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神秘帶字石板,「玄武門之變」唯一實物,一個字暴露皇帝心事

2005年,西安的建筑工地上,一個工人挖出了兩塊帶字石板。隨后,他以幾千塊的價格賣給了別人。買到石板的人欣喜若狂!

石板確實是「無價之寶」,其中一塊居然是見證「玄武門之變」的唯一實物……

這,其實并不是普通的石板,而是兩塊唐代的墓志!

它們的主人正是經歷了那個改變歷史進程瞬間——「玄武門之變」的唐太子李建成,以及他的妃子鄭觀音。

更令人意外的是,李建成的墓志上出現了一個極為「奇怪」的文字。

僅憑這一個字,后世之人便足以窺探到在那場骨肉相殘的慘劇中成為「勝利者」的李世民的內心世界……

歷史記載是冰冷的,登上帝位的李世民心中的隱秘,如何從一塊掩埋了1300多年的石板上,真實的映射出來?

01、案中案

我們,從頭講起……

2012年8月,西安公安部門關注到一則消息:在一個學術雜志上,有人發表了一篇論文,內容是關于一位朝鮮將軍墓志研究的。

論文中提到,西安出土了一塊唐朝時期朝鮮將軍的墓志,因為墓志中提到了「日本」兩個字,比此前學術界公認的「日本」提法,時間上早了八年……

西安公安之所以關注到這個事情,其實是源于另一樁已經持續了好幾年的案件。

在那起案件中,一個地下黑市文物販子專門倒賣墓志,而在他的手里,據說有許多盜掘古墓出土的古代墓志。

這些墓志到了他的手里,都是按照墓志尺寸大小單價計算,最高價可以賣到二三十萬一塊。

經過朝鮮將軍墓志的線索順藤摸瓜,公安部門這一回抓住時機,一舉抓捕了那條黑市「大魚」!

經過審訊交代,公安部門繳獲了這個犯罪團伙的所有贓物,而正是在這其中,有人發現了一塊十分重要的墓志!

這塊墓志的出現,可是說是史學家的一次重大發現,將來到非常深遠的影響……

02、墓志的「秘密」

可能看官們也已想到,墓志的主人,正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唐代太子李建成。

李建成的墓志,在幾年前的一個建筑工地上被人挖出,當初一起出土的還有李建成妃子鄭觀音的墓志。

兩塊墓志一大一小,造型古樸典雅,極具唐代風韻。

然而,考古專家細看之下卻大吃一驚!按照常理,李建成貴為唐朝開國首位太子身份尊貴,墓志理應更大更華麗……

可是,事實卻完全相反。

兩塊墓志中更小的一塊即為李建成墓志,而更大的一塊則為其妃鄭觀音墓志。

再細看那塊小小的墓志,志蓋頂邊長39.5厘米,斜邊長10.5厘米,底邊長53厘米,高12厘米,陽文篆書 「大唐故息王墓志之銘」。

墓志為方形,邊長52厘米,高11厘米,正面刻有志文,四周為素面無紋飾。

而志文更是令人大跌眼鏡,全文僅55字:

「大唐故息隱王墓志」 「王諱建成,武德九年六月四日薨于京師,粵以貞觀二年歲次戊子正月己酉朔十三日辛酉,葬于雍州長安縣之高陽原。」

堂堂一位太子,走后的墓志文上居然未有只言片語的人生經歷、功績與評價!

再看其妃子鄭觀音的墓志,竟然用了1185個字,詳細記錄她的人生經歷……

這樣巨大的反差,透露出一絲詭異的不正常。

再細讀志文,專家突然再次困惑不已!

只見墓志的第一行「大唐故息隱王」的稱號,而其中的「隱」字,卻有明顯被修改過的痕跡!

專家在仔細研判中認為,「隱」字存在磨損痕跡,且相較于整篇志文,向下凹陷了0.12厘米。這是重新鑿刻的痕跡。

在「隱」字下面,曾經是另外一個字——「戾」。

03、皇帝的心事

查閱史料,關于李建成的謚號,其實有過一段波折記載。

《唐會要》記載:「貞觀二年正月,有司奏謚息王為戾,上令改謚議。杜淹奏改為靈,又不許,乃謚曰隱。」

說的是,李世民曾經針對李建成的謚號,與朝廷重臣有過幾次商討。一開始大家確定的是「戾」字,即「不悔前過曰戾」;而后來又有人提議用「靈」,即「亂而不損曰靈」;

不難看出,無論是「戾」還是「靈」,對李建成都是視為「玄武門之變」的發起者和叛亂者對待。

而最終,李世民將其改為「隱」,則是有淡化那場事件的用意。從文字褒貶之意來看,「戾」和「靈」帶有強烈的貶義,而「隱」則是中性詞語。

小小的一方墓志上,一個被修改過的「隱」字,卻透露出那位一代帝王心中最隱秘的忐忑與傷痛……

專家認為,李建成的墓志應該是按照「戾」字篆刻完畢,已經到了下葬的最后時刻,卻又被李世民下旨改為「隱」字。

這是一段波折與矛盾心路歷程的完整體現……

李世民的一生,從秦王到帝王,幾乎沒有任何污點,除了「玄武門之變」!

然而,正是那一個血腥的早晨,他親手用弓箭射穿了自己親兄弟的胸膛,至此以后他的人生不可能抹去這段殘忍的記憶。

得位不正,將成為李世民一生的「夢魘」。

但,僅一個「隱」字,最后時刻的修改,還是透露出這位帝王心中進退兩難的糾結與痛苦。

帝位之爭,你倒我亡。

但以親手除掉自己親兄弟的方式獲得勝利,這種煎熬與愧疚,終究還是跟隨了李世民一輩子,如鯁在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