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氏皇族第二十二世孫,一人追擊數千人,勇猛堪比項羽,終成一代帝業

公元1161年,南宋紹興三十一年,金主完顏亮大舉南侵,而此時北方義軍中一名叫辛棄疾的年輕人開始登上歷史的舞臺,他此次奉命南下聯系宋室,打算憑借著南宋雄厚的國力聯結北方各路義軍將士一舉摧毀女真韃虜。

然而,就在他完成使命返回北方之時,義軍首領耿京被叛徒張安國所除,群龍無首的義軍紛紛潰散,怒火填胸的辛棄疾大喝一聲,飛身上馬,提刀策鞭,馳入萬人敵陣,左沖右突,如入無人之境。

瞋目大怒的辛棄疾殺入金軍敵營后,猛地撮起叛徒張安國,一刀凌空將其除掉于馬下,然后頭也不回地再次以秋風掃落葉般的氣勢,沖出金兵營地投奔了南宋王朝。

辛棄疾生猛的威勢頓時傳遍了南宋小朝廷,宋廷內部對他交口稱贊,但偏居江南一隅的宋寧宗,并不想北伐收復故土,而是待辛棄疾投奔而來后,用高官厚祿將他「圈養」了起來。

南宋嘉泰四年,耐不住寂寞的辛棄疾再度向朝廷上書請求北伐金國,宋寧宗不允,并將他擢知鎮江府,當他登臨北固亭,遠眺萬里河山,悲憤之情,噴涌而出,于是填詞道:「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在辛棄疾的千古名篇《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這首詞中提到「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指的就是劉宋王朝的創立者劉裕。

劉裕是漢高祖劉邦之弟、楚元王劉交的第二十二世孫,是正牌的劉氏皇族后裔。西晉「八王之亂」后,劉裕家族舉家南遷至京口(今鎮江),到劉裕這一代,劉裕落魄到只能靠砍柴、種地、打漁和賣草鞋為生了。

劉裕的做派跟他的老祖宗劉邦幾乎一個德性。《魏書》載:「 意氣楚剌,僅識文字,樗蒲傾產,為時賤薄。」,也就是說劉裕做事沖動粗魯,學識水平低,喜歡賭博,鄰居都瞧不起他。

但劉裕并非一無是處。《 宋書》說:「(劉裕)及長,身長七尺六寸,風骨奇特。家貧,有大志,不治廉隅。事繼母以孝謹稱」

《晉書》也說:「初,劉裕為布衣,惟謐獨奇貴之,嘗謂裕曰:「卿當為一代英雄。」

南北朝時期,一尺約為25.8㎝,七尺六寸折合成現代的計量單位約合196.08㎝,換算成以米為單位,就是1.9608米,劉裕的身高至少一米九以上了。

從《宋書》和《晉書》記載的情況來看,劉裕不僅身高一米九,氣質也不同凡響,而且還很孝敬繼母,因此,瑯琊王氏王導的孫子王謐就夸贊劉裕,說成就偉業的將來一定是他。

王謐的預言在不久的將來很快得到了應驗。晉安帝隆安三年,投身行伍的劉裕在北府軍首領劉牢之手下擔任參軍之職。

恰逢當年,「孫恩之亂」爆發,劉牢之奉命率北府軍趕赴前線鎮壓叛亂,劉裕受命率領十幾人去打前站,搞搞情報偵查工作。

不知道是劉裕的個性太張揚了,還是敵人眼睛太尖,劉裕剛抵達前線打算偵查下敵人的火力部署,正巧迎頭碰上了叛軍孫恩的一千多號人。

躲又無處可躲。藏又無處可藏的劉裕,只好發起了流氓痞氣的狠勁兒,領著手頭上僅有的十幾號人跟孫恩的一千多士兵火并了起來。

《宋書》說:「牢之命高祖與數十人,覘賊遠近。會遇賊至,眾數千人,高祖便進與戰。所將人多死,而戰意方厲,手奮長刀,所除傷甚眾。」

簡單來說,就是他們雙方對砍互撕后,劉裕身邊的戰友幾乎都被砍成了肉醬,只有劉裕像是「邪靈附體」揮舞著長刀,連砍帶劈在敵陣中一頓猛砍。

劉裕發了瘋,但孫恩的士兵畢竟頭腦還清醒,他們看到劉裕不要命地以360度開啟收割的節奏,頓時,一千多號人宛如雪崩式的大潰敗,打得眼紅興起的劉裕,哪還管他面前有多少人,提著長刀在后面追。

于是,奇特的一幕出現了。一個身高一米九的猛男劉裕,舉著大長刀瘋狂的在野外追一千多號人,跑得慢的當場除掉,跑得快的也是哭爹喊娘。

這就類似我們今天街頭小混混打架時,一個五大三粗的猛男提著一把大砍刀,嘴里大喝一聲:「哪個不怕的放馬過來!」

當混混自然怕4,看到這麼個不好惹的「瘟神」,混混們群體性逃跑,猛男舉著大砍刀在后面追砍,劉裕的套路就是這樣的。

劉裕提著大長刀單槍匹馬地追一千多號叛軍的這幕,恰巧被趕來尋找他的劉敬宣看到了,劉牢之之子劉敬宣看到眼前上演的奇葩一幕,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半晌都沒回過神來。

等劉敬宣緩過神來后,立馬率軍馳援劉裕將孫恩叛軍擊退。最終此戰的結果是「 賊乃奔退,斬獲千余人,推鋒而進,平山陰,恩遁還入海」。

直白地講,孫恩軍被劉裕趕得無處容身,只好跑到海上躲避劉裕這個「瘟神」了。

戰力爆表的劉裕與項羽相比,其實力甚至可能遠在項羽之上,《史記》對項羽的戰力描述僅是「 復斬漢一都尉,除數十百人」,項羽一人除百人,而劉裕是一人追千人,孰剛孰猛一目了然。

由于劉裕過人的勇猛和超強的戰力,東晉自晉安帝至晉恭帝年間的平孫恩、滅南燕、征巴蜀、取后秦、復兩都等煊赫軍功為劉裕賺足了政治資本、積累了巨大名望。

東晉在劉裕的手中多茍延殘喘了幾十年,后來劉裕的勢力足以改朝換代了,于是,知趣晉恭帝司馬德文就頒布了禪位詔書,在禪位時晉恭帝就說:「晉朝失天下已經多年了,要不是劉公,晉朝怎麼能多茍存這麼多年呢?」

晉恭帝司馬德文禪位后被降為零陵王,劉裕成為了南北朝劉宋王朝的第一位開國皇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