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帶十萬人北伐,留下一萬人抵御一強敵,蜀漢滅亡都不準回防

公元228年,蜀漢丞相諸葛亮興兵十萬,發動了第一次北伐。照說與強大的魏國作戰,理應全力以赴。但在開戰之前,諸葛亮卻悄悄地留下了一萬人的精兵,駐扎于邊境,只為抵御一強敵。而這個強敵不是別人,正是蜀漢的「盟友」——東吳。

劉備建立的蜀漢,在三國中是一個大大的「杯具」,它國土最小,兵力最弱,人口最為稀少。而蜀漢之所以會淪落到這般田地,其實很大程度都是拜東吳所賜。

赤壁之戰前,孫劉兩家在魯肅和諸葛亮的斡旋下,建立了伙伴關系。在赤壁之戰中,孫劉聯軍大破20萬曹軍。隨后孫劉兩家分別攻入了荊州,自此之后荊州被三方所瓜分,曹操退守襄陽,領有南陽郡,孫權占據了南郡和江夏郡,劉備占領了武陵、長沙、桂陽、零陵四郡。

當時孫權的南郡夾在了曹劉兩家之間,劉備集團得以在東吳的庇護下發展勢力。老奸巨猾的孫權自然不愿做劉備的冤大頭,于是提議將南郡的大半借給劉備,孫劉兩家共同抵御曹操。而這,也是所謂劉備借荊州的由來。與其說是借荊州,不如說是借南郡。

一開始,孫劉兩家的關系還算和睦,孫權甚至將自己的妹妹嫁給了劉備。但隨著劉備對益州的攻占,孫權對于劉備勢力的發展開始警惕了起來。

諸葛亮在《隆中對》中,計劃讓劉備橫跨荊益兩州;而魯肅在給孫權制定的計劃中,卻是要全據長江。和劉備結盟,借南郡,不過是孫權的權宜之計。劉備對益州的占領,自然宣告著孫權「全據長江」計劃的破產。與此同時,在古代水戰中,占據上游是有優勢的。若劉備有心,完全可以從益州順流而下,經過荊州,直接打到首都建業城下。

如今奪取益州已經不可能了,于是孫權開始以武力為后盾,要求劉備交出整個荊州。對于孫權的要求,劉備集團自然感到十分荒謬。孫權只借了南郡,憑什麼把荊南四郡當成利息,這也太不厚道了吧!

而孫權行動能力很強,他命吳國的「鷹派將領」呂蒙襲取了長沙、桂陽和零陵三郡。劉備得知此消息后,急忙領軍5萬趕到公安,命關羽率部進抵益陽。吳蜀兩國的大戰一觸即發。

就在戰斗即將打響之時,曹操親自帶兵攻占了漢中,對益州門戶造成了極大的威脅。于是劉備只好草簽協議,規定長沙、江夏、桂陽以東屬吳,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屬蜀。很顯然,這是兩國妥協的產物。雖然成功占領了三郡,但孫權并不準備罷手,對于荊州,他志在必得。

漢中之戰后,劉備集團發展到了極盛時期。首先,劉備在漢中首次擊敗曹操;其次,關羽發動大規模北伐,圍困曹仁于樊城,并借助秋霖洪水,大破于禁,一度威震華夏。

劉備集團的不斷勝利,和孫權對曹魏的不斷失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劉備集團攻城略地之時,孫權卻屢敗于合肥,丟人至極。既然北上不成,于是孫權將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盟友。

一方面,孫權假意向關羽保證,自己將為他的北伐提供糧草和兵力支援;另一方面,孫權偷偷向洛陽派去都尉徐詳,向曹操請降。對此,司馬懿認為「劉備、孫權外親內疏,關羽得志,權必不愿」,于是勸說曹操接受孫權的投降,并承認其對江南的統治,進而瓦解孫劉聯盟。曹操據此答應了孫權的請求。

就這樣,孫劉聯盟在劉備、關羽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解除了,現在反而成了魏吳聯盟。但凡聯盟,都是弱弱聯合以克強敵。孫權卻反其道而行之,他和強者聯合對付弱者。到時候只會強者愈強,弱者愈弱,孫劉兩家最后都為曹魏所滅。很顯然,孫權雖然精明,但缺乏遠見。

