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廣難封?這就對了,讓李廣這樣的人封侯,才叫天意不公

《滕王閣序》中有句名言;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八個字就把李廣塑造成了時運不濟、命運多舛的悲情英雄,仿佛李廣才能卓絕,只是時運不濟,不然封侯拜將唾手可得。

王維的詩里說:衛青不敗由天幸,李廣無功緣數奇,更是酸溜溜的:別人成功都是老天爺在幫忙,自己失敗就是運氣不好。

對李廣最欣賞的司馬遷,連李廣以為石頭是老虎,箭穿石頭這種傳聞都記錄上了,但卻很少提到李廣的戰功,只是說, 自漢擊匈奴,而廣未嘗不在其中。而諸部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擊匈奴軍功取侯者數十人;而廣不為后人,然無尺寸之功得以封邑者,這段話翻譯過來的意思,李廣才能不比別人別人差,工作這麼多年,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那些不如他的人都封侯了,為什麼他不能封侯?不敢抱怨漢武帝有眼無珠,只好推在命運不濟頭上。

雄才大略的漢武帝不是睜眼瞎,看不到李廣的功勞,在著名的漠北大戰里,李廣因為迷路,未能及時趕到與衛青形成合圍夾擊,讓單于逃跑了,失期當問罪,李廣羞憤自我了結,他的兒子李敢卻在此戰中,奪左賢王鼓旗,斬首多人立下戰功,賜爵關內侯,食邑二百戶,代廣為郎中令。說明漢武帝公是公,過是過,處事非常公平。

李廣難封這種事兒,壓根就不是運氣的問題!

一、不是猛將都耿直,李廣政治上搞投機,被景帝拋棄

李廣算是名門之后,其先祖是秦朝名將李信,曾在秦滅六國的戰爭中立下不少戰功。家族世代習武,尤其擅長騎射,到了李廣,更是厲害,從飛將軍這個稱呼就可以看出來。

漢代邊境最大問題就是匈奴,匈奴人擅長騎射,同樣擅長騎射的李廣很快在戰爭中脫穎而出,被漢文帝任命為漢中郎。這個職位是禁衛軍將領,負責皇帝的安保問題,絕對是心腹才能勝任。

劉邦稱帝后,實行郡國并行制,諸侯王的地位僅次于皇帝,在封國內獨攬大權。諸王擁兵自重,專制一方可自行征收賦稅、鑄造錢幣,成為實際上的獨立王國,最終成為中央集權的最大障礙。

文帝一走,景帝登基就著手削藩,諸侯王哪肯坐以待斃,于是出現七王之亂。李廣在平叛中表現突出,奪取了叛軍將旗,立了大功。然而,李廣私自接收了梁王劉武的授予的將軍印信。

古代手握軍權的武將,都是不能私下結交諸侯王的,這是一個起碼的政治常識,七國之亂后,朝廷還制定了專門的法律,如果朝廷官員私自結交諸侯王,情節嚴重者,會被判處棄市斬首。衛青是個馬夫出身,都知道不養士避嫌,出身貴族的李廣都當漢中郎,在皇帝身邊工作十來年,接受的不是財物,而是印信,為什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呢?

原因就是李廣在押寶,搞政治投機。景帝的母親竇太后可不是一般人物,她對朝政有著非一般的掌控力,景帝和梁王都是她的親兒子,竇太后偏心小兒子劉武,硬逼著景帝兄終弟及,將來把皇位傳給梁王,景帝不敢直接拒絕,只能含混應著,竇太后的娘家侄兒竇嬰都不答應這樣干:帝位父子相傳,這是漢朝立下的制度規定,皇上憑什麼要擅自傳給梁王!竇太后氣得開除了竇嬰進出宮門的名籍,不準許他進宮朝見。

明白這一點就知道李廣為什麼要私下接梁王印了,他這是在給自己找后路,這樣的人,景帝怎麼可能放心讓他再掌管禁軍,所以立了大功的李廣反而被驅逐出了權力核心,從中央調到了北方邊疆上谷任太守。

二、除掉霸橋尉,心胸狹窄,一生妒忌衛青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心想消除匈奴之患的漢武帝,聽到有人推薦李廣,提拔了李廣做未央宮禁軍的長官。

漢武帝終于對匈奴開戰了,但李廣的首秀就失敗了。漢武帝一視同仁,分別給了衛青、李廣、公孫賀、公孫敖四人一萬騎兵。此戰只有衛青大獲全勝,公孫賀無功而返。公孫敖損失7000人馬,李廣敗得最慘全軍覆沒,自己都被俘了,靠裝4才奪馬逃回來,與公孫敖一起被判4刑,兩人都繳納贖金買罪后被貶為庶民。

