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的家被抄時,一共有多少家產?雍正拿到清單后心都涼了半截

乾隆二十八年的大年夜,京城百姓都在為自己能生活在富足安定的「康乾盛世」而歡呼慶賀,而一代大文豪曹雪芹卻在京城西郊一座近乎荒廢的破茅屋里病去了。

曹雪芹的病去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剛剛南巡歸來的乾隆皇帝,更是不可能知道有曹雪芹這號人。然而,曾幾何時,江寧曹氏與清朝皇室之間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系,康熙帝南巡時曾數次不住行宮而是留宿曹家。

彼時的曹氏一族尊榮無比,乃是名副其實的江南第一家。可誰又能想到,僅僅過了四十余年的時間,曾經康熙朝紅極一時的江寧曹氏,就落魄到如此境地呢?曹雪芹作為江寧曹氏的后人,不但過著食不果腹的生活,「舉家食粥酒常賒」,最后更是因為貧病無醫而去。

曹雪芹祖上是內務府正白旗包衣世家,可所謂的包衣世家不過是一個體面的稱呼,「包衣」二字其實是「包衣阿哈」的簡稱,「包衣」的意思是「家」,「阿哈」的意思是「奴隸」。正白旗是清代皇帝親統之一,所以曹雪芹祖上其實是屬于皇帝的家奴。后來到了曹雪芹太爺爺曹璽這一代,曹璽之妻孫氏被選為康熙帝的乳母,曹氏一族由此才與皇族產生了密切聯系。

根據清朝皇室的慣例,皇子出生滿月后就要離開生母,所以皇子們普遍與乳母關系很好。而康熙帝的生母孝康章皇后23歲就崩逝了,所以康熙帝一直把對母親的思念寄托在了孫氏身上。

有一次,康熙南巡下榻曹家,曹寅趕忙攙扶母親孫氏前去迎駕。按照規矩,大臣們見到皇帝是要行跪拜禮的,正當曹寅和母親要下跪時,康熙帝趕緊上前親自攙扶起孫氏,并且對左右隨從說:「這是我家老人,不必行跪拜禮。」由此可見,曹家圣眷之隆。

康熙帝當上皇帝的第二年,就把乳母孫氏的丈夫曹璽提拔為江寧織造,而曹雪芹的爺爺曹寅更是康熙帝的少年伙伴,17歲就擔任康熙帝的帶刀侍衛,后來又接替父親曹璽成為新一任的江寧織造。終康熙一朝,曹家基本上壟斷了江寧織造這個職位,先后有4人被任命為江寧織造,掌控著巨大的經濟實力。

曹家雖然把持著當時最大的商業帝國,但是曹家人其實并沒有做生意的天賦,再加上數次迎駕康熙,導致曹家產生了巨額虧空。而康熙帝對此也是心知肚明,再加上眷顧曹氏,所以直到他駕崩時,都沒有追究曹家的責任。而且,為了緩解曹家的壓力,康熙還主動借錢給曹寅,希望他能借此還本,彌補虧空。后來曹寅把借來的錢也虧完了,康熙仍然沒有追究責任。

曹寅去世后,康熙為了保住曹家在江南的田產,特地任命曹寅之子曹颙繼任江寧織造。誰知兩年之后,曹颙就因病亡故了,康熙只好把曹寅的四侄曹頫過繼給曹寅為嗣,命他接替了江寧織造。如此看來,江寧織造儼然成了曹家世襲的職位了。只是沒有想到的是,曹家此后不但虧空越來越大,還在九子奪嫡中站錯了隊,為后來的彌天大禍埋下了禍根。

江寧織造虧空,這在康熙朝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只不過既然康熙帝不提,其他大臣也不好說什麼,曹家依舊風光無限。然而,等到雍正帝繼位之后,這一切都變了。雍正帝與曹家可沒有什麼關系,況且曹家當初在九子奪嫡時擁護的還是八皇子胤禩,甚至曾經憑借與康熙帝的親密關系,上書請求立胤禩為太子。這一切,顯然得罪了時為皇子的雍正帝胤禛。

曹寅在世時,根據兩江總督噶禮的奏報,曹寅與其大舅哥蘇州織造李煦合計虧空已經高達300余萬兩,后來又查出另一筆虧空37萬兩。面對如此巨大的虧空,康熙帝也沒有追究曹寅的責任,甚至噶禮要求公開彈劾曹寅,康熙都沒有批準。等到雍正帝繼位后,這些虧空全都成了曹家的催命符。

雍正帝登基后,接連頒布了多道諭旨,要求全國各地查補虧空,并且一再對大臣們表示,自己不會像父親康熙帝那樣寬容,凡是虧空不能補全者皆革職抄家。

曹家當時的主事者是曹頫,他是曹雪芹的叔叔,面對如此巨大的虧空,他也無力彌補,最后只能被雍正帝抄家。而雍正帝一開始也認為曹家深受康熙帝恩寵,多少肯定也會有些家底,就算補不齊這300萬兩的虧空,估計也不會相差太多。

那麼,曹雪芹的家里被抄家時,一共有多少家產呢?當雍正拿到抄家清單后,心頓時涼了半截,偌大的曹家竟然只有6萬余兩的家產,這點錢相對于300萬兩的虧空,簡直是杯水車薪。這樣的結果令雍正帝惱怒異常,而家產被查抄一空的曹頫,也只能兩手空空地帶著曹家人遷回到了京城的老宅。后來曹雪芹為了生計所迫,又從老宅搬了出來,搬到了京郊西邊的破房子中居住。

曹雪芹一介公子哥,雖擅長舞文弄墨,卻無力重振曹家,自己最后也因貧病而去。曹雪芹的前半生享受了人間所能享受到的所有榮華富貴,而他的后半生也受盡了人間所有的苦楚,實在是令人可惜可嘆。可也正是因為曹雪芹這種獨特的人生經歷,才會有日后千古名著《紅樓夢》的誕生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