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在太陽系發現地外生命,對人類而言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假如有一天,人類在太陽系中的某顆星球上發現了地外生命,對人類意味著什麼呢?對于這個問題,通常我們都會認為,這當然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畢竟地外生命的發現可以讓人類在宇宙中不再感到孤獨。

但有一種觀點卻認為,在太陽系發現地外生命,對人類而言并不是一個好消息,與之相反,這將會是人類絕望的開始,為什麼這麼說呢?下面我們就來了解一下。

這種觀點的理論依據來自「大過濾器理論」,該理論的提出其實是為了解釋「費米悖論」。

簡而言之,「費米悖論」就是說宇宙那麼大,存在的時間那麼長,就算是在銀河系之中,都存在著數以億計的宜居行星,其中的很多都比地球還要古老,按常理來講,銀河系中應該存在著不少領先人類上億年、甚至是幾十億年的智慧生物,而到了現在,他們應該早已發展成能夠縱橫銀河系的星際文明,我們也應該輕易地在宇宙中觀測到他們存在的痕跡,但實際情況卻是,我們從來沒有發現過這樣的現象,于是就形成了一個悖論。

「大過濾器理論」對「費米悖論」的解釋可以簡單地描述為:宇宙有一種被稱為「大過濾器」的機制在阻礙著星際文明的出現,由于這種機制極難突破,因此直到現在銀河系中都沒有任何一顆宜居行星能夠演化出星際文明。

由于「大過濾器理論」能夠合理地解釋「費米悖論」,因此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同,但問題是,我們地球上的生命一路演化到現在,到底有沒有突破這個「大過濾器」的限制呢?很明顯,這個問題只有「突破了」和「沒有突破」這兩個答案。

假設我們已經突破了「大過濾器」的限制,那就意味著在過去的日子里,地球上的生命經歷的某一過程非常困難,以至于幾乎無法再來一次,會是哪個過程呢?

回顧地球生命的演化歷程,我們可以簡單地總結出其中的4個關鍵過程,即:1、生命誕生;2、從簡單的生命到復雜的生命;3、從復雜的生命到演化出原始人類;4、原始人類發展出現代地球文明。實際上,在這4個過程之中,我們已經對第2、3、4個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但對于第1個過程,我們卻知之甚少。

生命的復雜程度高得令人吃驚,就算是一個單細胞生物,其內部結構也堪稱精妙絕倫,以至于以現代人類的科技,也無法利用非生命物質去創造一個最簡單的生命。

如此復雜的生命到底是如何在地球上出現的?這對于現代人類來講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不過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生命誕生」是一個發生機率極小的過程。

科學家發現,地球上所有已知生命都是基于相同的基本生化組織,并擁有幾乎一樣的遺傳代碼,這就強烈暗示了生命在地球上只起源過一次,很可能地球所有已知生命都有一個共同的祖先,科學家甚至還給它取了一個名字:LUCA。

也就是說,在地球長達幾十億年的歷史中,「從非生命物質演化出生命」這種事情很可能只在地球上發生過一次,其發生的機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因此可以說,如果我們真的已經突破了「大過濾器」的限制,那麼這個「大過濾器」就很可能就是上述4個過程中的第1個,即「生命誕生」,畢竟這是未知系數最高的,也應該是最難的。

如果真是這樣,銀河系中就不是我們之前想象中的那樣廣泛存在著地外生命,雖然銀河系中擁有數以億計的宜居行星,但是由于這個「大過濾器」的限制,生命出現在這些星球上的機率卻微乎其微。

這就會造成銀河系中擁有生命的星球極為稀少,很可能地球上的生命才是銀河系中為數不多的第一批生命,甚至是銀河系中的唯一,如此一來,現在的銀河系中當然就沒有星際文明存在了。

顯而易見的是,如果在太陽系發現地外生命,上述的推測就被否定了,原因很簡單,在小小的太陽系中就有多顆星球上都存在著生命,就足以說明「從非生命物質演化出生命」這種事情并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那麼難,其中應該存在著某種使其變得容易的機制,而生命其實在銀河系中普遍存在。

這也就意味著,我們很可能并沒有突破「大過濾器」的限制,這對人類而言顯然不是一個好消息,甚至可以說這將會是人類絕望的開始,因為如果銀河系中眾多的生命都始終無法突破「大過濾器」的限制,那作為其中的一員,我們地球上的生命當然也會面臨同樣的困境。

而假如真是這樣的話,等待人類的,很可能就是一個凄涼的結局,因為地球乃至整個太陽系的承載容量以及宜居時間都是有限的,如果人類始終無法發展成星際文明,就注定會從宇宙中消失。

當然了,這只是一種合理的推測,具體情況是否如此,我們目前是無法證實的。退一步講,就算「大過濾器理論」是正確的,人類也不一定會陷入絕望的境地,畢竟我們從未發現過任何可以確定的地外生命。

所以我們仍然可以樂觀地認為,人類已經突破了「大過濾器」的限制,并期待在遙遠的未來,人類真的會成為縱橫銀河系的星際文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