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平常心對待每一個人,所以收穫了他人崇拜,比如木葉丸

在火影劇情中,從始至終對鳴人都「一個態度」的人並不多。所謂的「一個態度」,這裡指代的是沒有因為鳴人體內封印著九尾而將其視為「不詳」的態度。

像是伊魯卡這種對鳴人的一生產生過深遠影響的導師,在剛開始時對鳴人都有存在過一定程度上的「偏見」。理由很簡單,因為伊魯卡的父母死于九尾之亂。

哪怕他知道那不是鳴人的錯,但一想到後者體內封印著九尾,伊魯卡便會下意識地讓鳴人背負起「連帶責任」,所以他剛開始的時候並不喜歡鳴人。

後來在三代火影的開導下,伊魯卡才逐漸學會理解鳴人的痛楚,在對其的態度上也悄無聲息的發生了改變。像是這種態度上的轉變,惠比壽、卡卡西乃至全村的人,都有經歷過。

正如我開頭所說,從始至終對鳴人一個態度的人並不多。除了三代火影不會因為鳴人體內封印著九尾而嫌棄後者以外,劇情中還有一個代表性人物,那就是木葉丸。

要知道,在早期劇情中能做到這點的人是相當難得的。因為他們所處的大環境下,鳴人就是被眾人嫌棄的存在。而木葉丸不僅能拋開世俗眼光去主動接近、接納鳴人,甚至還有些崇拜鳴人,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01、單純的木葉丸還未被大人完全影響,和鳴人聊得來

水門把九尾封印在鳴人體內的初衷,一是相信鳴人將來能掌控這股力量,為村子牟取福利;二是為了讓村子裡的人們將其視為英雄,善待鳴人。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水門的這一做法,實際上就是把鳴人推向了深淵。九尾之亂平息後,村子裡大多數人不僅沒把鳴人當成英雄,反倒將其視為不祥之物。

所以,每次看到鳴人,村子的人總是刻意去回避他、孤立他。而鳴人這邊因為承受不住這種孤獨感,又總是搞各種惡作劇吸引大家注意。

這無疑又會引起村裡很多人對於鳴人的不滿。相互作用下,鳴人在村裡人的眼裡再無任何形象可言。原本「懼怕」的心理也逐漸演變成冰冷的眼神,刺激著鳴人的心靈。

最糟糕的是,大人們對鳴人的態度,也逐漸影響到了小孩子們對鳴人的態度。久而久之,鳴人似乎已經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全民公敵」,沒有人認同他,也沒有夥伴和他一起玩耍。

但就小孩子這一群體而言,在我個人看來也是有一定的受大人的影響程度區分的。就比如,小時候的鹿丸、丁次等人,他們都十分願意和鳴人一起玩耍。

直到入學和畢業之後,他們對鳴人的態度和小時候他們對鳴人的態度產生了本質上的改變。就比如在中忍考試時,鹿丸和丁次或多或少都有些瞧不起鳴人的心理。

而我們今天要說的木葉丸,他在早期劇情中的年紀,和回憶篇中與鳴人一起玩耍的鹿丸、丁次差不多。所以,那時候的木葉丸,也算是沒有被那些大人完全影響到。

也就是說,早期劇情中的木葉丸,和鳴人還是有機會聊到一起的。而之後木葉丸主動接近、接納甚至是崇拜鳴人的基礎,就是能心無旁騖的和鳴人產生交流。這在其他大人或「鳴人」的同齡人身上是很難見到的。

02、鳴人的平常心對待,使木葉丸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木葉丸的境遇似乎和博人差不多——最在意的親人,都是背負著整個村子幸福的村長。這就意味著,他們不可能得到前者的百分百關愛。

和鳴人用惡作劇的方式吸引人們注意時的心理差不多,當他們感受到這種「忽略」時,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得到那位自己最在意的親人的認同。

就比如,木葉丸為了得到三代的認可,總是想著能擊敗後者,以此來證明自己或長大成人、或獨當一面,甚至是讓三代承認他具備成為火影的資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