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建立漢朝后,為何不憑借開國的精兵強將,南下統一秦朝故地

天空之城 2022/07/05 檢舉 我要評論

秦始皇消滅六國后,命令秦軍南下征服百越之地,將秦朝的版圖拓展到今天的兩廣、云貴和越南北部。可是在楚漢戰爭結束,漢高祖劉邦統一天下后,卻沒有借著開國的精兵強將一股作氣南下,占領當年秦軍奪下的這些地盤,而是將漢軍駐扎在今天的湖南、江西一代就不再前進了。這是為什麼呢?

上圖_ 秦始皇

秦朝在南方還有哪些故地?

公元前218年,秦始皇對南方的百越各部進行征伐,因遭到西甌部族的的激烈抵抗而失利。前214年,命令任囂、趙佗「將樓船之士南攻百越」,以50萬秦軍一舉擊破西甌族和駱越族的防御,拿下了嶺南地區。秦始皇在此設置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并遷徙數十萬北方的罪人、商賈、未亡人等當時社會地位低下的人群前往戍邊建設,與當地部族進行民族融合。

秦始皇走后,秦朝掀起了陳勝吳廣起義以及劉邦、項羽等人的起事,北方亂作一團。南海郡郡尉任囂見天下大亂,就有了割據自立的念頭,但是身體又不好,于是找來龍川縣縣令趙佗,囑咐他要派軍隊阻斷嶺南同中原地區的道路,這樣就可以在嶺南地區獨立建國了。任囂走后,趙佗代理南海郡郡尉之職。他遵從任囂的方略,用計除掉了秦朝所置長吏,以自己的親信控制南海郡的局面,隨后出兵拿下桂林郡和象郡,派軍阻斷通往中原的橫浦、陽山、湟溪三關,這樣就把嶺南地區與中原隔絕開來。

上圖_ 南越國建立初期疆域圖

在聽聞秦朝滅亡的消息后,趙佗于前204年自立為南越武王,正式建立南越國。他沿用了秦朝的郡縣制,同時又分封了幾個趙家人和甌越部族首領為王侯。他尊重嶺南部族的生活習慣,拉攏各部族上層人士參與政/權,鼓勵華夏族和各部族民眾通婚,推行越人自治。他還與周邊的閩越國、夜郎、滇國等搞好關系,鞏固了南越國在嶺南地區的統治。

閩越國,是戰國時期被楚國擊敗的越國殘部逃到今福建地區,同當地的原住民七閩混居和建立的國家。秦始皇在南征百越的過程中,也派軍拿下了閩越國,在當地設置了閔中郡,仍由閩越王無諸以「君長」的身份管理該地。秦朝滅亡后,閩越國趁機復國,成為漢高祖劉邦分封下的異族諸侯國之一。

上圖_ 百越地圖

東甌國,又叫東越國,是春秋時期越國宗室在今浙江的台州、麗水、溫州及閩江以北一帶建立的國家。秦始皇在南征百越的過程中,廢除東甌王歐候安朱的王位,將其地盤并入到閩中郡。秦末農民起義時,歐候搖光與無諸一起率軍跟隨吳苪反秦。前200年,劉邦封歐候搖光為海陽齊信侯,時稱閩君或閩越君。前192年,他受封為東海王,也稱東甌王。

西南夷,是秦漢時期西南地區的夜郎、且蘭、滇國等少數民族建立的部落或政/權的統稱,分布在今四川西南部、云南、貴州、廣西西部和緬甸北部地區。秦始皇派常頞通西南夷,常頞調動工人開鑿了一條從今四川宜賓通往云南滇池一帶的棧道,名叫「五尺道」,將這些部族納入到秦朝的郡縣管轄范圍內。秦末大亂后,西南夷脫離了和中原王朝的聯系。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劉邦分封的南海國,在今江西、廣東、福建交匯處。以上就是秦朝在南方留下的故地。

上圖_ 垓下之戰

國力不足,諸侯不穩,無力大規模南征

公元前202年,劉邦的漢軍在垓下之戰擊敗項羽,項羽逃至烏江(安徽省馬鞍山市和縣東的長江段)邊自刎。灌嬰在消滅項羽部隊后,度過烏江,拿下吳郡、豫章郡、會稽郡,兵峰直抵江西、湖南南部和浙江北部地區。無諸因為跟隨劉邦擊敗項羽有功,被分封為閩越王,仍舊治理閩中郡地區。這是劉邦分封的第一個非華夏族的諸侯王,閩越國名義上是漢朝的封國,實際上卻有著獨立王國的權力。