就在關羽圍攻樊城,即可破城之時。孫權卻派呂蒙白衣渡江,神不知、鬼不覺地攻到了南郡之下。對于東吳的偷襲,關羽并非沒有防備。在南郡中,關羽留下糜芳、傅士仁和足以守衛城池的精兵。照說糜芳是國舅,和劉備出生入死十多年,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刻也不離不棄。但由于與關羽的私怨,糜芳卻打開了城門,不戰而降,導致關羽的后路被斷。

隨后,呂蒙沿江西進,以偷襲方式迅速占領江陵、公安,并且奪取宜都、夷陵,據守峽口,堵住了劉備的東援之路。關羽由此進退失據,在西逃途中被吳軍拿下除掉。

樊城之戰后,荊州七郡有六個郡屬于東吳,魏蜀吳三國鼎立的局面就此實現。曹操隨即表奏孫權為驃騎將軍,領荊州牧,承認了他對江南和荊州的統治。

曹操走后曹丕稱帝,孫權又被封為大魏吳王,表面上對曹丕稱臣。很顯然,孫權預料到劉備肯定會出兵為關羽報仇,他低頭做小,不過是為了避免兩面作戰。

不出孫權所料的是,劉備果然拒絕了趙云、黃權等人的一再勸說,提五萬精兵伐吳。很顯然,蜀漢必須防備魏國的偷襲,不得不在國內留下精兵防守,因此不能調全軍伐吳。同時諸葛亮必須坐鎮成都,因此劉備身邊少了一位能防止他戰敗的謀士。

劉備大舉西進,孫權一面派陸遜帶領六萬大軍據守于峽口,一面派人向曹丕求援。在孫權的斡旋之下,曹丕決定對吳蜀之戰采取旁觀的態度。而這也使孫權能夠專心迎戰蜀軍,在戰略上避免了兩面守敵的局面。

黃武元年六月,陸遜火燒連營,大敗蜀軍,五萬大軍回到白帝城者幾乎寥寥無幾。劉備賴以起家,縱橫天下十多年的精兵就此喪盡。更可怕的是,劉備還損失了大量基層將領,導致了蜀漢人才的斷層。

由此可見,蜀漢的衰落完全是由于孫權的背刺。沒有孫權的背盟偷襲,劉備又如何會落到托孤白帝城的田地?

夷陵之戰后,蜀漢實力大減,對東吳不再有威脅。于是吳國開始對魏國擺出一副倨傲的姿態,拒絕與曹魏盟誓并派出質子。

劉備據守永安白帝城時,吳將徐盛、潘璋等人競相上表請戰,以為必能擒獲劉備。然而陸遜卻認為,蜀漢已經衰落,如今的大敵已經變成了曹魏。于是孫權派遣鄭泉趕赴永安白帝城,開始同劉備講和,而劉備先后派太中大夫宗瑋、費祎奔赴建業,吳蜀關系開始初步有所緩和,進入了不戰不和的狀態。

黃武二年四月,劉備病逝于白帝城,剛剛恢復的吳蜀關系面臨著嚴峻的考驗,特別是孫權會不會以此變卦,做出不利于兩國和睦共處的決策?更是成為蜀統治集團十分關心的一件大事。

孫權雖然先時曾派立信都尉馮熙使蜀,來為劉備吊喪,但至此仍未斷絕同魏的往來。 馮熙自蜀歸國后,又受孫權之命使魏。 孫權可稱得上腳踏兩只船,究竟倒向哪一方,還需要慎重抉擇。

面對國仇家恨,諸葛亮最終還是決定咽下這口惡氣。相比于與東吳的仇恨,保持政/權的存續更為重要。若繼續與魏吳兩面為敵,別說是報仇了,就連江山社稷也保不住了。于是諸葛亮派鄧芝前往東吳,與孫權共修盟好。

到了東吳,鄧芝對孫權陳說利害。他表示

「吳蜀二國四州之地,大王命世之英,諸葛亮亦一時之杰也。 蜀有重險之固,吳有三江之阻,合此二長,共為唇齒,進可并兼天下,退可鼎足而立,此理之自然也。大王今若委質于魏,魏必上望大王之入朝,下求太子之內侍,若不從命,則奉辭伐叛,蜀必順流見可而進,如此,江南之地非復大王之有也。」

鄧芝的話,讓孫權大喜過望。很顯然,蜀漢已經承認了東吳對荊州的占領。既然戰略目的已經達到了,干嘛還要要和蜀漢為敵呢?就這樣,吳國和蜀國再次結為了同盟。但從實質上來說,吳蜀之間與其說是同盟,還不如說是一個「互不侵犯條約」。

