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最混亂的一天,百官在朝堂上群毆,皇帝嚇得抱頭鼠竄

天空之城 2022/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朝廷若是激起了民憤,百姓們咬咬牙也就過去了。

朝廷若是壓榨百姓,百姓們勒緊褲腰帶,忍一忍也能過得去。

但若是到了忍無可忍、生無可生的地步,就會爆發農民起義,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同樣的道理,朝堂上的百官,若是被欺壓久了,他們也會爆發,也會像市井無賴一般大打出手。

明朝正統十四年八月二十三庚午日,公元1449年8月23日,這是明朝歷史上,堪稱最混亂的一天。

這一天,長期受宦官欺壓的百官再也忍無可忍,于朝堂之上大打出手,就連皇帝都被嚇得抱頭鼠竄。

這起 明朝午門案,為明朝歷史上唯一的一起惡性朝堂斗毆事件。

事件人物

了解這件事情的發生,首先要對時間、人物等,做一個簡短的介紹。

元朝末年,布衣出身的朱元璋,先后消滅各方割據政/權,推翻元朝建立了大明王朝。

朱元璋的太子朱標英年早逝,因此朱元璋臨終前,將皇位傳給了皇孫朱允炆。

朱允炆沒當幾年皇帝,就被他的叔叔朱棣奪去了皇位,史稱永樂大帝。

朱棣走后,其長子朱高熾繼位,然而只當了一年皇帝就病逝,隨即傳給了他的長子朱瞻基。

朱瞻基是一位短命皇帝,公元1425年繼位,公元1435年去世,終年三十六歲。

他與他的父親朱高熾,二人在位時間相加也就十年左右,但在歷史上,卻被合稱為「仁宣之治」。

朱瞻基去世后,傳位給長子朱祁鎮。

這件歷史上罕見的朝堂群毆事件,正是發生在朱祁鎮這一代人身上。

事件起因

明朝午門案的起因,與朱祁鎮身邊的一名太監有關。

此人名叫王振,他是明朝歷史上較為出名的太監,同時也是明朝第一代專權宦官。

王振本是一個落榜秀才,中舉人、考進士這條榮身之路,在他看來基本上也與自己無緣了,于是就在明成祖朱棣永樂末年,進宮做了宦官。

「太監怎麼了,太監就不能出人頭地了?想當年那下西洋的鄭和,不也是朱棣身邊的一名太監?不是也照樣成為了名流千古的大人物?」

這句話,正是王振本人的內心寫照。

史書上對王振的評價,「狡黠」、善于伺察人意。

王振入宮后,深得明宣宗朱瞻基欣賞,任命他為東宮局郎,服侍皇太子朱祁鎮。這就給王振創造了有利條件,與未來的皇帝朱祁鎮打好了關系。

朱祁鎮登基后,王振權傾朝野,他對于百官們的態度,就是八個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王振極其猖獗,他甚至猖狂到了,公然違背朱元璋遺詔的地步。

當年,朱元璋為了預防日后宦官掌權,親自將 「禁止宦官干預政事的鐵牌」掛在了宮門上。

王振掌權后,竟然命人將這塊鐵牌給摘了去,百官愣是無人敢言。

午門案

元朝滅亡后,蒙古族在被朱元璋的多次打擊后,內部分裂,主要分為韃靼、瓦剌和兀良哈三部分,每年都要向明朝獻馬朝貢。

后來,瓦剌逐漸強大,他們的首領 也先,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夢想著有朝一日再次帶領蒙古族入主中原,成為成吉思汗、忽必烈那樣的人物,名留青史。

公元1449年,也先帶領著瓦剌部攻打明朝,完全不懂軍事的王振,認為只要朱祁鎮御駕親征,隨便打打,就能擊退瓦剌。

于是,王振便慫恿二十出頭的朱祁鎮御駕親征。

朱祁鎮也有著自己的小九九,想當年曾祖父朱棣,數入漠北建立赫赫軍功,那是何等的英姿?

此時,年少的朱祁鎮,也幻想著成為朱棣那樣的皇帝。

二人不謀而合,貪功冒進,不顧百官勸阻,隨便湊合了20萬大軍,號稱50萬,胡亂配些糧草和武器,就匆匆出發了。

一個不懂軍事的太監,與一個沒有什麼經驗的年少皇帝,這二人組合去攻打強悍的蒙古人,結果可想而知。

此戰的結果就是,王振倒在戰場,明朝皇帝朱祁鎮被生擒,史稱「土木堡之變」。

一時間,整個京城人人自危,很多人都擔心,這是要走宋朝的老路啊。

朱祁鎮被俘,他的弟弟朱祁鈺負責監國,當時就有一些大臣建議遷回南京,兵部尚書于謙強烈反對。

在于謙的建議下,朱祁鈺整軍備戰,于京師集結了大量兵馬,人心這才稍安。

正統十四年(1449年)八月二十三日(9月9日),當時正由朱祁鈺主持朝議,這時一位名叫陳鎰的大臣站了出來,請求滅掉王振全族以及余黨,以此告慰天下。

陳鎰的情緒十分激動,最后更是痛哭流涕,聲淚俱下,此舉頓時點燃了百官們的情緒,一時間群情激憤。

年僅22歲的朱祁鈺頓時被嚇得驚慌失措,隨口敷衍改日再議后,便要離去。

結果百官們紛紛跪地阻攔,哭的哭、喊的喊,朱祁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 錦衣衛指揮使馬順很神氣地走了過來道:「嚷嚷什麼,嚷嚷什麼,朝堂之上如此作態,成何體統?」

這馬順,正是王振的余黨,當年王振在時,許多大臣沒少受這王振的氣。

馬順剛走過來,一位名叫王竑的狠人就直接上前,一手抓著馬順的頭髮,另一手王八拳猛擊馬順,一時間整個朝堂都極為震驚。

「王振在時你囂張也就算了,現如今王振都已經沒了,你竟然還敢這般張狂?」

這大概就是施暴者的內心獨白,王竑就是一文官,見拳腳不能對馬順造成什麼傷害,直接動嘴去咬馬順的臉,生生撕咬掉馬順一塊肉。

短暫的震驚之后,百官們紛紛暴起,開始群毆馬順。這馬順還真是可憐,本想著出來裝一把,結果遭到了眾人的一頓暴揍。

朝堂頓時混亂不堪,錦衣衛指揮使馬順,以及王振黨羽毛貴、王長隨兩人,這三人就在這皇宮之中,被百官們活活除掉。

當時年僅22歲的朱祁鈺,何時見過這種陣仗,整個人都被嚇傻了,事情結束之后,便要離去,暫避百官鋒芒。

兵部尚書于謙頓時覺得不妙,若是朱祁鈺走了,錦衣衛隨便找個理由,將今天參與群毆的大臣們給就地正法,也不是沒有可能。

于是,于謙就將朱祁鈺攔住,讓他宣告,因為王振禍國殃民,因此今日參與群毆的百官皆無罪。

朱祁鈺離心似箭,匆匆答應了于謙的請求,在宣告百官無罪之后,百官們這才醒悟,一時間都十分感激于謙。

至此,血濺朝堂的午門案,以王振全族被滅而告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