劉邦發現趙佗沒有得到自己的分封,自立為南越武王,不愿意承認他的王位,想要發兵征討。可是情報告訴他南越國已經封鎖了內地通往嶺南的幾條要道,趙佗兵強馬壯,嚴陣以待。再檢視一下自己的國庫,多年戰爭把國家的經濟實力消耗地差不多了,全國幾乎都找不到四匹顏色不同的馬。想要向秦始皇那樣發起轟轟烈烈的南征行動,錢袋子是不太允許了。

上圖_ 韓信(?-前196)

劉邦分封的諸侯王們很多也不老實。北方的韓王信聯合匈奴人南下進攻漢朝邊境,劉邦親率大軍征討,結果自己率領的前鋒部隊在白登山遭遇冒頓單于的大軍圍困,最后用計才得以突圍。代王陳豨叛漢自立,劉邦率軍討平,順便收拾了和陳豨有聯絡的燕王盧綰。淮南王英布叛亂,劉邦不顧六旬高齡再度親征,雖然成功消滅英布,但是自己也中了一箭,不久去世。

可以說劉邦在登上帝位后,就沒過過一天的舒坦日子,晚年的全部精力都用來到處親征,給子孫留下一個穩定的大漢王朝去了。那句著名的「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就是他燃燒自己生命的信條。

上圖_ 漢高祖 劉邦(公元前256年—前195年)

由此可見,劉邦建立漢朝時,國內外情況很不樂觀。國內久經戰亂,國庫空虛,人口損失嚴重,眾多異姓王侯威脅漢廷統治。國外就是北方新興的匈奴勢力,南下攻打漢朝邊關,送給劉邦一個白登之圍,迫使他采取和親政策。在這樣的情況下,劉邦只能選擇休養生息,把武力平定南方的計劃先放一放。

既然不能武力拿下,又不能放任趙佗在那與自己分庭抗禮,那麼該對南越國采取什麼政策呢?劉邦為了表彰衡山王吳苪的功勞,下詔將長沙、豫章、桂林、象郡、南海全都封給吳苪,改立他為長沙王。劉邦此舉的目的在于不動用朝廷的人力財力,讓長沙王吳苪代替自己收拾南越國,同時也在名義上宣布南越國是漢朝的一部分,這樣可以在面子上過得去。

上圖_ 趙佗,即南越武帝

南方各國實力尚強,且大多數時候服從朝廷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長沙王吳苪和南越王趙佗發生多次軍事沖突,每次都是打到南越國家門口就過不去了。「象郡、桂林、南海屬尉佗,遙虛奪以封芮耳。」吳苪始終只能在夢里行使對這三個郡的權力。南越國在趙佗的經營下,不說是固若金湯吧,至少也是穩如老狗了。沒有進攻中原的能力,打防御戰是綽綽有余的。

認識到南越國的實力后,劉邦決定采取和平手段解決問題。他派陸賈出使南越國,準備冊封趙佗為南越王。趙佗桀驁不馴,在陸賈面前擺出一副囂張的模樣。可是陸賈不吃他這一套,鎮定自若地說道:「你也是中國之人,親族和祖墳都在真定。今天您放棄中原衣冠,想要以區區南越之地和天子抗衡,這無疑是在給自己招來禍患。漢王劉邦從蜀中起兵,花了五年時間就消滅項羽,一統天下。這不是人力所能為之的,實在是天意啊!」

上圖_ 陸賈(約公元前240年—公元前170年)

趙佗仔細一想,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陸賈繼續說道:「天子聽說您在南越稱王,而不愿意一起為天下誅除暴虐的逆臣賊子,也準備要派遣大軍來消滅大王你。只是天子可憐百姓命苦,所以不愿動兵,派我授予您君王印信,剖符通使。您應該在郊外迎接天子使者,向北稱臣,而不是以一個剛建立的南越國負隅頑抗。如果大漢知道了您的行為,將您家的祖墳揚了,然后夷滅宗族,派一個偏將軍率領十萬大軍南下,那麼南越人把您除掉了之后投降漢朝,易如反掌。」

這樣一番禮貌又富有威脅的話語,讓趙佗不得不考慮南越國的未來。如果繼續和漢朝對抗,那麼漢朝即便不出兵打他,只要斷絕和南越國的商路,這樣一番經濟制裁下來,南越就頂不住了。畢竟南越國剛剛建立不久,開發度遠遠不夠,做不到自給自足,需要依賴中原提供的物產。最終,他決定臣服漢朝,接受南越王的封號,剖符通使,在名義上成為漢朝的諸侯王。

