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走后被抄家,官員在他家找到一本書,雍正看后口吐鮮血

唐代詩人崔護寫過一首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以此來感傷物是人非給自己帶來的愁情。

其實人世間的大多數事物和情感都抵不過時間的摧殘,很多時候,感情濃烈時,以為自己的情誼是特別的,是可以長長久久的。然而,很多年后這段情感分崩離析的時候才會發現,自己的情誼同別人的也沒什麼不同,也是會遭遇背叛和分道揚鑣的。

這樣的教訓適用于愛情,適用于友情,也適用于君臣之情。

落魄皇子 風光人臣

雍正帝愛新覺羅·胤禛并非生來就是皇位繼承人的,在他前半生中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處于坐冷板凳的狀態。

康熙皇帝因為思念自己的先皇后,所以對二皇子,也就是當時的太子寵愛有加。而在太子幾次三番處理錯政務為康熙不喜后,朝廷又有另一方八皇子的勢力崛起。盡管八皇子的母親身份卑微,可是他為人謙遜,善于籠絡人心,甚至胤禛同父同母的親弟弟都是八皇子黨。

不被父親注意也就罷了,胤禛的母親德妃僅有四皇子和十四皇子兩個孩子,卻對十四皇子十分偏愛,而對四皇子沒什麼感情。 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養就了胤禛生性涼薄,謹慎多疑的性情。

而年羹堯顯然不在胤禛防備的范疇。

年羹堯,字亮工,他出生在一個官宦家庭,在家中排行第二。他的父親是朝廷中的官員,他的大哥也并非俗物,年家長子年希堯學富五車,對文學、藝術甚至醫學和數學都有涉獵。

比起業余生活豐富的大哥,年羹堯的人生比較單一,僅僅只有走入政/壇一條路。

他是康熙三十九年的進士,以此進入朝廷,不久就被升為內閣學士。 不到十年,年羹堯就憑借自己的才學和能力升任為四川巡撫,成為了一方封疆大吏,這一年的他還不到三十歲。

在四川的為官生涯,年羹堯盡心竭力,康熙也對他十分滿意,勉勵他要「始終固守,做一好官」。

年羹堯非但在政事上處理得得心應手,在沙場上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主帥,在他人生的功績中,無論是平定西藏亂事,還是平息青海蘿卜藏丹津,都為他的履歷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這樣的人,并沒有成為保皇的太子黨,也沒有被八皇子黨收買,而是跟隨在了胤禛左右。

機緣巧合 結為姻親

康熙四十八年,四皇子胤禛終于被封為雍親王,然而這對胤禛而言并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同時被封為親王的人不止他一個。重要的是,因為失德而被廢的二皇子又被復立為了太子,這對其他皇子來說,是一件十分郁悶的事情。

此時,年羹堯則正處于自己的事業上升期,他被康熙封為四川巡撫。同年,年羹堯和雍親王因為軍中的所屬關系成為了上下級。 兩年后,康熙做主,將年羹堯的小妹年世蘭嫁與胤禛為側福晉,二人擁有了工作以外的關系。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康熙漫長的人生走到了盡頭,在歷史上,關于他的真正遺詔到底是傳位于四皇子還是傳位十四皇子這件事一直眾說紛紜,畢竟從歷史記錄來看,康熙對自己這位能征善戰的十四皇子的偏愛遠遠勝過默默無聞一心禮佛的四皇子。

盡管這件事情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從史書上可以清晰地看到, 正是在這次事件中,年羹堯沒有再以中立的身份行事,而是完完全全的站在了胤禛這邊。

胤禛想要順順利利的繼承皇位,卻不得不提防此刻在西北手握兵權的親兄弟十四皇子。他給年羹堯下達命令,要他在西北便宜行事,穩住大軍,不要發生叛亂之事。同時,也下詔給十四皇子,要他交出兵權,速速回京。

正是雍正和胤禛的里應外合,穩住了朝局,雍正才能順順利利地登上皇位。只可惜,他們的君臣情誼在雍正登基之后沒有維持多久就煙消云散了,年羹堯也因此沒有得到善終。

早有猜忌 秋后算賬

雍正同年羹堯的情誼看似堅不可拆,實際早有裂痕。在朝堂上重重姻親的情形下,年羹堯并沒有獨善其身,他的親緣關系十分可疑。

身為朝堂上炙手可熱的青年才俊,早有老臣相中他,將自己家孩子嫁與他以穩定關系,這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老狐貍納蘭明珠。

作為曾經一人之下、權傾朝野的大丞相,納蘭明珠向年羹堯拋出了橄欖枝,將自己的孫女,也就是著名詩人納蘭性德的女兒嫁給了年羹堯為妻。

在這個孩子去世之后,明珠又將家族中的另一個小輩嫁給他續弦,牢牢地穩固了和他的關系。

不妙的是,納蘭明珠整個家族都是八皇子黨,納蘭氏后來的衰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選錯了主子下錯了注。

因此,盡管年羹堯為雍正辦事,可是他的身上依然有其他皇子黨派的影子。 雍正的成長經歷決定了他謹慎多疑,不容背叛的性格,年羹堯妻子的身份對于雍正來說,就像是一顆刺扎在心中。

盡管如此,因為年羹堯有從龍之功,雍正依然將他奉為上賓。

雍正二年,雍正召他回京,對他榮寵非凡,就連他的小妹年世蘭在后宮中都因此沾光,不但被封為貴妃,還深受寵愛,橫行無忌。

在很多的影視作品中,年世蘭都是嬌蠻任性深受寵愛的形象,這與愛情可能無關,更多依仗的是她有一個在朝堂上威風凜凜的好哥哥。

可惜好景不長,年羹堯仗著自己深受恩寵,竟也在朝野橫行霸道、結黨營私了起來,他在西北收受賄賂克扣糧餉,讓雍正忍無可忍。

年羹堯入京不過兩載,就被雍正列舉了九十二條大罪,將其除掉。

年羹堯走后被抄家, 有人在他家中找到一本書呈給雍正皇帝,只見上書七個大字「皇帝揮毫不值錢。」而這本書是別人寫來討好年羹堯的。

正是這本書,讓雍正帝看后口吐鮮血,氣得不行。

雍正曾經猜忌他的身份,也感恩過他的相助。他曾表示,年羹堯是自己的恩人,自己會永遠記得他的功績。然而,那時候,大概誰也沒有想到,君臣之間竟會落得如此下場。

雍正吐血,與其說是生氣,更多的可能是遭遇信任之人背叛的痛苦和悲哀,畢竟,只有真心以待過的人才會讓他如此傷懷。

在一次次的背叛中,雍正終將明白,帝王之路就是一個稱孤道寡的過程,站在權利的巔峰,誰都有可能背叛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