被罷官的李廣到城外郊游,玩得太晚了,回來時城門關了,隨從對守門的霸陵尉說:這是前李將軍,結果霸陵尉說,現任將軍也不行,何況前任。李廣在城外住了一晚。

漢武帝再次任用李廣,李廣的唯一要求就是把霸陵尉帶上,野史的套路,哪怕是皇帝,都是對這樣堅守原則的士兵加以褒獎,可是李廣一到任就把霸陵尉除掉了,隨后上書漢武帝,陳述自己犯罪的經過。

遵守國家法紀的人無故被除,李廣如果不受處分,以后誰會把國家法律當回事?漢武帝正值用人之機,沒有對李廣治罪,但這樣的人不堪重用,衛青關系跟皇帝鐵,軍功更大,為人卻謙和謹慎,漢武帝自然會重用衛青。

李廣不反省自己的問題,卻認為衛青打勝仗是僥幸,被重用是因為裙帶關系,武帝不重用他是衛青排擠的結果。自我了結前還在怨恨衛青。這種想法間接害了自己的兒子。他自我了結后,李敢闖賬打了衛青,衛青不追究,卻惹惱了霍去病,李敢是霍去病部下,無故越級毆打主帥,完全可以軍法從事,但不一定會處決,霍去病學李廣,泄私憤,趁李敢不備,一箭除掉了李敢。

三、有勇無謀,帶兵不嚴,幾乎百戰百敗,不是帥才,更乏大功

李廣說自己結發與匈奴大小七十余戰,,有記錄的幾場大戰,最好的結果也是功過抵消。要麼迷失道路,要麼就是慘敗,損兵折將乃至全軍覆沒,自己都被人抓住了。司馬遷也解釋不了,只說數奇。

對于一個與匈奴斗爭了四十五年的老將,沙漠草原環境他應當更熟悉才對,為什麼不是衛青霍去病,反而是他迷路了呢?

有一次匈奴三人過境侵擾漢軍后逃跑,他帶著眾十人狂追,結果遇到了幾千匈奴騎兵,這時他已無退路,只好冒險地前進到離匈奴二里遠的距離,并且「皆下馬解鞍」以迷惑敵人。匈奴人以為他身后有大軍, 不敢追擊。

雖然用「空城計」僥幸逃脫,但充分說明他個性沖動、冒險、自負其能的性格弱點,試想假如匈奴識破他的真相抓住他,大軍群龍無首,遇到匈奴很有可能也是全軍覆沒。他完全沒有考慮身為主帥的責任,個人的沖動冒進會造成什麼樣的嚴重后果。

從這個事例就看出來,他好迷路是在戰前的準備不充分,勇氣十足但沒有多少軍事才干,他多數是在拼勇力、拼武功、拼箭法,說得更準確一些是在逞匹夫之勇,沒有看到他如何謀劃,如何用兵,一旦遇到強敵或是數量超過自己的敵人,就更加明顯地暴露出他逞強自負的弱點,使得他的軍隊處于被動的境地所以他敗得慘烈。

司馬遷說他對士兵寬厚,確實如此,但任何事情都有度,他對士兵太寬厚了,很多人批評過他治軍不嚴,從他對付霸橋尉就知道,人家是違了軍令被除,他可以因為遵守規矩除人,這樣的部隊紀律不可能嚴明。

四、都知道李廣才氣,天下無雙,這一句其實還下半句:自負其能,數與虜戰,恐亡之

古代學者就曾評論說:「出雁門時,廣所將萬騎,乃為敵所得,而去病以八百斬捕過當,必謂廣數奇,而去病天幸,恐非論之平者也。一萬騎兵被人消滅個精光,霍去病八百人斬對方一千多人,光說是老天爺的責任,不公平,他們一針見血地批評了司馬遷在寫史時對李廣的偏愛和對霍去病的不公。

無論打仗還是狩獵,李廣都喜歡冒險、任性而行,所以「數困辱」,也曾被猛獸所傷。典屬國公孫昆邪曾進諫:「李廣才氣,天下無雙,自負其能,數與虜戰,恐亡之。這里的才氣指的是騎射技巧,公孫昆邪認為李廣認為自己騎射技術天下第一,作為主帥喜歡親自上陣與敵人肉搏,容易被人除掉。漠北大戰時漢武帝本來不要李廣參加,李廣卻自己非要請戰,結果再次失敗自我了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