上圖_ 趙佗受封圖

漢朝成功冊封趙佗為南越王,對雙方來說都是權宜之計。漢朝冊封了趙佗,使得南越國成為漢朝藩屬,面子上得到了滿足,還能減少南越國對漢朝南部的威脅。趙佗接受了冊封,使得漢朝沒有理由再進攻自己,還可以繼續保持中原的物資供給,自己可以好好經營這一個事實上的獨立王國。而且雙方都是千年的狐貍,劉邦在漢越邊界的越城嶺至騎田嶺一線布置了重兵,分封了一個南海國在南越東北部,還在長沙國安排了兩個將軍,監視南越國的一舉一動。而趙佗也是時刻提防著漢朝突然發動進攻,不敢放松對邊境的守備。

前192年,繼位的漢惠帝劉盈繼續保持了和南越的友好關系,而趙佗也向漢朝貢獻方物。結果到了呂后時期,長沙王想要吞并南越國的地盤,但是靠自己又做不到,就向呂后說趙佗的壞話,想要依靠漢廷的力量進攻南越國。呂后也看不慣有個能夠威脅漢朝領土的南越國存在,于是實行「別異蠻夷」的政策,禁止鐵器等物品輸入南越國。

趙佗以為自己哪里惹到了漢廷,于是反復派官員上書請求放棄經濟制裁,我們頂不住了呀!沒想到呂后除人除習慣了,不但扣留了南越國使者,還派人到各地對付趙佗的宗族,挖了趙佗的祖墳。可以說除了派偏將軍帶十萬人南征外,陸賈說的事情都發生了。趙佗心想我這樣老實地尊奉漢廷,結果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那麼我就反了吧!

上圖_ 呂雉(公元前241年-公元前180年8月18日)

前183年,趙佗自立為「南越武帝」,開始乘坐和中原皇帝一樣的車輦,命令也改稱制。隨后他對老冤家長沙國發動進攻,拿下了多個縣后撤退。呂后聽說后,下令撤銷對趙佗的封號,派遣隆慮侯周灶等率兵前往討伐南越。如果是正面野戰,南越軍還是打不過漢軍的。但是在暑熱的南方,北方士卒非常難受,軍中瘟疫流行,使得漢軍士氣和戰斗力大幅下降,難以翻越南嶺進攻南越本土。雙方在邊境對峙了一年多,漢軍耗不起了,只能撤兵。

不戰而擊退漢軍的進攻,這大大提升了趙佗的威望。他一手拿錢財,一手拿刀槍,拉攏周邊的閩越國、甌越族、西南夷等,讓他們成為南越國的小弟。而漢朝加大了對南越的經濟制裁力度,持續了整整四年,使得趙佗日子非常難過。

漢文帝劉恒即位后,有將軍請求討伐南越國和衛氏朝鮮。漢文帝權衡利弊,還是決定繼續維持高祖時期的友好政策。趙佗在此時也向漢廷提出,如果漢朝將在長沙國設置的兩個將軍撤回,把真定的兄弟送還南越國,就愿意繼續和漢朝保持和平,并且請求漢朝交給它之前長沙王占領的嶺南土地。

上圖_ 劉恒

劉恒對趙佗的請求,首先承認是漢朝這邊先找的茬,表示會將趙佗的祖墳修復,歲歲祭祀,并重賞他的兄弟,將駐守長沙的博陽侯撤回。隨后,他再次派遣年已七旬的陸賈前往南越國,傳達漢廷希望他摒棄前嫌,消除帝號,重新友好通使。同時表示嶺南的土地是祖宗拿下來的,自己沒有資格放棄它。趙佗被陸賈說的滿面羞慚,申辯道:「老臣稱帝是鬧著玩的,怎麼敢妄稱天數呢?只是因為呂后聽信長沙王的謠言,把我的宗族都誅滅,祖墳都挖掉,才興兵入侵的。」并表示馬上去除帝號,長期做漢朝的藩屬,按時上貢。

其實他享受了當皇帝的感覺后,不愿意放棄這種美妙的感受,在南越國內仍舊是以皇帝自居。但是在面對漢朝使臣的時候,則是以臣子的身份接待,聲稱自己只是諸侯王。就這樣,漢越兩國繼續保持了多年的友好關系,直到漢武帝時期被漢軍消滅。

上圖_ 漢朝疆域

漢朝初年,沒有趁勢南下秦朝在南方的故地,一方面是漢朝剛建立不久,國力不濟,且內部問題很多,需要休養生息,處理諸侯王等隱患。

另一方面是閩越國、西南夷等勢力對漢朝一直都很友好或老實,沒有侵犯漢朝內地。而南越王趙佗總體上也是恭順的,只是中途因呂后的關系而進攻了一次長沙國,之后又繼續稱臣,表面工作做的很到位。在這樣的情況下,漢朝前期沒必要也沒能力將它們全都拿下,直到漢武帝時期才把他們一勺燴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