在酒宴上,孫權對鄧芝說:「咱們兩國結盟后,可以攻滅曹魏,到時候平分天下,各自為帝,豈不美哉?」然而鄧芝卻絲毫不賣孫權的面子,而是赤裸裸地說:

「天無二日, 士無二王, 如并魏之后, 大王未識天命,君各茂其德, 臣各盡其忠, 將提枹鼓, 則戰爭方始耳。」

簡單翻譯來就是,天下就沒有兩個皇帝,如果魏國滅亡,大王仍然不識抬舉,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到時候咱們還是要打一仗的。

在結盟儀式上,鄧芝卻宣揚吳蜀兩國在未來必有一戰。很顯然在一開始,吳國和蜀國之間就缺乏互信。對于侵奪荊州、氣死劉備的仇,諸葛亮可是從來沒有忘記的。和吳國結盟,不過是捏著鼻子與仇敵握手而已。

吳蜀「結盟」后,兩國開始「聯合」伐魏。黃武七年春,諸葛亮出兵漢中,首次北伐,劉禪下詔稱「吳王孫權同恤災患,潛軍合謀,掎角其后」 。 八月,吳大都督陸遜大破魏大司馬曹休于石亭。 諸葛亮聞訊后,又在當年冬出兵進圍陳倉,與魏大將軍曹真相敵,是為第二次北伐。

但凡兩國結盟作戰,往往都是兵合一處,集中優勢兵力。但吳蜀兩國的「聯合作戰」,卻從來都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東邊打一榔頭,西邊就打一錘子,兩軍相距十萬八千里。表面看是相互呼應,實際毫無配合可言。

兩國不僅在共同作戰上陽奉陰違,私底下兩國在北伐的同時,都對自己的好鄰居留了一手。諸葛亮北伐時,提兵10萬。他將幕府放置于漢中。

與此同時,他讓原本駐守永安的李嚴移屯江州,留下護軍陳到鎮守永安。永安,是吳蜀交界的重鎮,可謂蜀地的東大門;而陳到,本是劉備的親信將領,其武勇不下于趙云。諸葛亮之所以不帶陳到這樣的猛將參加北伐,就是因為東吳對蜀漢的威脅,僅次于曹魏。

諸葛亮提兵北伐,誰知道兩面三刀的孫權會不會又對盟友捅一刀呢?

不僅如此,諸葛亮還將最精銳的白毦兵交給了陳到。在與兄長、吳國大臣諸葛瑾的通信中,諸葛亮赤裸裸地說:

「兄嫌白帝兵非精練,到所督則先主賬下白毦,西方上兵也。嫌其少也,當復部分江州兵,以廣益之。」

也就是說,陳到手下皆是精兵,而且有李嚴在后方的江州坐鎮,可謂是兵多將廣。諸葛亮之所以向兄長如此交底,就是警告東吳別想故伎重演,別趁自己北伐、抄盟友的后路。

到了黃龍元年四月,孫權即皇帝位。由此,吳蜀兩國的關系再度惡化。蜀漢認為自己繼承了漢朝正統,故而能夠稱帝。你孫權何德何能,和我們平起平坐?然而諸葛亮卻積極務實,他首先肯定了群臣們的看法,「權有僭逆之心久矣」。也就是說,孫權早就想僭越稱帝了。

但諸葛亮隨即話鋒一轉:

「國家所以略其釁情者,求掎角之援也。 今者加顯絕,仇我必深,便當移兵東伐,與之角力,須并其土,乃議中原。 彼賢才尚多,將相緝穆,未可一朝定也。 頓兵相持,坐而須老,使北賊得計,非算之上者。」

簡單翻譯來就是,我們之所以對他的篡逆視而不見,是因為曹魏太強,我們要尋求他的援助。而且就算討伐東吳,東吳也不是什麼善茬,他們人才很多,君臣和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打敗的。而這,反而會讓真正的仇敵坐收漁利。

在勸服群臣后,諸葛亮派衛尉陳震前往武昌,慶賀孫權踐位。不僅如此,兩國還達成了「瓜分天下」的協議:

