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和不愿意幫朱元璋捕獵黑熊,親信們不理解,湯:把熊字拆開看看

「蜚鳥盡,良弓藏;狡兔倒,走狗烹。」這是春秋時期越國相國范蠡對大夫文種所說的一句話,范蠡通過這句話提醒文種:「越王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

同為幫助越王勾踐滅吳興越的有功之臣,范蠡比文種更早地體察到「敵國破,謀臣亡」的風險,他及時隱退,讓自己躲過了「兔倒狗烹」的下場,但文種卻倒在勾踐之手。

范蠡和文種的遭遇在古代封建社會絕非孤例,后續歷朝此狀況屢見不鮮,但最為典型的當屬明朝。

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應天稱帝,建立大明,隨后他用20年時間西征北伐肅清了元軍殘部,鞏固了大明江山。

但隨著戰事停歇,大局已定,朱元璋也如同當年的勾踐一樣,對追隨他打天下的開國文武開啟了「大清洗」模式,手握重權的功將勛臣們幾乎被清理干凈。

但其中有一個人雖位列二十八侯之首,卻在這場血雨腥風中奇跡般地安然無恙,善始善終,這個人就是——湯和。

一路相佐,屢建戰功

湯和,字鼎臣,濠州人。他和明太祖朱元璋既是同鄉,又是發小,還是他還俗參軍的領路人。當年朱元璋還在皇覺寺出家為僧的時候,湯和已是抗元義軍將領郭子興手下的千戶長。

湯和出于對朱元璋這個兒時玩伴的同情,以及對他個人能力的欣賞,寫信給朱元璋,邀請他一起加入了郭子興的隊伍。

朱元璋在義軍隊伍中逐漸嶄露頭角,其級別很快超越了湯和,但地位反轉的湯和并沒有心存不平,他心甘情愿追隨朱元璋南征北戰,并屢建戰功。

至正十三年(1353年),湯和在跟隨朱元璋攻打元軍大洪山寨的戰役中,俘虜敵兵八百,被擢升為萬夫長。

次年,朱元璋欲攻打滁州,但由于義軍內部存在紛爭,郭子興處境危險,朱元璋將所帶領的大部隊交給郭子興,自己只帶領24名勇士奇襲滁州,除掉守城將領,這24名勇士中就有湯和。湯和也在此役中再立戰功,被提升為管軍總管。

拿下滁州后,湯和隨朱元璋一鼓作氣再取和州,此時元軍派民兵元帥陳野先前來征繳,被湯和率兵擊退。

次年,陳野先再次來犯,湯和帶傷作戰,與徐達、鄧愈相配合,以奇兵設伏,活捉了陳野先。至正十六年(1356年),湯和隨義軍主力攻占了平定集慶府,緊接著又與徐達一起兵不血刃拿下鎮江,被晉升為統軍元帥。

在朱元璋勢如破竹攻占元朝守地的同時,另一位反元首領張士誠也在擴充勢力,二者終因地盤相爭而起齟齬。

至正十七年(1357年)湯和和徐達從張士誠手中奪下常州,逼迫張士誠與朱元璋請和。假意求和的張士誠并未甘心,在湯和鎮守常州期間多次派兵來犯,都被湯和挫敗。

其后,湯和與張士誠所屬部隊屢屢交手,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湯和與徐達等眾將在平江將張士誠包圍并俘虜。隨后張被押解至南京應天府,后自我了結。張士誠的倒下解除了朱元璋一個心腹之患,大明隨后建立。

大明建國后,湯和還參與了討伐方國珍、陳友定、擴廓帖木兒等元朝余黨的戰斗,平定了浙東、福建、四川、云南、寧夏等地,為大明擴充領土,穩固根基立下了汗馬功勞。

無論從個人武功戰績看,還是從與朱元璋的私人淵源看,湯和貌似都有凌人自傲的本錢,他本人的確也曾有過恣意妄言的時候,但現實給了他一次結結實實的教訓。

酒后妄言,痛定思痛

至正十七年(1357年),湯和奉命駐守常州。其間湯和有事請示朱元璋,但朱元璋的回復令湯和很不滿意,心中不忿的湯和在和別人喝酒的時候,借著酒勁說:「我現在把守常州,就如同站在房梁上,向左偏是乙方,先右偏是敵人,如何偏都是我說了算!」

