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的版圖為什麼沒有被繼承下來?明朝丟掉了1000萬平方公里土地

天空之城 2022/06/27 檢舉 我要評論

洪武元年(1368 年),隨著明軍步步緊逼,元順帝攜眾北奔,收拾舊部,重建汗廷于漠北,始終與明廷相抗,其后繼者亦然。

因此,不同于漢唐的大一統,明朝僅僅取得了對長城以南中國的統治權,對退守草原、仍然馬首南向的北元卻無能為力,頗多無奈,雖屢敗之,卻終不能如漢之匈奴一樣將其擊垮驅逐。

明朝從建國之初到滅亡也沒有控制漠北的地域,丟掉了1000萬平方公里土地,這其中的奧妙玄機有很多的層面。

一、洪武時期明蒙關系

1、消極抗元

從《明太祖實錄》等基本官方史料記載來看,這一時期的朱元璋和他的政/權勢力與蒙元朝廷及其地方勢力的接觸并不多,規模也不大,及至后期平滅陳、張而北伐之時,方有與蒙元的大規模作戰。

這一現象的出現無疑與朱元璋早期所采取的「避元」政策有關——在明軍北伐之前與其他諸路反元起義軍爭奪漢族政/權正統性時期,朱元璋消極抗元,對元朝基本上一直采取了回避的政策,即不主動與元朝直接為敵,并與元廷態度曖昧,而群雄間的多年混戰和元廷內部的混亂卻使北方的蒙古力量在明軍北伐時基本保留了下來且大部分得以北撤草原。

自元世祖定鼎中原至順帝北走,凡歷百年。在此過程中,大批蒙古人南下,或隨軍戍守,或應倡屯田,數代繁衍,至元末,蒙古人與漢人雜居,其「第宅已與民居犬牙相制。」

但是,絕大部分蒙古人仍然留居在北方草原上。洪武元年(1368年),當徐達大軍勢如破竹而來時,元順帝妥歡帖睦爾率元室重臣和部分蒙古軍隊退往漠北,元王朝的統治機構、軍事建制、軍隊主力等并沒有被消滅,仍保存著較強的勢力存在。

2、朱元璋采取軍事收縮戰略

朱元璋在立國后主要以軍事攻伐、經濟封鎖和政/治招撫相結合的手段,試圖消弭殘元勢力的威脅。

在明軍的步步緊逼之下,元順帝及后繼的元昭宗先自上都遷達里泊,后又北走應昌,再北奔和林。

洪武三年(1370年)和五年(1372年),朱元璋挾明軍往戰之余威,兩次大規模出兵北伐,力圖徹底消滅北元主力,以「永清沙漠」。

然而,洪武五年(1372年)大將軍徐達在嶺北之役中嚴重失利,左副將軍李文忠一路追擊、苦戰,至稱海而還,亦損失慘重。

此后朱元璋審時度勢,采取了軍事收縮戰略,對蒙用兵甚慎,而改以政/治招撫為主,并利用蒙古各部離心離德、號令不一的形勢對蒙古各部王公貴族、將校士卒乃至普通百姓展開了大規模的政/治招降,同時對內穩定政局,恢復經濟,充實實力。

終于在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內外條件充分有利的形勢下,明軍于捕魚兒海一役一擊而成,元帝脫古思帖木兒在逃奔和林途中為部下襲擊,北元汗廷所擁有的軍事實力至此也損失殆盡,以至于黃金家族的政/治號召力在此役中亦為之撼動。

二、收服蒙古的雄心受到抑制

1、以招撫為主

洪武五年(1372年)北征失利,使朱元璋徹底擊敗、收服蒙古的「雄心受到抑制」。

朱元璋開始檢視自己的對蒙政策,認識到國家肇始,國力還未從戰亂中恢復,以武力鏟除蒙古威脅不是短期內能夠做到的,因此開始轉變對蒙戰略,暫時放棄了主動進攻的政策,而轉為以招撫為主,在軍事上則采取了積極的防御戰略和「守備為本」的邊防方針,用兵「持重」,尺寸以進。

但是,明軍的失利,使隱沒于北境沿邊之地的故元殘余勢力再度活躍。鑒于這些蒙古將領屏藩汗廷、頻繁擾邊的形勢,雖然朱元璋在對北元的用兵上采取「持重」的原則,但還是抓住有利時機出塞作戰,以分化瓦解,各個擊破,剪除汗廷羽翼。

隨著戰略重點和策略的調整,洪武五年(1372年)以后,明廷著重拓展和經營其在東北和西北的力量存在,以擠壓北元左右兩翼。在此期間,對于盤踞近邊、出沒不常的小規模北元軍隊,朱元璋一方面令各地都司衛所固守防區,掃清轄區內的蒙古殘余;