豫、青、徐、幽屬吳,兗、冀、并、涼屬蜀,司州以函谷關為界,分屬兩國;同時由吳建武中郎將胡綜起草,兩國正式簽訂友好互助盟約。

以吳蜀當時的實力,平分天下自然是扯淡的。然而根據協議,兩國還是裝模作樣了一番。首先,吳國大臣步騭、朱然原領冀州、兗州牧,按盟約規定冀、兗二州屬蜀,因而解除州牧職務;蜀李恢原領交州刺史,按盟約規定交州屬吳,因而解除刺史職務;

黃武二年,蜀朝廷,改封魯王劉永為甘陵王,梁王劉理為安平王。這是因為按照約定,魯國和梁國日后都應屬于吳國。

兩國這種「瓜分天下」式的盟約,注定兩國根本不可能實現有力的配合,兩國確立了各自的作戰方向,最終還是各打各的。

諸葛亮在建興十二年二月興兵10萬,出斜谷,據武功,與魏大將軍司馬懿對陣渭南。 五月,孫權命陸遜、諸葛瑾屯兵江夏、沔口,孫韶、張承進兵廣陵、淮陽,自領大軍圍攻合肥新城。 這是吳蜀簽約后實施的一次大規模的聯合行動。

這次聯合行動在西線由于魏軍堅守不戰,諸葛亮病逝軍中;在東線由于吳軍疾疫流行,被迫主動退卻,終究沒有建樹。

在這次北伐中,54歲的諸葛亮不幸病逝。蜀漢正在進行國喪,孫權立即露出了唯利是圖的嘴臉。孫權認為魏國可能會趁諸葛亮逝世之機,將蜀國滅掉。因此吳國在巴丘增兵一萬,又趁勢滅蜀之意。然而面對駐扎在永安的一萬精兵,孫權也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

劉禪另派右中郎將宗預使吳,就處理兩國關系面臨的問題同孫權會晤。宗預一到武昌,孫權倒是來個惡人先告狀:「你們為什麼要加強白帝城的守備呢?」

宗預見孫權如此厚臉皮,沒好氣地說:「你在巴丘增兵,我們就不能在永安增兵嗎?」對于宗預的反駁,孫權尷尬地笑了笑,最終還是重申兩國盟好,吳蜀兩軍各自撤軍。

由此可見,雖然吳蜀兩國結為盟好,但孫權實際一直留存著部隊,隨時準備背刺蜀國。其「全據長江」的戰略目標,就從來沒有放棄過。諸葛亮在永安留下的精兵,完美地遏制了孫權的野心。

蜀大司馬蔣琬執政之后,吸取了諸葛亮北伐的教訓,準備在漢中修建戰船,沿著漢水襲擊魏國的上庸。然而這一舉動,卻引起了東吳群臣的警覺,他們認為蜀國修船,不是針對魏國,而是針對吳國。然而這一次,孫權卻有自己的判斷,他認為吳蜀之間的盟約還相當可靠,蜀國不可能進攻吳國。對此,孫權甚至賭誓:「朕為諸君破家保之」

由此可見,吳國有圖蜀之意,但是蜀國確實沒有伐吳之心。

永安六年十月,魏軍大舉攻蜀,眼看就要打到成都。孫休派大將軍丁奉督軍進入壽春,將軍留平前往南郡,與上大將軍施績議兵所向,將軍丁封、孫異出兵沔中,表面上均以援蜀為目的。但實際上,吳國真正的目的是趁火打劫,和魏國一起瓜分蜀國的國土。然而這一次,諸葛亮放在永安、備而不發的一萬精兵,終于起到了作用。

巴郡太守羅憲據守在白帝城,硬是讓東吳數萬大軍難進寸步。之后,吳主又讓陸抗率三萬人支援,這場攻防戰長達六個月之久,但始終無法攻破白帝城。很顯然,諸葛亮時代留下的防御體系,一直都是行之有效的。即使蜀漢被曹魏滅了,也不能便宜東吳。

吳蜀同盟持續了數十年,但從本質上說,是一種妥協的、不得已的產物。兩國各懷鬼胎,都想從對方那里占便宜,因此不敢將所有力量投入到伐魏的軍事活動之中。有了關羽的教訓,諸葛亮再也不敢信任孫權,他在永安留下了上萬兵馬,即使蜀漢滅亡了也不準撤回。

孫權、諸葛亮在外交事務中的務實求利和靈活機智,直到今天都值得我們借鑒。在國與國之間,不能迷信盟友或「朋友」,必須立足于自身,否則到時候被盟友賣了,還在幫別人數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