湯和在用這句話來發泄他心中的不忿,追隨朱元璋多年他當然不會真的投敵叛變,但這句牢騷很快就傳到了朱元璋的耳朵里。

朱元璋并沒有馬上找湯和,直至中原各路元朝余黨基本掃平,欲論功行賞之時,朱元璋以湯和當年攻打福建陳友定未將其斬草除根清理干凈為名,拒不為湯和冊封公爵爵位。

后湯和參與伐蜀之戰再次告捷,論功時湯和又遭朱元璋另眼相待,這次朱元璋說得更加直白,直接點明當年湯和酒后失語之事,湯和這才恍然大悟,不禁心生恐懼,不停叩首謝罪,朱元璋這才放他一馬,但命人將此事刻在湯和世襲鐵券之上。

這件事雖然就此而過,但給湯和的觸動卻非常大。湯和本以為自己和朱元璋多年相交,對他已經很了解了,但經歷了此事他才發現,朱元璋英明神武的另一面卻是氣量狹小,睚眥必報。

湯和對執掌大明后的朱元璋進行了重新認識,并據此調整了自己的處事方式,從此朱元璋眼中的湯和開始變得謹小慎微,言行有度。

其實,湯和的這一變化在伐蜀表彰的第二天就體現出來了,當天朱元璋設宴為大家慶功,大臣們都喝得酩酊大醉,以至于第二天基本都無法上朝,但湯和卻早早來到朝堂候駕,他的這一舉動得到了朱元璋贊許。

通過這些細節上的用心,湯和逐漸又贏得了朱元璋的信任,但其他大臣并沒有像湯和那樣敏銳地捕捉到朱元璋掌權后心態的變化,反而有很多人在功成名就后,居功自傲、貪腐妄為,慢慢成為了朱元璋眼中的禍患。

這期間發生的「胡惟庸案」加重了朱元璋對手下權臣的不信任。

胡惟庸是朱元璋朝臣中淮西集團的核心成員,洪武三年(1371年)胡惟庸被委任為左丞相,把持重權后的胡惟庸并未恪盡職守,反而獨斷專行。

史載他「內外諸司上封事,必先取閱,害己者,輒匿不以聞。四方躁進之徒及功臣武夫失職者,爭走其門,饋遺金帛、名馬、玩好,不可勝數。」朱元璋察覺后,將胡惟庸及其黨羽一并剪除,并廢除了丞相職位。

「胡惟庸案」也成為朱元璋全面集權的推手,當年宋太祖趙匡胤開立大宋后,因擔心當初隨他打天下的一眾權臣會謀反自立,所以搞了個「杯酒釋兵權」,以向大臣們訴苦的方式,委婉地讓大家知道了自己欲收歸權力的心思。

眾臣心領神會,紛紛交出兵權,歸隱民間。朱元璋受趙匡胤啟發,也想來一次類似舉動,將分布在開國群臣手里的權利收歸到自己手中。

獵熊試臣,洞若觀火

元璋突然召集所有開國功臣們一起隨他打獵,出發前朱元璋對眾人說:「大明江山是由諸位浴血拼搶而來,你們都是有功之臣,理應與我同享江山榮華。」

眾人聽后都覺得朱元璋是在顧念群臣功勞,紛紛口呼萬歲,各表忠心,唯有湯和聽出了朱元璋的弦外之音——王者的榮華豈可與人共享?以湯和對朱元璋為人氣量的再認識,他這番話,包括他今天聚眾打獵之舉,絕非表面上那麼簡單。

眾人來到獵場,侍衛報告說獵場內有一頭黑熊非常兇猛,經常會攻擊附近村民。朱元璋環顧忠臣,問道:「有誰愿意替朕捕捉此熊?」眾位大臣紛紛表示愿意領此任務,唯有湯和在一邊默不作聲。

朱元璋注意到湯和的表現,問湯和:「信國公為何不說話,難度不愿意替朕捉熊?」湯和趕忙跪下解釋:「并非臣不愿意,而是年事已高,已經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還望陛下能贖臣無能之罪。」說完,還做出咳嗽、喘粗氣的老態模樣。

朱元璋并沒有因此而責備湯和,反而柔聲勸告湯和回府好好休養,其他人則爭先恐后地去捕獵黑熊了。事后,湯和手下親信不解湯和那天為什麼要畏縮不前,湯和也不做解釋。

后來朝中政局開始動蕩,那些曾經爭先恐后為朱元璋捉熊的大臣陸續因罪獲刑,其罪名也各不相同,比如:德慶侯廖永忠因「僭用龍鳳諸不法事」而被除掉,淮安侯華云龍則是因為偷偷住進了前元朝丞相脫脫的府邸,而倒在被押解進京的途中。(注4)

