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私訪青樓,見老鴇帶來一女子!朱棣冷笑:不剮了你天理難容

在明朝歷史中,朱棣算是一個比較特別的君王。后人稱他為明成祖,與他父親明太祖朱元璋可以說是平起平坐的。這種現象主要是因為那場靖難之役改變了整個明朝的格局。

朱棣的個性跟朱元璋很相似,都具有暴虐和愛民的雙重矛盾的特點。他雖然誅殺了許多大臣,但同時也愛民如子。在他的管理下,經歷了靖難之役后千瘡百孔的明朝得以恢復和發展。

正史中對朱棣的記載有很多,基本都集中在他的政/治舉措上面。反觀野史對朱棣生活方面的記載還多一些,其中有一個故事說的是朱棣私訪青樓的故事。

路遇驕橫女子

朱棣發動靖難之役成功之后便登基為帝,他一上臺就推行了諸多的舉措。正所謂有功必賞、有過必罰,他首先賞賜了陪著他打江山的有功之臣,其次處罰了建文帝時期的舊臣。

同時還廢除了建文帝時期的各項改革和法律規定,甚至一些有利于民生的舉措也不例外。此時的大明剛經歷了戰爭,正是百廢待興的情況,朱棣接下這個攤子可謂是燙手山芋。

永樂初期,朱棣更是做了一個大膽的舉動:遷都。這個決定立即在朝堂中掀起了軒然大波,還出現了很多反對的聲音。

然而朱棣去意已決,事實證明他把都城從南京遷到北京對后世發展是有益的,只不過這是后話了。在離開之前,朱棣想多看看這江南的景色,于是便在初春時期帶上幾名侍衛出宮游玩。

秦淮河畔歌舞升平,讓整個南京城都暫時遺忘了剛經歷過的一場大戰。這里聚集了城中的豪門貴族和文人墨客,亭臺樓閣中姹紫嫣紅、畫舫也在河面上飄來游去,整個畫面熱鬧非凡。

然而在這繁榮之中卻夾雜著許多不堪,這一路上遍地都是乞丐,看得朱棣內心煩悶不已。作為君王,民間餓殍滿地似乎在諷刺他治國之道,然而還沒等他多想,眼前就發生了令人氣憤的一幕。

只見一頂轎子停在了綢緞莊的門口處,里面下來一位衣著光鮮亮麗的妙齡女子,該女子眉清目秀、體態婀娜,連朱棣看了都忍不住夸贊一番。

待女子剛想往綢緞莊里走去的時候,突然竄出來幾個乞丐跪倒在女子的腳下,說道:「姑娘行行好吧,我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

女子看了眼乞丐,臉上全都是厭惡的表情,然后手拿帕子捂住嘴鼻說道:「哪來的臭乞丐,快滾!」乞丐被呵斥之后依舊不依不饒,女子生氣的一腳把乞丐給踹到了一邊。

此時站在一旁的朱棣實在看不下去了,于是便上前將乞丐扶起,然后對女子說:「他還這麼小,你不想施舍也不用對待人家吧」。

女子看了一眼身穿粗布麻衣的朱棣,翻了個白眼說:「你管什麼閑事」。朱棣又說:「你錦衣玉食,有一個能助人的機會,為何要拒絕?」

女子輕蔑一笑:「全南京城那麼多乞丐,我施舍得過來嗎?你想為他們打抱不平,你就去找朱棣啊,要不是他除掉建文帝的舊臣,他們也不會淪為乞丐」。

說完女子轉身離去,朱棣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反擊。此時一旁的侍衛已經膽戰心驚,害怕朱棣會發怒,連忙說道:「那女子口無遮攔,請陛下莫要動怒,以免傷了龍體」。

朱棣擺擺手,此刻的他并未生氣,而只是心中有些悵然如失,隨后給了點銀兩給乞丐轉身走了。

又遇妙齡女

朱棣一行人逛到了午后,突然覺得有些餓意,于是便跟侍衛們找了個茶社吃點東西休息一下。此時微風輕拂,一陣悠揚婉轉的琴聲傳來,頓時打消了許多困意。

朱棣聽著這琴聲覺得美不勝收,于是贊嘆道:「正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不知道是何人所做?」隨后他連忙讓侍衛去打聽是什麼人在彈奏。

不一會侍衛便來報說彈奏此曲的人正是蘭韻坊里的頭牌花魁蘭蕙心,此時的朱棣來了興致,決定去會會這個頭牌。

這蘭韻坊是城里非常有名的一家青樓,蘭蕙心不僅是頭牌花魁,更有著「京城第一名妓」的妙稱。她身懷絕技,歌舞表演和吹拉彈唱樣樣精通,成為城中貴公子們爭相拜倒的對象。

朱棣來到蘭韻坊,老鴇立即笑臉相迎,當她知道朱棣想見蘭蕙心之后,便面露難色說:「蘭姑娘正在陪其他的客人呢,實在抽不開身」。有錢能使鬼推磨,朱棣立即甩了幾張大銀票出去,老鴇立馬變了臉。

不一會老鴇就帶著一位白衣飄飄的女子走了過來,朱棣一看立馬驚愕道:「怎麼是你?」此時的蘭蕙心也認出了朱棣,原來她就是剛才驅趕乞丐的妙齡女子。

自討苦吃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妙齡女子一看是朱棣,立即厭惡地說道:「就你這窮酸樣的也配來見我」,隨后又轉頭對老鴇說:「以后不要什麼阿貓阿狗都讓我見,晦氣」。

老鴇拿著朱棣給的銀票站在一旁著實有點尷尬,于是便說道:「你看這位客官出手大方,這樣的貴客怎麼好拒絕呢?」蘭慧心不聽勸,依舊說道:「有錢的人多了,這個人我不想伺候」。

朱棣聽她這麼一說,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沒想到好不容易出趟門居然兩次遇到這個不講理的女人。于是他鐵青著臉說道:「姑娘若是愿意拿出積蓄施舍給城中的乞丐,我便不跟你計較」。

女子并不害怕,反而一頓譏諷說道:「就憑你這麼個狗東西也敢教訓我?」最后還噴出一口唾沫就朝朱棣的臉上吐了過去。在場的侍衛都驚呆了,此時的朱棣已經忍無可忍,他立馬示意身邊的侍衛。

不久后侍衛就帶著一群官兵包圍了整個蘭韻坊,還將其他客人都趕了出去。此時一個校尉模樣的人走了進來,徑直走到朱棣身邊拱手作揖,然后站在一旁待命。

蘭蕙心這才意識到自己應該得罪了大人,但為時已晚。朱棣冷笑道:「給你機會你不要,還當眾羞辱朕,今天朕不剮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怕是天理也難容」。

此時女子和蘭韻坊里聽到朱棣自稱為朕,都嚇軟了腿,蘭慧心更是兩眼一翻暈了過去。后來蘭慧心被凌/遲,青樓里的其他人也被貶為奴。

這本不該是一件了不得的事,只是女子一直囂張跋扈的咄咄逼人,最后逼得朱棣用這種方式來了結她的性命。這個故事正好告訴人們,得饒人處且饒人,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