另一方面,常年分遣徐達等諸將在重要地區練兵備御,以較強的游動性沿邊境巡守,與衛所鎮守官兵相配合,相機或防御性或主動地出擊,以剿平邊寇,清野邊塞。

2、明朝無法固守漠北草原

經過二十余年的軍事征伐,北元軍力大為削弱,建國之初環伺明朝邊境的蒙古各部勢力所造成的嚴重威脅漸次消除。

蒙古的軍事力量在元后期由于承平日久而衰敗,但一旦回歸草原,其游牧民族彪悍勇武、能征善戰的素質在其下一代中很快恢復起來,且由于深入草原作戰,遠離后方,后勤不濟,加之北元軍隊聚散無常、倏忽不定的機動作戰方式,明軍很難徹底消滅北元的軍事存在并占據草原,即便是明朝在軍事勝利的情況下,在能夠控制的草原地區和蒙明邊境建立的許多羈縻衛所與邊防設施,很多也是旋設旋滅,無法固守。

因此,雖然洪武年間明朝在對北元的軍事行動中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基本擊破了北元「小朝廷」,但汗廷衰微后,自立的蒙古各部又很快發展起來,雖然其中不少對明朝稱臣納貢,但諸部叛服亦常,歷明一代,屢與明軍處于戰爭或軍事對峙狀態。

對此,《明史·韃靼傳》即總結:「(韃靼)當洪、永、宣世,國家全盛,頗受戎索,然畔服亦靡常。正統后,邊備廢弛,聲靈不振,諸部長多以雄杰之姿,峙其暴強,迭與中夏抗,邊境之禍,遂與明始終云。」

三、朱元璋對蒙古的綏撫政策

1、加大對蒙古諸部的招撫力度

政/治上的招降和綏撫政策是朱元璋對蒙古的核心政策之一。固然,從朱元璋的立場來看,對于明王朝的安危來講,最好的對策莫過于徹底消滅北元政/權,并且這也是明朝立國之初一系列軍事行動的目的所在。

雖然此間也有多次的詔諭和招撫活動,但僅是作為軍事行動的輔助,很大程度上是朱元璋以「天下共主」自居而「加恩」于失國的蒙古上下。

然而在軍事征討失利之后,朱元璋加大了對蒙古諸部的招撫力度,將其提升到與軍事征討同等的地位,兩張王牌并行使用,相互配合,以期達到臣服、肢解或覆亡蒙古民族和北元政/權的目的。

2、與元朝潛以通好的策略

在奪取政/權、驅逐蒙元的過程中,朱元璋采取了較為靈活的變通手法。

在與群雄爭長時期,朱元璋消極抗元,與元廷保持著曖昧的關系,以避免在眾多義軍中成為被元朝打擊的「出頭鳥」。

如,朱元璋曾數度與坐擁重兵的察罕帖木兒及其子擴廓帖木兒遣使通好乃至求和,甚至一度欲接受元朝官職。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 「察罕帖木兒用兵山東,招降東平田豐、樂安俞寶等,其勢頗盛。」在此形勢下,朱元璋遣使至汴梁,以通好察罕帖木兒,并對左右道: 「吾今遣人往與通好,觀其所處,何如?」很明顯,這是朱元璋不愿與兵勢甚強的察罕直接對抗而采取的投石問路之舉,且其這一舉動也得到了察罕遣使致書招降的積極回應。

但朱元璋當時正籌備與陳友諒、張士誠等群雄間的斗爭,通好元朝本就是非常形勢下的變通之策,因此,他采取了拖延的辦法。

從朱元璋與擴廓的歷次書信交往中,很明顯地可以看出他結交擴廓的意圖,試圖避免與蒙元的直接軍事沖突,而專力與江淮間的戰事。

這固然是其基于整個戰略局勢的考慮,但也反映出了朱元璋務實的態度,并未因對方的蒙人身份而有所芥蒂。

在當時局勢尚未明朗、元之國祚未知如何的情況下,朱元璋對所俘的蒙古人大多給予優待,甚至遺資釋之。

結語:

洪武時期的明蒙關系是建立在元明政/權交替的基礎上的,因其矛盾的不可調和而表現出很大的對抗性。

朱元璋為了實現朱明王朝的長治久安,對蒙古在軍事、經濟、政/治乃至文教、法律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這些措施的成敗得失其實也反映著雙方實力的此消彼長和相互關系的動態變化。

無論是經濟封鎖下的有限交往還是政/治對抗下的招撫羈縻,都絕非民族間的正常交流。由此可見民族政/權間的對抗絕非是解決彼此矛盾的有效途徑。

最終明朝從建國之初到滅亡也沒有控制漠北的地域,丟掉了1000萬平方公里土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