除了獲刑的官員外,還有一些則是蹊蹺染病的,如:大明開國第一功臣魏國公徐達、朱元璋的親外甥曹國公李文忠等,反觀湯和這邊卻風平浪靜。

隨著幫助朱元璋「捉熊」的大臣們一個個相繼出事,湯和手下的親信也看出了端倪,他們再次請教湯和,湯和反問手下:「這‘熊’字拆開來是什麼?」

手下答曰:「上面為‘能’,下面‘四點’。」湯和意味深長道:「 一個有‘能’之人,如果離開了戰場就容易生出‘四點’:一點貪、一點怨、一點恨、一點憤,這‘四點’會動搖江山社稷,其人如何長久?

湯和這番話讓手下人恍然大悟,他們終于明白了當初面對朱元璋的「捉熊」提議,湯和為什麼要以老邁無能之辭進行推脫,原來湯和是看出了朱元璋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朱元璋的此番「獵熊」安排,其實是為了像宋太祖趙匡胤那樣給手下眾臣隱晦的喻示,只可惜看懂朱元璋心意的只有湯和一人,其他人都想盡力表現自己所「能」,殊不知越是如此朱元璋越是心中難安。

功成名就,急流勇退

湯和的示弱不僅沒有遭到朱元璋的嫌棄,反而讓他對湯和更加放心,他在處心積慮剝奪其他大臣手中權利的同時,卻對低調的湯和委以重任。

明初東南沿海倭寇猖獗,朱元璋于洪武十七年(1385),安排年近60的湯和去浙江、福建一帶強化東南海防。

湯和到位后,根據當時海防形勢,作出了在沿海筑城的大膽決定,他力排眾議沿海防線筑城59座,然后從全國征調兵士,在城內安家落戶,有事則戰,無事則耕,這種「寓兵于民」的海防體系使倭寇在沿海活動受到極大限制,對后世抗倭也起到長效作用。

海防穩固后,湯和回京復命,朱元璋對他固防工作非常滿意,欲進行獎賞,但湯和卻向他提出一個令他始料未及的要求——準許自己致仕還鄉。

湯和之前一直在朱元璋面前刻意弱化自己的能力,但這次東南防倭使自己的能力再次得到證明,他深知這樣很有可能會讓朱元璋對自己再起戒心,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自己解除兵權,告老還鄉。

當湯和向朱元璋提出自己的請求后,朱元璋一方面深感意外,另一方面又暗中竊喜,手下有能力的人執掌大權始終是他的心病,湯和能主動提出致仕正中他的下懷。

朱元璋未做強留,賞賜給湯和大量金銀好禮,命人在鳳陽為湯和建造了府邸豪宅,還專門設宴為湯和送行。這一切湯和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暗自慶幸,他知道自己做此決定是完全正確的。

為了讓朱元璋更加放松對自己的警惕,湯和還在還鄉前買了很多妙齡女子,另外還置辦了一些玉石珠寶,一看就是為了回鄉縱情享樂的架勢。

這一切都被朱元璋安排的錦衣衛盡收眼底,錦衣衛指揮使把這些一一匯報給朱元璋。朱元璋不僅沒有惱怒,反而非常欣慰,他對錦衣衛指揮使說:「湯和年歲大了,回去享受享受,頤養天年,這并不過分。」

回鄉后的湯和不與地方官員來往,不問政務,專心享樂,但是每年他都會到京城拜見一次朱元璋,向朱匯報自己的回鄉所為。他對朱元璋說:「臣每天望京拜闕,遙祝陛下身心安康、國家長治久安,而后才敢放任自樂。」

這幾句話雖然說得很是虛偽,但朱元璋卻聽得內心舒暢,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比有一個衷心為己又毫無威脅的舊臣,更讓他安心的了。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正月,湯和去給朱元璋拜年,卻不料在京城染上急癥,一病不起。朱元璋親自前往探視,還將他接入宮內,安排御醫悉心照料。

在御醫診治下,湯和病情雖有緩解,但病根已落。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湯和病情加重,朱元璋接見他時,湯和已無法言語,只能做手勢叩拜。

次年八月,湯和病逝,享年七十歲。朱元璋罷朝三天,追封湯和為東甌王,賜謚號襄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