穩固自己的政/權。

這也就說明了,所謂的藩屬關系并不是徹頭徹尾的懼怕,一切都是為了利益。

因此,在安南后來的新權貴登臺后,為了獲得更多的物資和財政收入,他們還是走了老路,縱容海盜掠奪,然后再去包庇,一樣影響到了我國華南沿海地區的繁榮和穩定。

此外,若是清廷想要花錢了事,那麼越是對于他們重視,他們就越來越輕視清廷,因為,安南之役也同樣讓他們看到了清廷并不是天下無敵的。

只不過,「越南」這個國號,就這麼一直延續下去了,直到今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